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吴大婶之死
    顿时,只见站在阵中的王保长,立刻手忙脚乱的跳动着。如其说他是在跳,倒不如说他是在躲,躲避着脚下朝自己绊来的竹篙!可是当我们摇得慢的时候,他还能勉强的躲一躲,一到我们摇快了之后,王班长顿时便招架不住了,急得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双脚,到底该往哪里放!定眼望去,他的脚下全是快速摇动的竹篙!

    “你们你们你们倒是摇慢点儿啊!哎哟!我的腿!再快慢慢点儿哦,不!不!快点儿……”看着被我们整得出尽了洋相的王保长,我们心里那个高兴啊。真是印证了那句话: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由于已经到了月底,又是到了放月假回家拿生活费和调整自己状态的日子!早上学校上午上完课后,便开始放假,六月一号准时到学校报道,晚上表演节目。

    我和小胖墩子回到住宿的地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后,便背着各自的行李朝着汽车站走去,一路上我俩儿还是那么没心没肺的边走,边吹着牛。

    正当我走到闸机口准备和小胖墩子进站坐车时,突然一辆大巴车从我们面前慢慢开过。我无意间抬头朝那辆大巴车看了看,顿时看到大巴车里一个熟悉的面孔,在静静的看着我!当她看到我发现她时,便慌慌张张的回过了头去,直到大巴车渐渐的消失在了我视线的范围内!

    “哎!你的老同桌现在在哪所高中读书啊?”此时旁边的小胖墩子也看见了她!“她她没告诉我!”看着大巴车最后消失的地方,我静静的回答道。虽然几个月过去了,我一直假装不再去想她,不再去打听她的消息。可是当现在我们不期而遇的时候,心里还是那么的难受!

    “她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怎么会看上迷幻药那小子呢?”

    “别说了!赶紧走吧,再不走一会儿就没车了!”

    我急忙催促着小胖墩子,免得他说起璎珞来,就又开始没完没了!

    跟着爸妈嘻嘻哈哈的回到家里,一进门看见爷爷,依然端坐在堂屋里的大桌子前,看到我回来后,急忙迎了过来:“哟呵!我们家号号回来了!”。

    “可不是吗?”说着我赶紧迎了过去。

    正当我们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坐在桌子前聊着天的时候,村后的吴老汉突然急匆匆的来到我家,一进门便踹着粗气说道:“我我老伴儿我老伴儿不行了!”。

    听吴老汉这么一说,我们全家立刻从桌子前站了起来,纷纷一脸差异的朝着吴老汉看过去。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吴老汉是在开玩笑,因为从小到大我都知道,吴老汉和吴大婶感情不太好,总是吵架。虽然我爸妈也几乎天天吵架,但他们吵架往往都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但是这吴老汉和吴大婶吵起架来,那都是拿着刀和锄头,互不相让的那种。

    虽说平日里,他们吵起架来很厉害,但是他们的身体却一直很硬朗,现在吴大婶怎么说不行了就真的不行了呢?

    “走!带我去看看!”此时爷爷第一个反映过来,立刻走到吴老汉的身边,拉着他的手便朝吴老汉家里走去。

    此时爸妈也赶紧催促我先上楼去,等我刚刚走上楼,就听见了楼下大铁门传来了一阵阵“咚咚咚”的关门声。

    相信现在爸妈应该是去吴老汉家帮忙操办丧事了,而我从小就对吴老汉和吴大婶没有什么好感,所以索性的坐到了自己的书桌前,随手从书包里抽出来一张卷子,便认真的做了起来。

    直到手中卷子的字迹越来越模糊,我才抬起头朝着自己房间的四周看了看,发现此时房间里已是十分的昏暗,我疑惑的看了看时间,原来现在已经快到下午五点了。冬天的夜,总是黑得那么的快。我感觉自己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坐在凳子上伸了一个懒腰,房间里便已经越发的黑暗了。

    就在此时,楼下传来了大铁门被打开时的“咚!咚!咚!”声,随即就是爸妈互相斗嘴的声音,看样子他们刚刚从吴老汉家中回来。看着月假作业就剩手里的这半张政治试卷时,我满意的合上了作业与书本,然后慢悠悠的走下楼去。

    刚刚走到楼下,老妈就跑到我身边,焦急的说道:“爷爷让你晚上好好呆在自己家,不要到处乱跑,更不要去吴老汉家里!”。听老妈这样说,我顿时感到很奇怪,再怎么说吴老汉和吴大婶也是我们村里的一份子,虽然他们感情不好,但作为一个晚辈,和家人一起去祭奠一下有何不可?难道这期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可告人的秘密?”此时我才突然反映过来,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我知道既然爷爷跟爸妈交代了,让我不要去吴大婶家中祭奠,那么肯定也跟爸妈吩咐过,不要他们跟我说一些其中的秘密!此时直接问了他们也是白问。看样子只有一会儿吃饭时,再试着套一下爸妈的话了!

