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午夜独闯火葬场
    “难道它们已经去地府里领取投胎号牌了吗?不会啊!现在它们的仇,都还没有来得及报,冒然去到地府里领取投胎用的号牌,去了也没有多大用呀,判官给不给还是个问题!因为横死之人,属于意外死亡,也就是阎王爷大人那儿的生死簿里记录,它还没有到死的时候,但它却实实在在的死了!这就属于意外死亡。意外死亡的人只有在阴间四处游荡度日,游荡到它在阳间的阳寿时间耗尽后,方才能到地府里叫号投胎。现在这么早就去叫号,那得叫多大一个号,然后等待多少年的时光才能轮到它们呀!”我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片荒地感叹着。

    正在这时,突然一阵微风吹过,顿时吹得我浑身一激灵,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弯着腰打完喷嚏后,刚一抬头便看到了那对女子,赫然出现在了我身前一米处的地方。

    大半夜的荒郊野外,你一个人打完喷嚏后,无意间突然见到一对穿着一身黑色寿衣,脸色惨白的鬼母子出现在了你面前,你会怎么样?

    “你……你们来了?”

    “你真能见到我们?”

    “是的!你们现在都穿着黑色衣服!”

    “对!对!对!看来你真是一位高人!”

    “高人谈不上,我这次是来会会那男模厉鬼的!还望你能指点一下它的方位!”

    “指点谈不上,它此时就在火葬场内的家属楼里,等待着火葬场的赵科长!当初的火化单最后是由赵科长批准,所在现在它是按照那份火化名单,一个一个上门寻仇。赵科长这几天正好去外地考察,所以一时半会儿不在家,那男模厉鬼便住进了赵科长的家里!”

    “赵科长家怎么走?”

    “走到前面火葬场大门处的门卫室,然后往右手边拐,直行二十米便是火葬场家属楼大院,赵科长住在一栋七楼!”

    问完这些有用的信息后,我和那对鬼母女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快速的朝着火葬场走去。一到火葬场门卫室,只见此时阴森的火葬场四周一片漆黑,所有的灯仿佛全都被关闭了般。

    靠在门卫室的墙壁上,小心翼翼的朝着自己的右手边看去。灰蒙蒙的世界里,一条破旧、长满杂草的石板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道路两旁都是一些不知名的高大树木,完全遮盖着那条石板路的上空!

    左手悄悄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镇尸令》,右手紧紧的拽着鬼符,心中默默的念了一遍:南无阿弥陀佛!

    然后小心翼翼的朝着那些石板路走去,踏上石板路后才发现,原来脚下这每根一米五左右长,三、四十公分宽的石板,竟然都是一块块被人工镶嵌在水泥马路中间的,就跟北京奥运会的奖牌,金镶玉一样。远看一条平淡无奇、稍显破旧的石板路,细看之下竟然建造得如此之奢华!火葬场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走在这条奢华的石板路上,望着头顶上那完全遮盖着天空的粗大树枝,此时仿佛犹如一只只巨臂,随时都准备着一把将我缠绕住,然后使劲儿一勒将我给勒死!

    看到这儿,我便加快了脚步,朝着前面快速的走着。

    走了没一会儿,便见到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座爬满爬山虎的高大院墙,院墙里一栋栋的七层小楼整齐的排列着。

    看到这儿,我快速的咽了咽口水,然后沿着爬满爬山虎的院墙小心翼翼的寻找着进去的入口。最终穿过一片古色古香的回廊,才见到了通往里面的入口,我不知道眼前这雕栏画栋的仿古大门,此时我也没有闲工夫去细究。

    快速的走到大门处,只见此时大门并没有上锁,只是简单的虚掩着。这也难怪,谁会大晚上的来这儿偷东西?眼前这道大门,顶多只起个装饰的作用。

    轻轻推动了一下大门,顿时传来了一阵阵“吱吱”的金属摩擦声!吓得我赶紧松手停了下来,然后快速一闪身,躲进了墙角里,静静的看着院墙里面的家属楼,此时真希望楼里的人一个个的都睡着了,听不到刚刚那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蹲在院墙旁边的角落里,盯着家属楼里面看了好久,都没有见到亮灯的楼层。

    看到这儿,我才放心的舒了口气,然后轻轻的从那道,被我刚才推开的大门缝隙里钻了进去。

    一走进院内,只见九栋小楼,一左一右、一前一后整齐的竖立在眼前。每栋楼的侧墙上,都用金色的油漆,写着一个大大的阿拉伯数字。当我找到“1”的时候,便迅速的朝着七楼看去。

    只见这栋老旧的七层公寓楼,一层一户人家,七楼与盖瓦的楼顶相连,盖瓦的那半层高的小楼,也便成了七楼人家的阁楼。这种布局太常见了,因为老旧、没有电梯的公寓楼顶层,不这样布置的话,谁会买第七楼?每天上下楼都是对自己体能的一道考验。

    我紧张的看着一栋七楼,然后慢慢的朝那栋楼走去。可是当我刚刚走到一栋前,准备将自己的视线从七楼转入到楼道时,突然原本漆黑一片的七楼,突然亮起了灯!

