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阁楼的战斗
    随着屋子里的灯光突然一下全都熄灭,自己顿时什么都看不清!我害怕男模厉鬼突然跑出来偷袭,于是急忙快速的挥舞着手里的《镇尸令》和鬼符,让它不敢近身!直到十几秒钟后,天眼才渐渐适应过来,熟悉的灰蒙蒙景象,也愈发的清晰,我便急忙的朝着阳台处看去。

    只见此时的阳台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晚风透过纱窗,吹进屋子里,吹得屋子里到处散落的书哗哗作响。我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稍作调整后,便紧紧的拽着《镇尸令》和鬼符,慢慢朝阳台处挪去。

    来到阳台时,并没有发现男模厉鬼。但是我却发现封闭的阳台里,竟然还有一个旋转的木质小楼梯直通上面的阁楼,楼梯上面的入口处,被一道厚实的木板遮盖。

    原来赵科长为了上、下阁楼方便,竟然在自己家的阳台处,安装了这么一个简易的楼梯!此时看着孤零零的楼梯竖立在阳台上,说实话我心里十分的害怕,完全没有一点儿爬上去的勇气,谁知道当我爬上楼梯,顶开那道通往阁楼的厚实木板时,那男模厉鬼会不会突然拿着什么利器,朝着我的脑袋来上一下!

    站在阳台上,望着眼前这木质的旋转楼梯,我犹如了很久,可是最后想到那对年轻的母女惨死,死后竟然还被埋到了荒郊野外之中时,我心里中的怒火迅速取代了之前的恐惧感。

    快速的从《镇尸令》中抽出来几张,贴到自己的脑门和肩膀上,免得到时候刚刚爬上去,遭到那男模厉鬼肆无忌惮的攻击,脑门和肩膀上贴上这些,我就不信它还敢靠近一下!

    贴完《镇尸令》后,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快速走向旁边的旋转楼梯。一步一步的朝着阁楼慢慢走去,随即旋转楼梯便响起了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

    当走到旋转楼梯顶端,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头顶上那道通往阁楼的厚实木板时,我快速的舒了几口气,嘴里默念了几句:南无阿弥陀佛。然后一咬牙,大叫一声:干你大爷的!

    便一把推开厚实的木板,冲上了阁楼,然后快速的舞动着手里的《镇尸令》和鬼符。可是舞动了几下之后,让我感到十分意外的是它竟然不在阁楼里!

    此时此刻我是打开天眼了的,如果它在上面,我一定能第一眼便看见它,况且此时眼前这个阁楼虽然很大,但是上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正自纳闷着,那男模厉鬼会去哪里时,突然感觉阁楼楼顶像是有小水滴似的,一滴一滴的慢慢滴到我的脑袋上。此时正是二月份,二月份南方通常很少有降雨,气候比较干燥,况且就我所知,我们市已经快有半个月没有下雨了。那么此时阁楼上,一滴一滴朝我脑门上滴下来的既不是潮湿的水汽,又不是雨水,那会是什么呢?

    想到这儿我突然全身一阵鸡皮疙瘩“蹭蹭”的往外冒着,恐怖电影里恶鬼趴在天花板上,朝着主人翁猛扑下来的场景,快速的在我脑海中不断闪过!

    我连忙抬头,惊慌失措的朝着阁楼楼顶看去。顿时迎面而来的便是一张完全已经被火烧得碳化了的脸和空洞洞的眼眶。此时此刻完全碳化了的嘴角处,正在不断的滴着恶心的黄色液体!

    看到这一幕后,我顿时感觉胃里一阵阵翻滚、刺痛,恶心得我差点儿就吐了出来!我急忙下意识的右手紧握鬼符,直接就朝它脑门上砸去。

    可是这家伙,冲我“嘿嘿”的笑了几声后,便直接一闪身躲了过去,站在离我三米左右的地方,一脸不屑的看着我。

    见到它站远后,我心里顿时大喜,急忙低着头,快速的将视线从它身上移开,好让此时翻腾倒海的胃里,得到暂时的缓解。

    “你就是前两天来鬼市买药的那个家伙吗?”此时对面那男模厉鬼突然开口道。

    “对!你就是那个因为医生误判,而直接被火葬场给活活烧死的男模吗?”

