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返尸回魂布
    我正生气着这家伙非人道的做法时,只见它又快速的闪到我跟前,举起左拳就准备朝我的右脸上再来一下!看到它这幅肆无忌惮,打人只打脸的做法,顿时我心里一下就火了,我已经处处忍让它了,它怎么变本加厉的老往我脸上打呢?

    我火冒三丈的故意装作没注意,看着它笑嘻嘻的举着左拳即将打到我右脸的一刹那,我急忙大喝一声:“去你二大爷个滚犊子的!”,然后挥起右手的鬼符便朝它脑门上砸去。

    瞬间我的右脸上,便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同时我右手紧握的鬼符也已经招呼到了它的脑门上,随即便传来了“咚”的一声轻响!

    被它这么一拳打过来,打得我连连后退,右边牙床处立刻肿了起来!我急忙蹲下身子,快速的将右手握着的鬼符换到了左手,然后一边用右手使劲儿的揉搓着自己的右脸,一边快速的朝着那男模厉鬼看过去。

    只见它此时好像中邪了般,痴痴呆呆的站在原地,两只空荡荡的眼眶,不知道在看向什么地方。此时我也懒得再去理会它,左手使劲儿的拽着手里的鬼符,右手轻轻的揉着此时已经肿起来了的右脸,然后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大爷啊!没听说过打人不打脸吗?看你小子把我的脸给打的,小心我去地府,找我认识的那些阴间朋友告你的状,到时候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跟那鬼王作伴儿去!”我冲着那痴痴呆呆站着的家伙,没好气的说道。

    可是我这一嗓子下去才发现,眼前这家伙仿佛真的是中邪了似的,竟然一直痴痴呆呆的站着,丝毫没有理我的意思。同时它的脑门上,渐渐的好像有一些十分细微的亮点儿出现!

    “魂飞魄散!”此时我心中突然想起了一个词,于是我快速的走到它身边,小心翼翼的朝着它的脑门上看过去,顿时让我感到几乎绝望的是,此时此刻它正在慢慢化作无数星星点点的尘埃!

    “马……马盈!你…你在这儿吗?快出来看看呀!”看到眼前这一幕后,我顿时慌了。我真的不是故意打得它魂飞魄散的,我只是被它打得一时头脑发热而已!

    可是一连喊了好几声马盈,都没有见到它的再次出现。之后我才意识到只有通过鬼符,让马府的护卫去请马盈过来,这样才能见到马盈!

    于是我赶紧拿着鬼符,随着墙角喊道:“听令!”。几秒种后,墙角处的地面,便冉冉升起了十道细小的烟雾来,然后迅速变大,最后随着十道烟雾的一闪,十个穿着精致黑色铠甲的护卫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小主!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为首的护卫,立刻带着另外九名护卫,走到我身前鞠躬问道。

    “我……我……我一时不小心,误将鬼符砸到了这位仁兄的脑门上,现在……现在它身体正在慢慢飘散,一会儿就要魂飞魄散了。我想请马盈上来帮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救救它!”我看着它们说道。

    为首的护卫听到我这样说后,便快速走到那男模厉鬼的身边,仔细的在它脑门上看了看,说了句有救后,便迅速从自己的腰袋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快速的打开来,然后从小盒子里拿出了一条仿佛是黑布般的东西,然后快随的缠绕到了男模厉鬼的脑门上!

    缠完后,为首的护卫丝毫没有停留的伸手,点住男模厉鬼的脑门,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我一句都听不懂的东西。过了十几分钟后,只见那为首的护卫突然像是虚脱了般,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身旁的护卫见状,赶紧将它从地上扶了起来!

    “你没事时吧?”见到它这样后,我急忙跑过去问道。“没……没事!我已近使用返尸回魂布将它的魂魄给包住了,等过几天伤口慢慢愈合后,它便可以摘下头上的返尸回魂布,恢复到从前那个模样!”领头的护卫身体十分虚弱的说道。

    感谢完马府十大护卫后,我便静静的站在阁楼里,看着眼前这个被烧得完全碳化了的家伙。此时它脑门上被我用鬼符砸出的伤口,已经被马府的护卫给包住了,现在它只是呆呆的站着,不知道它现在到底还能不能动!