    顿时吓得我连忙躲进了楼道门旁边的草丛里!然后静静的看着亮灯的七楼,大概过了十几秒钟后,七楼其他房间里的灯,也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慢慢亮了起来。没过一会儿,整个七楼的灯便全都亮了起来!

    “卧槽!看样子是那男模厉鬼发现了我,便故意打开屋里所有的灯,在向我下着战书!这家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修行了几百年的水鬼、甚至包括阴间的鬼王,我都对付过,难道还怕你这刚死了没多久的厉鬼?”我生气的咬了咬牙,然后从口袋里取出《镇尸令》和鬼符,紧紧的拽在手里,然后慢慢走进了楼道。

    这栋楼里的楼道灯都是感应式的,所以每到一楼层,该楼层的灯便立刻亮了起来。可是直到走上四楼开始,楼道里的灯便纷纷开始剧烈的闪动着,而且越往上,楼道灯闪动得便越是厉害!

    “这小鬼!真是会玩!以为用这种小伎俩就可以吓着我吗?”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来到了七楼。

    可是刚刚走到七楼门口,准备透过门上的猫眼朝里面看去时,厚重的大铁门突然一下由内向外被打开了!

    打开的一瞬间,我也顾不上害怕,抄起手里的一沓《镇尸令》便朝屋里拍了进去!可是我这一下拍竟然拍空了

    直到大门完全打开的时候,我都没有见到里面有一个人或者一个鬼!仿佛这扇大铁门是自动打开的!

    “难道这道大门是高科技感应式的?不会呀!没听说过有这么高级的大门,知道我在楼下想要进来,然后等我上来,便自动打开呀!你大爷的,肯定是那男模厉鬼,尽然学会了电影里的情节!”我一手紧握着《镇尸令》,一手拽着鬼符便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屋子里!

    看着满屋子朴实的家具和陈旧得早已经失去了光泽的地板砖,顿时感觉赵科长为人应该十分的正派,殡仪行业虽然被人们所忌讳,但是不可否认,它的确是一个十分暴利的行业。以前经常在电视里看到,某某殡仪馆,一个巴掌大点儿的瓷器骨灰盒,要价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一个盖骨灰盒的布,要价九千九百九十九……

    所以自打小时候,我就比较鄙视殡仪馆,认为他们都是一些吃葡萄都不吐皮儿的家伙。但是现在进到赵科长的家中,我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与无知。

    但这种由赵科长的家联想到殡仪行业的念头,只是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罢了。今天我可不是来参观赵科长的家,而是来找那个男模厉鬼算账的!

    一手拿着《镇尸令》挡在自己胸前,一手拿着鬼符防范着自己的背后,然后慢慢朝着屋子里走着。可是直到找遍赵科长家的所有房间、厨房和厕所,竟然都没有见到男模厉鬼的影子!

    “这家伙!难道是怕了我,所以趁我不注意,跳窗子飘走了?”我站在赵科长家偌大的客厅里,来回的张望着,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是当我无意间,将视线看向赵科长家的阳台上时,突然看到了一个十分高大的鬼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它至少一百八十多公分,全身上下的皮肤出奇的黑,那种黑跟大火焚烧后,被碳化的木头一个颜色,而且皮肤犹如肯德基里的烤鸡翅一样,夸张的鼓起、褶皱着。

    当我刚刚看清它的身形,正头皮一阵发麻之际。屋子里的灯突然一下,全都熄灭了!

    本来我是打开了天眼,可以看到灰蒙蒙的阴间景象。可是刚刚突然走进赵科长灯火通明的家中时,天眼一下被强烈的灯光所遮挡,现在灯光又不经意间全都熄灭,所以此时自己额头上的天眼,依然是昏暗的一片,一时半会儿还没有适应这昏暗的世界!这就好比平时我们适应了漆黑的环境,再到明亮的房间里呆上一会儿,再之后去漆黑的环境里,肯定很难再次适应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