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我可是正人君子
    “难道这家伙在厕所里面等着我吗?”我咽了咽口水,然后轻轻的推开宿舍厕所门,同时手里的《镇尸令》,随即便朝厕所里面拍去!

    让我感到稍稍心安的是,此时我在厕所里,并没有看到它的影子!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愿意跟它在寝室里发生什么冲突,毕竟这么多同学还在睡觉,万一将他们吵醒,那可就不好办了!

    走进厕所关好门,然后静静的透过厕所小木门下面的通风口朝外看去。可是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那红衣女鬼的影子!

    “可能它已经走了吧!”我小心翼翼的慢慢凑到厕所门旁边,悄悄的将厕所门打开了一条缝隙,然后朝着寝室里面看去,灰蒙蒙的寝室里,此时此刻竟然看不到它的半点儿影子!

    看到这儿,我不禁靠在厕所墙上舒了几口气,双眼无意间朝前看了一眼,此时我所站的方位,正对厕所的窗户!

    透过厕所窗户朝外望去,只见月黑风高的晚上,一张惨白的脸上,两排长长的獠牙,凶残的外露着。一双没有瞳仁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我,仿佛它随时都准备冲过来,一口将我给吃掉!一双长长的手臂,慢慢从窗户外面伸进来,十只细长的手指上,长长的红指甲在这月黑风高的晚上,显得尤为的突出!

    看到这惊悚的一幕后,我吓得差点儿“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

    我被吓得连忙低着头,双手颤抖的从口袋中掏出几张《镇尸令》。正准备抬头朝它身上招呼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窗子外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此时此刻只有远处紫红色的雾气,依然清晰可见!

    我呆立厕所,看了看寝室里王保长的那张床位,又看了看外面那紫红色的雾气。此时我是多么的想出去,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浓浓的睡意又明确的告诉我回去睡觉!

    思来想去,最后没办法还是决定回去睡觉,眼前这阴间势力所笼罩下的迷雾,以后前去探索的机会多得是!

    于是我一边揉着犯困的双眼,一边朝着王保长的床位走去。正当我迷迷糊糊走着的时候,突然我天眼的余光看见了洗漱台窗外,好像有一个红色的东西,像是一块布挂在了窗户上一样!一块红色的布!

    不经意间发现这一诡异现象后,我的困意立刻被冲散。一个猛地转身,快速朝洗漱台的窗外看去。顿时见到了那个红衣女鬼,站在洗漱台窗外静静地看着我!

    “这家伙儿,看样子今晚它是诚心不让我睡觉了!”看到它那一脸挑逗的表情,我急得差点儿当场破口大骂!有这样欺负人的吗?有本事就过来,我们光明正大的干一场,用得着这样躲躲闪闪的吗?

    我咬牙切齿的拿着手里的《镇尸令》假装朝它扔过去,只见它“嘿嘿”的冷笑了一声,然后迅速的飘到了紫红色的迷雾旁边,仿佛在挑逗着我进去一般!

    大半夜听到它那跟普通的游魂野鬼,所发出一样的冷笑声时,我心里顿时犹豫掉进了二月的冰窖般一片透心凉!当然让我感到心凉的并不是害怕听到它那“嘿嘿嘿”的冷笑声,而是害怕寝室里的室友们听见!

    我紧张的仔细看着寝室里每一位室友,静静的观察着他们的动静,几分钟后发现他们仿佛并没有听到洗漱台窗外,那红衣女鬼的冷笑声!

    看到这一幕后,我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难过!大半夜的这么凄凉的冷笑声,竟然整个寝室里除了我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听到!真是一个个睡得跟个猪似的!

    说实话我现在真是想装作没有看到那红衣女鬼般,大晚上好端端的床不睡,难道要我去陪它玩啊?它虽然喜欢在宿舍里吓唬我,但是它并没有扰乱人间的秩序,更没有做出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儿啊,难道要我去平白无故的收了它?这怎么可能!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我们会为自己曾经所犯过的错误买单!

    可是现在不去吧,那可恶的红衣女鬼,此时此刻尽朝我做一些恐吓的动作!看到它这样,我心里那个恨啊!真想走过去,使用手里的鬼符,号令马府护卫前来将它押回地府受审!

    正当我犹豫不决之际,突然见到那该死的红衣女鬼双手叉腰、嘴巴大张,仿佛准备大晚上的高歌一曲!

    看到它这幅造型,我心里立刻一惊。这里可是男生宿舍!你大晚上的在我们男生宿舍外面唱什么歌呀!要唱别处唱去啊!

