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妥协
    “号号!你怎么了?”吴德才下意识的一把将我给抱住,愣了一下后赶忙问道!“我……我……我没事,刚刚不要小心被他们家的门槛给绊了一下!”我慌忙找了一个理由搪塞后,便快速走到已经踏出门槛的爷爷身边。

    “别怕!跟着我!刚刚是爷爷大意了!”爷爷走在我身边,右手搭到我的肩膀上小声的说道。爷爷看似这个不起眼的动作,实际是在用力的扶着我的身体!

    果然,当我刚刚像之前那样跨过吴老汉家门槛的时候,又有一股强大的力,朝我胸口猛推过来!但是这股强大的力道,刚刚落到我的身上时,爷爷左手隐蔽的做了一个剑诀,便超我身边点去。爷爷刚刚点过之后,随即我胸口上,那股强大的力顿时消散开来!

    爷爷带着我慢慢走入堂屋,当我们来到吴大婶的棺材前时,爷爷低着头小声的对着旁边的黑漆棺材说了句:“这么大的人了!跟小孩子计较什么!”。说完爷爷便拉着我来到了遗像旁边,往火盆里给它烧着纸钱。

    当时我心里那个怕啊,对着一个遗像烧纸钱,我想没有几个人心里不怕的!我一边快速的朝着盆里丢着纸钱,一边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南无阿弥陀佛!”。身旁吴大婶的遗像前面,两根燃烧着的硕大蜡烛火焰,不停的跳动着。跳动着的火焰光线,照得火盆周围的景象,也跟着一明一暗不断跳动。此时此刻外面也时不时响起阵阵鞭炮和铜锣的声音,现场别提多惊悚了!

    “你没有开天眼吗?”此时爷爷见到我全身发抖,便缓步走到了我身边蹲了下来,跟着我一起往火盆里扔着纸钱。

    不知道怎么搞的,爷爷刚刚一蹲到我身边,瞬间原本还在不断跳动的蜡烛火苗,一下子静止了!看到这一幕,我只能在心底里敬佩着爷爷的气场。

    “嗯!刚刚急着出门给忘了!”我急忙小声的回答道。“那你赶紧回去把天眼打开吧,要不然今晚怕出现状况!”听爷爷这么说,我赶紧点了点头,其实我早就想回去打开天眼再来,可是刚才看到爷爷那么忙,不好意思去说罢了。

    现在听见爷爷这么说,我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快速的朝着屋外走去,可是由于自己太急于回家打开天眼,竟然走到大门门槛处时,没有记起刚才的教训!

    当我一只脚刚刚跨过门槛处时,身后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往门外使劲儿的推了一把!顿时推得我几个踉跄,一头撞到了吴德才怀里!

    “你小子怎么又被门槛绊倒了呢?我看他家门槛也不高啊!”吴德才一脸无语的问道。此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能冲他笑了笑,然后斜着眼朝吴老汉家大门门槛处看了一眼“你就嘚瑟吧!看一会儿我打开了天眼,你还能不能这么嘚瑟!我是来帮你的,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路快速的回到家,急急忙忙的冲进房间,仔仔细细的给自己打开了天眼,然后从背包里取出鬼符和一沓《镇尸令》装进裤兜,深吸了几口气后便朝着屋外走去。

    当我一出大门口,准备朝着吴老汉家方向走去时,突然发现他们家附近,此时此刻竟然连一个看热闹的游魂野鬼都没有!

    “这就奇怪了!昨晚我明明在楼顶,看到吴老汉家门口聚满了各种各样、混在人群中看热闹的游魂野鬼。可是现在他们家门口,竟然连一个游魂野鬼都看不到!难道我的天眼打开失败了?没有啊,远处村头河边不是有两个小鬼,正光着屁股在那儿飘来飘去吗?难道是地府真的要过来强行抓鬼,所以原本准备过来看热闹的小鬼,知道这个消息后,才纷纷躲了开?”我不可思议的朝着吴老汉家门口走去。

    挤过人群,正准备朝里走时,旁边的吴德才突然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此时我将全身精力都集中在堂屋里的那口大棺材上,丝毫没有留意到旁边的吴德才会冷不丁的拍我一下。顿时吓得我全身一激灵,差点就从裤兜里掏出鬼符,朝旁边趁我不注意突然拍我的吴德才身上招呼过去!