    “就是我!这你都知道啊!不错!我就是那个被活活烧死的男模!生前我风光无限,几乎每天都活跃在世界各地的t型台上,无时无刻身边总有一堆闪光灯,记录着我的一切!可是……可是……因为一次大型聚会,我喝酒喝多了,陷入了昏迷,最后心脏也短暂的停止了跳动,可是医生竟然检都没有仔细给我检查,就判定我死亡!其实我只是因为喝酒过多,心脏一时承受不了,而进入了假死状态而已!可是我竟然被那群庸医,开具的一纸死亡证明,给直接拉到了火葬场里,当我被扔进焚烧炉时,其实我已经醒了,只是当时全身无力实在动弹不得,当时我快速的朝着玻璃外面的摄像头眨着眼睛,希望他们能够看到。可是该死的火葬场,竟然都没有在视频里观察到我眨眼睛的画面,就直接将我给烧死了!”

    “这一切都是命,命中注定你生前会遭此一劫,你就必须得去承认和接受!你还是节哀吧,我认识阴间地府里的一些鬼差,要不要我现在叫它们上来,带你去阴间领取投胎用的号牌”

    “阴间投胎用的号牌?你少逗我了,现在投胎还要叫号?你以为是银行排队取钱啊?”

    “确实如此,我让阴间认识的几位鬼差带你去了,你便知道了!”

    “少来了!你以为我这么容易就被你骗到地府里去投胎吗?我一天没有将那些有眼无珠,将我推到焚烧炉里活活烧死的人算账,我是一天都不会下到地府里去投胎的。我见你小小年纪,就有些修为,所以今天就放你一马。你赶紧回去吧,要不然一会儿我就不客气了!”

    “哼!你不要冥顽不灵、一错再错了!别人将你活活烧死了,你便化作厉鬼到处乱杀无辜。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些被你错杀之人的感受呢?得饶人处且饶人,赶紧去地府领号吧!”

    “我乱杀无辜?我乱杀谁呢?谁又是无辜的呢?”

    “前几年那对母女是不是你杀的?它们没有招你惹你吧?你干嘛还要……”

    “少说废话,拿命来吧!”正说着那男模厉鬼顿时翻脸,伸着一双厉爪,便朝我脑门上抓来!

    此时我也不敢托大,急忙朝后快速的退了几步拉开距离,然后一纸《镇尸令》便朝它脑门上拍去。男模厉鬼见到我手里的《镇尸令》后,急忙收手侧转身避了开来,随后反手成掌,在我后背猛地劈了一掌!

    顿时直接将我劈倒在地,后背也传来阵阵疼痛!此时此刻我也顾不得疼痛,急忙一个就地翻滚,一连在地上滚了十几圈才停下。然后快速朝自己之前躺着的那个地方看去,顿时便见到一大块玻璃刚好砸到了那个地方!随着“嘭”的一声响起,大块儿玻璃瞬间碎了一地!

    听到这惊悚的场景,我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庆幸着,幸好刚刚没有犹豫滚了过来。要不然今晚我的小命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从地上爬起来,迅速朝它扔了几张《镇尸令》后,我便急忙取下背包,慌慌张张的从里面取出一沓《引魂令》。然后右手呈剑诀,快速地给手中的一沓《引魂令》起了咒!

    虽然《引魂令》在平常人手里,只不过是一张简单的符咒,可是在开眼人眼里,它确是一张布满很多小鬼的符咒!看起来十分的邪恶,一点儿都不像是修道之人所使用的。但是此时此刻我别无选择,如果冒然使用鬼符招呼它,搞不好将它砸得魂飞魄散那就不好了,毕竟它之前已经死得很是可怜了!

    刚启完咒后,便见到男模厉鬼已经朝我攻了过来,于是我急忙从那手中那沓《引魂令》中抽出两张,朝它身上招呼过去。男模厉鬼有了刚刚那次教训后,这次变得聪明多了,竟然不直接和我交手,而是始终靠着它的速度和灵活度围着我打!

    鬼的重量微乎其微,所以行动起来异常的迅速,而自己则是一个体重一百一十多斤的常人,肯定速度比不过它!

    没一会儿,我全身上下已经被它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了。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啊!朝着那男模厉鬼便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要打就光明正大的打一场,像你这样偷偷摸摸的,多没骨气啊!”。

    “我现在是鬼,又不是什么男子汉,更不是大丈夫,谁还跟你讲那么多啊!有本事你将手里的符咒和那马府的鬼符放下,我一定跟你公平正大的打一场!要不然你拿着鬼符和符咒,我拿什么跟你打呀!”厉鬼说完便又趁我不注意,对着我的左脸就是一拳。

    顿时我的左脸,便传来了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我心里那个恨啊,都说打人不打脸!这家伙怎么死后就变得怎么的无赖了呢?真希望它下辈子投胎,变成一头猪,看它还敢不敢这么的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