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黑白无常动手
    “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况还是与你相处了三十多年的老伴和自己的两个亲生孩子!你这样做又是何苦呢?”爷爷快速挡在我的身前,语重心长的问道。

    “呵!我这样做是何苦?我为这个家操劳了大半辈子,最后却被他们赶到外面活活冻死!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他们这样没心没肺的人吗?”蹲在小木门旁边的吴大婶,一听爷爷的话后,蓬乱的头发立刻全都炸了起来,龇牙裂齿的咆哮道。

    “生前的事都已经……快闪开!”爷爷正准备接着劝它的时候,可是这吴大婶此时此刻,早已经被仇恨迷住了双眼,它哪里还跟我们讲什么道理呀?只见它突然从地上,连忙抓起了一根两头被削得十分精锐的粗木棍,举着两头尖锐的粗木棍,就朝我们身上刺过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幸好此时爷爷猛力的推了我一把,直接将我推了个狗吃屎,才躲开了它这不讲理的一击。

    我全身酸痛的躺在地上,就地几个驴打滚,尽量的滚得离它远一点儿,害怕遭到它的二次进攻。但是幸运的是我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发现它此时并没有朝我这儿靠近过来的意思,而是突然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于是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四周看去,寻找着它的踪迹!

    可是让我感到些许吃惊的是,院子里竟然找不到它的身影!站在院子中央的爷爷也是一脸警惕的盯着四周,害怕它又突然出现,在我们背后给我们致命一击!

    “你看到它没有!”爷爷看着我快速的问了一句。“没……没有!它怎么一下溜了呢?是不是怕了我们,现在它正飘往阴间地府的路上?”我激动的问道。

    “别高兴得太早!说不定它现在躲起来了,准备趁我们不注意,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刚刚你难道没有领教到它的恶毒吗?”爷爷警惕的看着四周,小声的对我说道。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立刻从口袋里掏出《镇尸令》和鬼符,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俗话说:最毒妇人心!它既然连自己的老伴和孩子都下得起手,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跟它斗就不能按照套路出牌!

    我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四周,慢慢朝着爷爷那儿移动过去,两个人在一起总有个照应!可是当我刚刚移动了没几步,突然看见自己右手边的墙边草丛中,露出来一个被削得十分尖锐、胳臂般粗细的木棍!

    “这不是刚刚它使用过的木棍吗?难道它此时就躲在草丛后面?”灰蒙蒙的世界里,草丛和旁边的房屋也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清它到底是不是躲在草丛后面!

    我紧张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然后急忙朝着爷爷示意了一下它的方位。知道它的藏身处就好办了,只见爷爷慢慢装作不经意间,朝着我这儿移了过来。然后故作轻松的对我说道:“好了!它可能真的走了,那我们就赶紧回去吧!”。

    说完爷爷便牵着我的手,有说有笑的朝着屋外走去。当我们刚刚走到通往屋内的小木门处时,爷爷突然松开我的手,从袖子里快速的抽出了一把寒气逼人的匕首,便朝着墙边草丛后面的吴大婶冲了过去!

    见到爷爷突然行动起来,我也急忙从口袋里掏出鬼符和《镇尸令》,防备着自己的四周!

    只见爷爷冲到墙角边上,半人多高的草丛后面,握着手里的匕首就朝那儿刺去!可是当匕首刚刚刺进半米多高的草丛中时,只见一道黑影立刻从里面闪了出来,朝着屋顶上窜去!

    此时爷爷哪还能让它这么轻易的就逃了呢?一道《镇尸令》便朝它的背后拍去!可是这吴大婶实在是太过于狡猾了,当它感知到,即将贴到自己后背,那张符咒的威力时,立刻头也不回的直接握着被削尖的木棍,就朝爷爷面部上刺过来!