    吴德才见我吓得全身一抖,正伸手从裤兜里掏着什么,急忙笑着对我说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别当真啊!”。当看清是吴德才在背后拍我时,我心里那个气:“你不知道现在这个环境,在别人背后吓唬人会出事儿的吗?人吓人可是要吓死人的!”。

    在吴德才的阵阵道歉声中,我走到了吴老汉家的大门口处,仔细的朝着堂屋里面看了看,发现此时堂屋里,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难道之前连续推我两下的是空气?”我一脸疑惑的走到大门前,伸出一只脚,准备踏进堂屋的时候。突然黑漆棺材里,一道影子从里面飘了出来,恶狠狠的盯着我伸出来的那只腿!仿佛是只要我这只腿,一踏进去,它便会猛冲过来,再次将我给推倒!

    看到它的第一眼,我便认出了它——吴大婶!

    此时它身穿黑色寿衣,白白的头发散乱的披在双肩,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我,一脸凶神恶煞般的模样,仿佛它随时都准备冲过来,将我按在地上吃掉一般。真想不到生前看着那么和蔼可亲的吴大婶,死后会变成这样。看样子真的是怨气,蒙蔽了它的心!

    此时爷爷正在灵堂前,默默的念着经,也没有注意到此时我这儿的情况。但是现在的我,早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我了!见此情景,我急忙从口袋里掏出鬼符。故意在它面前晃了晃。反正身后的人群,见到我从裤兜里掏出来的鬼符,他们也不认识,搞不好他们还会将我手里这个光滑无比的黑疙瘩,看成是玉佩咧。

    但是飘在棺材上的吴大婶,仿佛认识这鬼符一般。一见我手中的鬼符,立刻双手抱头,飘进了棺材里!

    看样子这被怨气蒙蔽了心灵的吴大婶,还是挺识货的嘛!连马府家的鬼符都认得出来!看到这一幕后,我心里立刻冷冷一笑。然后双脚快速的踏进了吴老汉家的门槛,果然双脚踏入堂屋里时,什么事儿都没有!

    慢慢来到灵堂前的火盆处,小心翼翼的朝着里面扔着纸钱。说来也奇怪,自从刚刚在大门口拿出鬼符,在吴大婶面前晃悠了一下后,我突然感觉现在一下子做事顺手了很多。之前往火盆里扔纸钱时,要么就是里面飘出来的浓烟,一直朝我脸上熏着,任凭我换了好几个方位都没用,仿佛那烟是长了眼睛般,老是跟着我转悠。而现在烧纸钱时产生的灰烟,笔直的朝着屋里天花板上飘着,丝毫没有朝四周扩散或者朝我飘来的意思。

    旁边硕大的蜡烛上,原本还不断跳动的火苗,现在也显得十分的平稳!看样子刚刚一定是吴大婶在跟我作对!真搞不懂死后的吴大婶怎么突然一下会变成这样,毕竟我们都是过来帮助它料理后事的呀!

    看着身旁吴大婶的遗像,此时遗像里它依然在笑,只是那种笑已经没有之前看到的那么诡异,此时此刻反而感觉它特别的和蔼可亲!

    “这就对了嘛!我们是来帮助你的,并不是有意过来跟你作对的!所以你最好配合我们一下。到时候爷爷给你做法超渡,说不定可以将你超渡到之前火葬场,那对母子所去的极乐世界!你这样在人间赖着不走,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一边往火盆里扔着纸钱,一边小声的对着旁边的黑木棺材说道。

    可是话音刚落,遗像前两根硕大的蜡烛,突然一下毫无征兆的全都熄灭了!旁边的爷爷也是被吓得,立刻从旁边诵经的凳子上站了起来!看到爷爷这幅紧张的模样后,我也跟着站了起来,迅速走到爷爷身边。

    此时吴老汉正巧经过,看到吴大婶遗像前的蜡烛熄灭后,以为是被风吹熄的,所以只见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快速的朝着灵堂前的遗像处走去!爷爷见状急忙小声的对他说道:“回来!”。吴老汉听到爷爷的话后,以为是爷爷在跟他说客套话,只见他嬉皮笑脸的回头对爷爷说道:“不用劳烦您亲自去点蜡烛了,还是让我来吧!”。

    吴老汉说完,便快步走到灵堂前的遗像处,按开手里的打火机,就朝着两根蜡烛点去!

    “难道蜡烛刚刚真的是被风给吹灭的?”我紧张的看着吴老汉拿着打火机,快速的点燃遗像前那两根硕大的蜡烛后,竟然一点儿状况都没有发生!

    看到这一幕后,我不由得在心底里暗自庆幸着,看样子刚刚确实是我们自己在吓自己。我们已经跟吴大婶软硬兼施了,它是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我想没有一个游魂野鬼能拒绝一次去极乐世界的机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