    这么多男生住在里面,如果它此时来上一嗓子,整栋楼里总有那么几个人会听见,并不是所有男生睡觉的时候,都跟我们宿舍这些家伙一样,睡得这么的像头猪!

    为了防止它真的叫出来,于是我急忙咬牙切齿的重新走进厕所里,然后拴好厕所门,打开厕所窗户,轻手轻脚的慢慢钻了出去。

    可是当我双脚刚一落地,还没有来得及回头,查看有没有吵醒室友时。该死的红衣女鬼,不知道从哪儿突然一下冒了出来,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

    此时此刻,我刚刚翻过厕所窗户,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心里准备,就被它偷袭成功。肚子上重重的挨了它的一拳!

    当时我心里那个恨啊,真想抄起手里的鬼符就朝它脑门上招呼过去。可是我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它又没有犯什么大错,我凭什么这样对人家?

    我吃痛的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蹲在地上,另一只手拽着手里的鬼符挡在自己身前,防止它的二次偷袭!

    “你这这鬼符是你的?”此时红衣女鬼突然见到我手里的鬼符,就像美女见到帅哥似的,吞吞吐吐的问道。

    “你干嘛?打了我还不算,还想抢我的鬼符啊?你这人哦,不!你这鬼也忒贪心了吧?”看着它盯着我手里的鬼符,嘴角的口水仿佛都快要流出来似的。

    “马府马府的鬼符!你认识马府里的人吗?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认识马府里的人?!”

    “不认识!马府在哪儿啊?听都没听说过!”

    “那你手里的鬼符哪来的?”

    “捡的!”

    “哼!如果你真是捡的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小子竟然连马府里的鬼符都可以捡到,真不知道你小子上辈子积了多少德!”说着那红衣女鬼五指成爪,一把就朝我面门处抓来!

    “卧槽!真是最毒妇人心,这红衣女鬼真是里面的典型代表!一上来就朝着让别人毁容的心态来的!下手真不是一般的狠!”看到它这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一爪刺过来,我心里那个气,急忙一个驴打滚就地躲了开来。

    然后顺势右手一张《镇尸令》并朝它身上招呼过去。红衣女鬼“嘿嘿”的冷笑了两声后,便随手一挡,想要挡开我这一击。可是当它的手,刚刚格挡住我的手时,我随即手腕一翻,一道《镇尸令》并朝它手上贴去。

    当它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手里的一道《镇尸令》并贴到了它的手上。随即只见它表情剧烈的扭曲着,想叫可是痛苦得怎么都叫不出来!

    看到它被《镇尸令》弄成这幅模样的时候,我心里立刻一慌,急忙从它手上扯过《镇尸令》,用力的仍在地上。

    顿时它的痛苦停止了,可是此时的它,像是变成了一团棉花糖似的,软绵绵的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像是电视里面的人死了一般!

    看到它这样,我急得泪水都快要流下来!这是第三次了,前两次我都差点儿将它们打得魂飞魄散!正如爷爷所说,人死了还可以去阴间投胎,重新开始一段自己的路程。可是鬼死了,那也就代表它永远都没有再投胎的机会,甚至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

    而眼前这红衣女鬼,虽然喜欢吓唬我,但是它从来都没有伤害过身边任何一个人,更没有扰乱天地间的秩序,如果要是现在被我一张《镇尸令》给打死的话,那我真是比人间的杀人犯还要可恶!

    想到死,我突然想起了鬼一般死的征兆都是魂飞魄散。而魂飞魄散时,鬼的鬼身会化作无数星星点点的亮光,朝着宇宙最深处飘去。

    想到这儿我急忙仔细的查看着它的身体,想看看此时此刻它身体上面,有没有出现那些犹如萤火虫般,星星点点的亮光。

    可是当我正焦急的查看着它的身体时,突然面如死灰的红衣女鬼,猛地一下睁开了双眼,见我此时正在查看着它的身体,便立刻瞪大了双眼,大叫一声:“流氓!”,然后左右开弓狠狠的甩了我几巴掌!

    听它这么一叫,加之我脸上随即传来了一阵阵火辣辣的疼,我才意识到自己肯定是被它误会了!我可是正人君子!我怎么会去趁它不注意偷窥它呢?天地可鉴,我真心只是想看看它有没有被我打得魂飞魄散而已!我怎么会偷窥它呢?况且它还是一个游魂野鬼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