    打定主意后,我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厨房里给爸妈打着下手。没一会儿功夫,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便做好了。

    由于爷爷此时没有回家吃饭,所以我现在只能坐在堂屋桌子前的下手位,不能像往常那样坐到爷爷身边蹭蹭上首位。就连老妈也难得开口的调侃道:“哎哟喂,我家大少爷。怎么现在一下屈尊坐这儿啊?您老应该坐到上面去啊!”。

    见到老妈这样说,我一见时机来了,赶忙吹捧道:“还不是老妈您做的菜好吃,坐在上面,有些菜我够不着!”。老妈一听脸上立刻笑出两个小酒窝来,连连夸奖道:“小子!有品味!”。

    此时老爸不高兴了,故作生气状,轻轻的拍了一下桌子:“俗话说做菜最重要的是掌握好火候,火候没有掌握好的话,其他一切都是白搭!你家是谁负责烧火的?还不是我!”。

    见到老爸这样一说,老妈随即便准备怼回去。我好不容想吹捧他们一下,顺便打听一下吴老汉家的情况,没想到好心即将变成驴肝肺,若果真的等他们吵起来,那么我的计划就要泡汤,我可不想这样的事发生!

    于是趁着老妈还未开口之际,我急忙在中间调和道:“都重要!炒菜和烧火都重要!菜炒不好,光火烧得好有什么用?火烧得好,不会炒菜更没用!”。

    爸妈一听我这样说,立刻笑着开始大口的吃着菜,时不时的还往我碗里夹些菜,让我品尝里面炒菜和烧火的手艺!虽然我心里是一百个不乐意,但是为了讨好他们,问出吴老汉家的情况,我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吹着各种牛皮,才将他们的炒菜功力和烧火功力,吹成人间一绝,天下一流!

    “吴老汉家什么情况啊?好端端的你们怎么不留在那儿帮忙呢?这样做太不仗义了吧!”正当他们被我吹捧得满面荣光之际,我突然开口问道。

    此时爸妈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只见老爸一边吃着菜,一边翘着二郎腿一抖一抖的说道:“他们家我们哪敢久留啊?下午去了一会儿,差点儿把我给吓死!”。

    “你瞧瞧你爸这个德性!不就是吴大婶死时怨气重不愿意闭眼吗?要是我有这么几个不孝顺的子女和视自己如仇人的老公,我死后也不会闭眼!”老妈说完后,瞪了老爸一眼,然后端着碗,快速的往自己的嘴里扒了几口饭。

    老爸一听,立刻放下饭碗笑着对老妈说道:“你放心!我们家儿子你还不放心吗?况且我也不是吴老汉啊!”。见到老爸这样说,老妈随即感叹道:“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看那吴大婶多可怜啊!生前七十多岁的人,两个儿子好吃懒做在家啃老,时常恶语相向;丈夫视她如仇人。她自己每天靠着捡破烂,养活着一大家子人,真是生前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

    “据我所知吴大婶并不是自然的油尽灯枯!”正当我被老妈的那一番感慨所感动的时候,老爸像是在做贼似的,低着头小声的对我们说道。

    “吴大婶不是油尽灯枯自然去世,那是怎么死的?”老妈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问道。

    “我听住在他们家隔壁的吴小江说过,吴大婶的两个儿子,常年在家好吃懒做不说,时常还动手打骂吴大婶!他们将自己的贫困全都怪在了他们的爸妈,没有给他们创造一个好的条件上!那俩儿小子不敢将气出在吴老汉身上,只能全都出在吴大婶身上了!至于吴老汉你也知道他的为人!”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很有道理!但是说归说,你有证据吗?没有真凭实据你们可不要乱说!人死为大,在背后乱说她的坏话,小心她会回来报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