    正当我静静看着它的时候,突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阵铁链互相撞击的“乒乒乓乓”声。“大晚上的哪个闲得没事做的家伙,拿着铁链互相敲着玩儿呀?”我疑惑的寻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两个一黑一白,头戴高脚帽,手持哭丧棒和大铁链的身影突然闪到了我身边!这不是黑白无常是谁?

    “死!都得死!”黑无常看见我后,立刻怒目圆视的朝着我吼道。见它这幅凶神恶煞的模样,虽然我知道现在它肯定是在跟我打招呼。但是我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去适应它这种独特的风格,于是赶紧躲到了白无常的身后。

    白无常见状,立刻来回抚摸着自己的胡子哈哈大笑道:“别怕!我这兄弟是在跟你打招呼!”。“哦……打招呼啊!……好吧!”听白无常这么说,我立刻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哈哈哈……这段时间我们二人太忙了,没有时间来收它回地府受审,害得你这几天为它的事忙活了几晚上,真是过意不去啊!”白无常笑嘻嘻的冲我说道。

    “这倒是没事儿,只是那对母女可惜了!”想到那对母女,特别是那个三岁的小萝莉被害时,我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这个本来就是命,命中注定它们会遭此一劫,我们是不能去改变什么的!再说了你知道这对母子将来会投胎到何处吗?”白无常笑着对我说道。

    “投胎到何处?”听到传说中的投胎,我立刻来了兴趣,于是赶忙的问道。

    “这个天机不可泄露,反正它们来世会很幸福!”

    “这……这也叫回答啊?”

    “死……你死!”

    “好了,我不问了!我不问了!”

    “哈哈哈哈……好了,你先回去吧!我们二人这就带它回地府受审去!”

    说完黑白无常便走到了男模厉鬼的身边,使用手里的铁链将它的手脚一一绑住,然后化作一道青烟,消失在了阁楼里。

    一切都结束了!见到它们消失不见后,我顿时舒了一口气,然后转身朝着来时的路漫漫走着。

    回到租住的教师公寓,已经是午夜三点过五分!由于晚上和男模厉鬼大战了一番,身上完全就没有一块儿干净的地方。于是我回到房间快速的找了几件衣服,便冲进了洗手间,准备好好洗个澡,然后再睡觉。

    教师公寓是栋老楼,所以每个单元都安装有太阳能热水器。现在热水不愁,就是担心洗澡时打扰到小胖墩子!

    于是我轻轻的拧开喷头,将水流调到最小位置,然后轻轻的拿着毛巾洗着澡。可是洗了没十分钟,洗手间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砰!砰!”的敲门声!

    “瘦猴子!大半夜的你在里面洗什么澡呀?”

    “滚蛋!我洗澡还要经过你的审批同意吗?你是不是要上厕所?要上厕所的话,就在门外稍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好!”

    “你小子晚上是不是在房间里干了什么坏事儿了?大半夜的洗什么澡呀?”

    “滚你二大爷的!洗澡还要规定时间吗?”

    反正他现在已经醒来了,于是我将蓬头的水流量拧到最大,然后快速的在自己身上,猛搓了几下后,便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小胖墩子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刚准备接着开口打击、嘲讽我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我手里抱着的脏衣服!

    这小子心思一向很是细腻,跟他的体格完全成反比!他的小眼神在我抱着的脏衣服上停留了几秒钟后,便迅速装作没看到似的,一脸平静的对我说道:“累了吧?早点回房间休息!早上我叫你起床!”。

    “看样子被这家伙看出来,我晚上出去行动过!”此时我也不好意思,去打破这层隐晦的东西,虽然可能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说出来就没意义了,说不定还会成为包袱!

    于是我赶忙将手里的脏衣服,塞进了自己的洗衣桶里,然后迅速的回到自己房间,关灯躺了下来。可是在我刚刚闭眼的一刹那,便又开始做起了梦!

    此时我也觉得很奇怪,我现在还没有睡着啊!怎么就有一个梦,仿佛是迫不及待的就开始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呢?!

    在梦中我看到自己,正站在一片鲜艳的花海丛中。那片花海丛,放眼望不到边际,花海丛中各种鲜艳、叫不出名字的鲜花,充斥着各个角落,太阳小心翼翼的照射着这片大地,仿佛是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将这大地的各种花朵给灼伤。

    我正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切时,突然从远处走过来两个人,一大一小!慢慢的朝我这儿走过来。由于太远我实在看不清它们是谁,但是从它们走路的动作和神态,我依稀感觉是那对被男模厉鬼所害的母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