    我和爷爷都以为这下吴大婶将会被我们给制服,可是电光火石之间又发生了这一变故,是我和爷爷都始料未及的!爷爷见到朝自己刺过来的锋利木棍,哪还敢硬接?急忙撒手闪身躲了过去。

    眼见它马上就要飞到屋顶之上逃走,到时候我们想去追它都难!于是我急忙抬手拿着鬼符就准备朝它身上扔去。可是当我举起鬼符准备扔出去的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马面!真不知道如果我为了对付眼前,这快速飘往楼顶的吴大婶,而将手里的鬼符给仍不见了,到时候被马面知道了会怎样对付我!而且鬼符要是以后被别有用心的人捡到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于是我急忙收回了鬼符,眼见吴大婶即将飞到屋顶,我也没有多少时间去考虑,于是拽着左手一大沓《镇尸令》便朝它背后砸去。

    我这人天生就没有准星,小时候和小胖墩子拿着石子打池塘里的玻璃瓶时,别说打爆,就连碰都没有碰到一个。

    可是这一次,让我感到十分吃惊的是我竟然打中了……

    随着“嘭!”的一声轻响,一沓《镇尸令》直接砸到了它的后背上,顿时将它从半空中给硬生生的砸了下来!

    “快去救人!”此时我正暗自高兴着自己的准星大爆棚之际,爷爷突然朝我大吼道!

    “救……救什么人?”我疑惑的问着朝这里跑过来的爷爷道。

    此时爷爷也没有闲工夫回答我,而是一把从地上抱起了吴大婶,从它后背上扯下那沓《镇尸令》,然后焦急的问道:“你没事儿吧?”。

    此时“魂飞魄散”四个字,立刻闪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顿时全身开始炸毛,急忙朝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吴大婶跑过去。

    当看到它的后背处,并没有恐怖的星光点点闪现出来时,我也便放心的舒了口气,坐在爷爷身边静静的看着吴大婶。

    “你以后用符咒时,千万要小心!不要以为鬼就可以随便消灭的?再怎么凶恶的游魂野鬼也有好的一面,就像人一样!在人间杀了人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在阴间消灭了一个鬼,同样也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人死了还可以去阴间投胎,鬼死了呢?如果鬼死了,那它便真的化作了宇宙间的一颗不起眼的尘埃,永远飘散在宇宙之中,再也没有投胎的机会!所以以后你一定要注意,宁肯自己被鬼所误杀,也不能误杀任何一个鬼!”爷爷回头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爷爷刚说完,四周便突然传来了一阵阵铁链互相敲击的声音!

    “黑白无常还真会挑时间,我们刚刚打完,它们便随即而来。要是早点儿来,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辛苦了!”我摇头叹气的说道。

    “不要乱说话!黑白无常可是只有死人才能见到的!上次在冈岗山后面对付鬼王时,黑白无常没有将我们的魂儿给勾走,就已经很不错了!现在你再要是乱说,搞不好它们心情不好,将我们的魂都给勾走了!那到时候我们就是众多游魂野鬼中的一员了!”

    “爷爷!您别担心!我们的阳寿未尽,它们不敢胡来,再说了上次在冈岗山阎王爷大人我们都见到了,你看我们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放心吧爷爷!我跟它们早已经混得很熟了!”

    正说着只见头戴高脚帽,一手哭丧棒,一手锁魂链的黑白无常便飘到了我们面前。黑无常还是用着它那独特的方式跟我打着招呼,白无常则依然那么随和的替黑无常翻译着那几句死的意思!

    “你小子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很想早点儿下地府报道,好跟马盈相聚啊!我们二人走到哪里,怎么都可以见到你这小子的身影!你就不能让我们二人待在自己的府里,好好休息几天吗?”白无常摸着我的脑袋笑着说道。

    “死!你死!你得死!”黑无常随即怒目圆视的瞪着我说道。

    “误会!误会!我这不是在跟着爷爷主持着人间的正义吗?正所谓:有正义的地方,就有我们四个!”我立刻笑着对黑白无常说道。

    “你这混小子,好的不学,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的油腔滑调了?还正所谓!你倒是说说看,你口中的正所谓是谁说的?”白无常笑得捂着肚子说道。

    黑白无常走到吴大婶身边,冲着吴大婶说道:“你的阳寿已尽,跟我们回地府受审吧!”。说完黑无常一把抓住吴大婶的脖子,将它直接从地上给提了起来!此时吴大婶原本龇牙裂齿的霸气模样,此时此刻在黑白无常面前,早已经变得犹如一只病倒了的小猫般,一动不动的任由黑无常将它踢来踢去,丝毫没有反抗一下!

    真是搞不懂这吴大婶,没有杀害它老公、孩子的时候,连地府都拿它没办法。现在它已经杀死了自己的老公和孩子。怎么就突然一下变成了一只小病猫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