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下马威
    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爷爷才一脸疲惫的回到家中,一进家门就问我什么时候回校。听爷爷这么一问我就知道肯定有情况,只是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于明显,于是慢慢的点了点头。爷爷见到我点头后,勉强的笑了笑,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咱们家爷爷这是怎么了?平时办理白喜事时,没见到爷爷这么疲倦啊!看来我们得好好劝爷爷早点退休,在家里颐养天年了!”爸爸夹着菜小声的感叹道。

    “你知道什么呀!难道你今天早上,没听见村里人说吴老汉家昨晚出状况了?”老妈低着头小声的对我们说道,说的时候还不时回头,看了看爷爷的房间,生怕被他听到!

    “出什么事儿了?我早上在院子里劈柴、挑水、打扫猪圈,都没出过门,我怎么知道吴老汉家发生了什么?”爸爸一脸呆萌的回答着。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那我就告诉你们吧!吴老汉家昨晚的事儿都传开了,好多村里人都是亲眼所见,绝对假不了。而且隔壁墩子家的妈妈就在棺材旁边……”

    “哎呀,老妈您就不能直入正题嘛!看把我和爸爸给急得!”

    “嗯嗯,号号说得是!你就直入主题吧!”

    “好好好……但是你们两个家伙可不要再打岔了啊,再打岔我就不说了!据早上和我一起去河边洗衣服的墩子妈讲呀,昨天晚上吴老汉家差点儿出大事!墩子妈以前就跟吴大婶关系比较好,所以知道吴大婶突然一下走了时,墩子妈昨天一直在吴大婶家忙活着。据她说呀,当天晚上她一直蹲在吴大婶的棺材旁烧纸钱。刚开始只是听见棺材里好像有人在跟她说话,很小声的那种。当时墩子妈以为是自己忙了一天,加之又被外面的铜锣与鞭炮声吵着了,耳朵出现幻觉,所以便一直没有去怎么理会。可是过了一会儿,墩子妈身边的棺材里隐隐约约传来了阵阵‘哗哗’好似指甲剐蹭棺材板的声音!当时墩子妈吓得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话都说不上来一句!可是当时众人都忙进忙出的,有谁注意她呀。可是过了没几秒钟,灵堂正中央火盆里燃烧着的纸钱,突然一下子全都飘到了堂屋里的半空,并且疯狂的旋转着,正当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时,吴大婶的棺材突然猛烈的摇晃了两下!顿时吓得在场所有人都拼命的跑出了吴老汉家中!今早啊,村里人都在议论,说是吴大婶怨气太大不肯去投胎!照我看呀,确实是这样。你看看吴老汉和他家的两个儿子,都成什么样儿了!吴大婶这么一走,他们三个准得饿死!”

    爷爷这一觉睡得很沉,吴老汉家的大炮和铜锣那么的吵,爷爷竟然始终没有从房间里走出来过。一直到晚上六点半,家里吃晚饭的时候,爸爸才小心翼翼的走到爷爷房间,然后轻轻的将爷爷给叫醒。

    爷爷睡眼朦胧的问了下时间,然后打着哈欠从房间里慢慢走了出来。当爷爷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我顿时发觉他的头发仿佛又白了好多,而且脸上的皱纹又多了不少!

    以前我从来都没有发觉过爷爷变老,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爷爷从他房间里出来的一刹那,我突然感觉到爷爷好像老了很多似的!此时我真恨我自己,为什么还没有学到爷爷身上的一半本领,要是自己现在有爷爷那一半的本领,我就可以让爷爷安心的呆在家里,外面的事儿让我去处理。

    爷爷一脸疲惫的走进洗手间,快速的洗漱完后,便慢慢走到堂屋里的桌子前坐下。可是当我们刚刚准备动筷子吃饭时,吴老汉却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了我家门口!只见他弯腰驼背,一脸迷茫仿佛丢了魂似的,低着头站在我家门口,几次都想要抬起头说话,可是试着抬了几次之后,还是没有抬起来,可能他现在也没有脸面对我们村里人了吧!

    此时我和爸妈看见他后,便立刻低着头默默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和这样的人打招呼,估计会严重影响自己一天的心情!

    “号号!快去把吴大伯请进来!”我正低着头,心中默默的鄙视着吴老汉的时候,爷爷突然开口说道。听爷爷这么一说,我心里那个恨呀!这样的人渣,还要我把他请进来!爷爷到底怎么想的?

