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黑木棺材
    “怕啥啊!我说的都是大实话!难道现在说真话的人就没有好下场了吗?你去问问吴小江!吴大婶死的当晚,他到底听到了什么?”

    “听到了什么?你倒是说啊!别卖关子了!”

    “我告诉你们可以!可是你们千万不要出去乱说!这话再怎么也得从吴小江那儿传出去才好,毕竟他才是整件事情的亲历者。如果首先从我们这些道听途说者嘴里传出去,那我们就成了小人,我们可不能在自己的脑门上,被别人扣上一顶小人的帽子,否则”

    “哎呀!你快说啊!急死我了!一个大男的怎么就这么多废话呢?赶重点的!”

    “好!好!好!据吴小江亲口跟我们说,吴大婶死前的那天晚上,他听见了吴老汉家那两个好吃懒做的儿子,好似喝醉了般,在家里大吵大闹发酒疯!并且拿吴大婶出气,那嘴巴子扇得,连吴小江这么有钱、霸气的人都感到慎得慌!可怜的吴大婶一直在旁边默默的哭着。更让人感到气愤的是吴老汉回家后,见到家里的情况,竟然直接将吴大婶给赶了出去!当晚吴小江一直听到吴大婶在外面哭,他便几次下楼劝她来吴小江家暂住一晚上,但吴大婶每次都死活不愿意,说要等天亮了好做饭给两个儿子吃!吴小江见劝不动,最后也没办法,只能任由吴大婶一个人在外面哭。早上等吴小江从睡梦中醒来时,又听见了一阵阵哭声,只是这哭的人不是一个,而是三个!最后吴小江连忙下楼一看才知道,原来吴大婶晚上在他们家门外被活活冻死!并且吴大婶临死之前,还在她家后门上,用血写着两个字——畜生!五月底的天,白天虽然很热,但是晚上外面依然寒气逼人,换做年轻人,让他们在外面呆一晚上,可能他们都受不了。更别说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听老爸这么一说,我和老妈心里那个气,真想冲过去,将吴老汉和他家那两个不孝子,狠狠的揍一顿!多好的老人啊,大晚上的被赶出了家门口,老人竟然不舍离去,还惦记着早上给那两个不孝子做早饭!能让这么好的一位老人临死之前,写下那么两个字,可想而知当时她的心情是什么样子!人世间果然有些人连畜生都不如!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怎么没听别人提起过呢?”

    “我骗你干嘛?不信哪天你私下去问问吴小江!现在我们是关起门来说话,所以我才跟你们说这些,你们心里知道就行,千万不要到处传播,要传播也得让吴小江去传播呀!”

    “那我爷爷怎么还去他们家帮忙,帮得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要是换做我,我一定不去他们家帮忙!”

    “爷爷哪有不想回来的呀!只是有些事爷爷不得不去做,这是爷爷的职责。但是爷爷可是跟我们再三说过,不能让你去!所以晚上你就好好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安安心心的睡觉!”

    听老爸这么一说我也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吴老汉家的那个方向。此时我还真的就隐隐约约,听见了一阵阵锣鼓与鞭炮的声音,而且里面还夹杂着时断时续的哭声!

    这哭声不用说就知道是那两个不孝子和吴老汉发出的!生前不懂得珍惜,等失去了才知道后悔,人世间总有一些这么后知后觉的人,所以珍惜你身边对你好与不好的人,珍惜你现在所用的一切。不过话又说回来,谁知道他们三个人的哭,是真的发自肺腑,还是逢场作戏!

    不知道怎么搞的,随着夜的静,及那阵阵锣鼓与鞭炮声的越发清晰,我心里就异常的躁动不安!去又不能去,但是看总归是可以的吧!

    于是我快速的给自己打开天眼,然后悄悄打开自己房间里的楼道门,慢慢踏上通往顶楼的楼梯。以前农村的老房子,顶楼一般都没有盖瓦,而是一片平整。这样一来是为了晾晒东西以及农作物;二来是为了乘凉之用。毕竟以前城市里都没有几家装得起空调,就更别提农村了!农村的夏天,村里家家户户每逢晚上七点,太阳落山之后,便在顶楼撒些水,等楼顶地面温度冷却之后,便将凉席往上一铺。然后一家人躺在上面,乘着凉、看着星星。高高兴兴的度过炎炎夏日的晚上。

    不过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国家政策好了,家家户户都装得起空调,买得起小轿车,所以农村盖的新房,现在都是楼顶直接盖瓦封闭起来的那种,这样房子更加的美观,而且还不容易漏雨!不过由于我家的房子是很早以前就盖好了的,所以楼顶依然一趟平!

    言归正传,五月底的农村夜晚,天还是十分的寒冷。我一个人蜷缩在顶楼扶手栏杆处,静静的看着吴老汉家的那个方向。我们村里的房子都是坐北朝南,我家又在吴老汉家的左前处,所以从我这个视线看过去,只能依稀可以看清他们家,堂屋靠里一点的位置。

    而且就是看清的这么一点儿靠里的位置,竟然依稀可以看见吴大婶的大半口黑漆棺材!

    此时吴老汉家灯火通明,门口早已经聚满了不少过来看热闹的人。虽然吴大婶平日里忙于照顾家里和那两个好吃懒做的孩子,以及一天到晚正事不做,只知道到处吹牛的吴老汉。所以她生前和村里人来往得比较少。但是每个人的好与坏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村里人见到可怜的吴大婶突然一下去世了,便都自发的来到她家门前,送她最后一程。这也可能就是为什么她的两个儿子和吴老汉要哭得那么伤心的缘故了吧!如果哭得不伤心的话,搞不好还得挨一顿村民们的打!

    在难过的人群中,还夹杂着不少脸色惨白、表情痴呆的游魂野鬼!游魂野鬼一般都是最喜欢凑热闹的,晚上哪热闹,它们便会往哪里去。更何况还是办丧事的地方,说不定外面的那些游魂野鬼,也是为了吴大婶专程而来的!

    人群和鬼群所盯着的那个屋子里,吴大婶的黑木棺材静静的躺在墙边,两个不孝的儿子和吴老汉则一直跪在棺材旁边,扯着嗓子大声的哭着。

    此时我真想冲过去,跟在爷爷身边好好见识见识,但是一想到楼下那扇只要一打开必定发出惊天动地“咚咚咚”的大铁门声,我心里就来气!好端端的一位吴大婶,我过去送她最后一程也不行吗?

    看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异常之后,我正准备回床睡觉时,突然见到吴大婶的棺材好像猛地晃动了几下!当时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于是急忙低头,使劲儿的揉了揉自己脑门上的天眼,然后再次抬起头,朝那儿看去。顿时见到一个个惊慌失措,四处逃窜的人群,以及呆立当场的游魂野鬼后,我心里顿时一惊“完了!出事儿了!”。

    此时由于到处逃窜的人群,遮挡了我的视线,所以吴老汉家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我完全看不到。更让我感到诧异和气愤的是在逃跑的人群中,我竟然看到了吴大婶那两个不孝的孩子和吴老汉!此时如果我身上能长出两个翅膀来,我一定朝着吴老汉和他的两个儿子飞过去,然后一顿暴打!

    几秒种后,吴老汉家附近看热闹的人群终于散开了。我急忙定了定神,然后再次朝那儿看去,此时只见爷爷正站在棺材前,右手不断摇摆着,左手呈剑诀,不断的在挥舞的右手上比划着什么!一看这副架势,就知道一定是在启符!

    而爷爷身前的黑木棺材,依然在剧烈的摇晃着,仿佛里面躺着的吴大婶,随时随地都会突然从里面蹦出来似的!

    很快爷爷便伸出右手,便朝着身前那不停晃动的黑木棺材板上,快速的拍了几下,然后猛地朝后一闪身!随即那口黑木棺材便停止了跳动,静静的躺在两条大板凳上!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看到这一幕后,我心里那个激动啊!爷爷真是厉害,要不然生前绝望而死的吴大婶诈尸,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过来好一会儿,吴老汉和家里的两个儿子,才畏畏缩缩的走到家门口,刚一跨进门槛,便立刻跪倒在吴大婶的棺材前,拼命的磕着头,扇着自己的耳光!看到这一幕,我真是想冲下去对着他们一人来上几脚!吴大婶都被你们害成了这样,刚刚你们几个还好意思逃走,你们三个真不是东西!

    又过了一会儿,便见到村长带着几个胆大的人,重新回到了吴老汉家,上前不断的劝说着吴老汉及他的两个儿子,爷爷则坐在灵堂前,念着手里的经文,时不时的朝着身旁那口大棺材看上几眼,以防它再次出现状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