    可是心中的抱怨归抱怨,爷爷说的话我怎么敢不听呢?心里十分不爽的走到吴老汉身边,看着头发乱糟糟的吴老汉,我轻轻的叹了口气便对他说道:“您请进吧!”。吴老汉听到我的话后,仿佛是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哦”,然后跟着我缓步走进了屋内。

    “现在你家还好吧?没出什么意外吧?”爷爷端坐于堂屋正堂之上,自上而下的看着他说道。一看爷爷这气势,原本还稍稍将脑袋抬高了一点儿的吴老汉,突然又将脑袋给耸拉下去。

    “回您的话,暂时安好!”

    “哦,这样啊。你先回去吧,我吃完饭便去你家!

    “可是……”

    “你尽管回去,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在!”

    吴老汉见到爷爷坚持要在自己家吃饭,也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缓缓转过身去,慢慢朝着屋外走着。见到吴老汉消失在我家门口后,我急忙对爷爷说道:“爷爷!这样的人,你为什么还要对他这么客气呢?”。

    爷爷一听,笑了笑回答道:“修道之人,心中一定要保持着一颗人人平等的心。每个人生来就是平等的,既然是平等,那么我们就一定要去平等对待每一个人,不管他是大恶或者大善之人,均应该如此!就像抗日战争时期,我们明知道侵华日军各个都不得好死,可是我们的红军战士见到受伤的日军后,依然用着有限的资源,救治着他们的生命!这个是你首先应该学的!修道之人心胸一定要豁达,对人对事一定要平等对待!”。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顿时羞愧得低着脑袋不再说话。跟爷爷比起来,我真是有太多太多要去学习的地方了。

    吃过晚饭,爷爷便将我叫到房间里,跟我讲了一些关于吴老汉家的具体情况。

    原来吴大婶心灰意冷的死后,一直不愿意跟随牛头马面去阴间地府报道。虽然牛头马面很是同情它,但毕竟人有人界、鬼有鬼界。两界受到天地法则的约束,是不能互相留念。可是吴大婶就是躺在棺材里不出来。

    只要牛头马面敢靠近,吴大婶就在棺材里面制造动静,就这样试过几次之后,牛头马面一时也不敢靠近,扰乱阴、阳两界的和平,它们可承担不起。

    可是今晚,地府已经下了最后通牒,无论如何必须将吴大婶抓到阴间受审!所以一会儿爷爷想让我跟他去吴老汉家中,以防阴间强来抓人将事情闹大,到时候我好出来解围,毕竟马面的面子,阴间除了阎王爷大人外,其他鬼差还是得给的!

    我无语的点了点头,现在怎么每次都是这样,有什么事叫上我时,都不是看在我的实力上,而是看在我的关系上。再说了我跟马面的女儿马盈,还真是八字都没有一撇!现在仿佛在爷爷眼里,我跟马盈百年之后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唉!反正这段时间一直都被爷爷这样认为,现在也不差这一次了。更何况吴大婶死得这么可怜,我也不想看到吴大婶死后,再跟鬼差起什么冲突,最后吃亏的还是它!

    跟着爷爷慢慢朝吴老汉家里走去,看着前面不远处,挂满白布的吴老汉家,此时他家的家门口,早已经聚满了很多村民。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前来并不是为了吴老汉和他的两个儿子,而是为了可怜的吴大婶!

    跟着爷爷穿过拥挤的人群,朝着吴老汉家堂屋走去,看着堂屋前,硕大的黑木棺材和简陋的灵堂上,那吴大婶仿佛正在盯着我看的遗像,我顿时感觉后背一阵汗毛倒竖。于是赶紧低下头,跟在爷爷后面快速的朝前走着,不再去看灵堂上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遗像!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当时跟在爷爷后面,一只脚刚刚跨过吴老汉家的大门槛时,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冲着我的胸口就是猛地一推。顿时将我直直的给推飞了出去,砸到了正站在门口看热闹的吴德才身上!

    吴德才见状连忙伸手,将我给牢牢抱住。现场所有人顿时将视线集中到了我的身上包括爷爷!此时靠在吴德才的怀里,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跟他们解释。难道我跟他们说是我自己故意朝后飞出来的,他们会信吗?

    今天我走得匆忙,忘了打开天眼,也不知道到底是哪路游魂野鬼趁我不注意,猛地推了我一把。难道是吴大婶给我的下马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