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火葬场的路
    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在班主任已经将他们三个,看报纸的家伙给当场抓住,而我现在便可以高枕无忧的从我抽屉里,取出《体坛周报》慢慢的研究休斯顿火箭队的各项数据!

    虽然此时此刻我心底深处依然牵挂着璎珞,不知道她的身体能否扛得住昨晚在网吧,玩了一晚上的通宵。但是这种牵挂,很快就被他们在院墙那儿接吻的恶心场景给取代!放下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忘记,比忘记更好的办法就是去恨!恨得刻骨铭心了,自然也就不再爱了。

    从今天开始,我一直在努力的活出曾经的那个我来。下课的时候,跟着班上其他男生,抢夺王浪手中的报纸;三、五成群的讨论着麦迪的干拔跳投和拉杆上篮。说到兴奋处时,手里还在不断比划着麦迪的各种投篮动作。

    一天的时光很快便在一阵优美的钢琴声中结束,走在回教师公寓的路上,我又看到了璎珞!只见她在篮球场上,好像正在跟迷幻药争吵着什么似的。说实话这大半年来,我从来都没有见到璎珞跟别人红过脸,更别说争吵了!

    可是这次看到她,因为激动双脸被涨得通红!当璎珞和迷幻药吵得正凶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我们这些下晚自习的同学,当然还有我!只见她呆呆的看了我几秒钟后,便转身低着头慢慢离开。

    虽然她背对着我往前走着,但是我看得真切,此时的她,双手正不停朝自己的脸上偷偷抹来抹去,不用说此时此刻她正在抹着自己脸上的泪水!

    “璎珞!等我一下!”下晚自习的人群中突然响起了岳欣琳的声音,只见她一路快跑的朝着璎珞冲过来。当跑到迷幻药身边时,只见岳欣琳突然停住了脚步,朝他大骂道:“人渣、渣男、贱人!”。

    迷幻药虽然人贱,但是他毕竟是个男的,突然被一个陌生的女孩儿这么一通乱骂,顿时尴尬的抱起身旁的篮球,低着脑袋灰头土脸的朝学校外面走去!

    看着眼前这一切,要是赶在平时,我非得叫上小胖墩子将这家伙痛扁一顿。可是现在她已经不再属于我,我也不再拥有她。她和他的事,我没有权利,更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去插手。

    回到自己租住的教师公寓,无意间看了眼桌子上的日历。猛然发现都到了阴历二十八了!也就是说明天我就必须得去鬼市买药!而上次在火车站前面的那个小鬼市里,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识破,明天肯定去不得了,那我明天怎么去买药呢?

    想到这儿,我心里顿时惊慌起来。于是急忙下楼,来到公用电话超市,给爷爷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得知,离我们学校最近的鬼市有两个,一个就是火车站前面那个小巷子里的鬼市;另一个就是我们学校后面三百米之外的火葬场!并且爷爷在电话里再三嘱咐我,去火葬场那儿的鬼市时,一定要注意,因为那地方邪得狠!

    大晚上的在电话那头猛然听到“火葬场”三个字后,我心中顿时一惊!正所谓:生命的起点在医院,生命的终点在火葬场。

    但凡一个正常人,听到“火葬场”三个字后,没有一个不是毛骨悚然的!

    挂断电话后,想到自己明天晚上,要去火葬场那儿的鬼市买聚魂草时,心里顿时紧张起来,这种紧张虽然有些害怕的成分,但更多的是好奇!都说好奇害死猫,我这个人天生就是这样,但凡遇到什么奇异、灵异事件,不去瞧个究,竟看个明白,晚上就别想睡着。

    在教师公寓楼后面,扯了几枝长得比较茂盛的柳叶。回到住的地方后,我赶紧将柳叶塞到床底下,然后从床底下,取出我那装有鬼符和各种符咒以及冥币的小包。一次次的检查着里面的东西有没有被落下,清点了无数遍后,才放心的将小包塞到了我的枕头下面。

    晚上十二点,隔壁便传来了小胖墩子震耳欲聋的鼾声。听着他那没心没肺的鼾声,我会心一笑,急忙从床底下取出小盆和柳枝。随手从柳枝上,扯下一把柳叶扔进盆里,然后快速走进洗手间,轻轻的拧开水龙头,生怕把小胖墩子给吵醒。

    弄完这一切后,我便给自己打开了天眼,背上小包,悄悄的穿过阴雾弥漫的校园,小心翼翼的翻过院墙,朝着学校后面那条阴森小道,往前快速的走着。一路上我都庆幸自己,并没有遇到校园里那些阴间势力。此时我并不是怕它们,只是不想惹太多的麻烦罢了,毕竟服药的日子快到了,我都还不知道鬼市的情况!

    我们学校后面都是一些低矮、杂乱无章的小房子,可能是因为后面有火葬场的缘故,所以学校后面的落魄与学校前面的繁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那些低矮、杂乱无章的房子附近,有一条十分破旧的两车道水泥路。水泥路面坑坑洼洼,坑洼里面都积满了令人作恶的污水,路面到处都是枯枝败叶,仿佛从来都没有被人为的打扫过一样。

    道路两旁种满了密密麻麻的梧桐树,粗大的树枝互相交错着,仿佛是一个恶魔,此时此刻正在等待着自投罗网的行人,行人一到它便会立刻收紧粗大的枝干,将那冒然闯入的行人给活活勒死!

    路口旁一根没有电线的电线杆上,挂着一盏昏暗的小灯,它正努力的照亮着四周。可是那盏昏暗的小灯太过于昏暗,以至于寻着灯光朝着道路里面看时,竟然都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道路两旁黑压压的粗大树枝,在这漆黑的夜里若隐若现。

    站在路口,我心里那个怕啊,此时真想转身立刻离开!可是如果现在离开的话,明天就更不敢来了!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此时我如果因为害怕而退缩,明天我就更不敢来了!想到这儿,我急忙在心里暗自骂了自己几句胆小鬼,然后牙一咬、心一横,便走了进去。

    走到一处四下无人、无鬼的地方后,我快速的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隐火符》贴到自己的脑门上,用手使劲儿的拍了几下,然后才放心的往前走去。

    要说这火葬场,确实是个人、鬼比较忌讳的地方。一路上我竟然没有遇到一个游魂野鬼,也没有看到道路两旁的大树有被修剪过的痕迹,仿佛这里是一个被大多数人给遗忘的地方。

    沿着路边慢慢往里走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一个女人正牵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两、三岁的孩子,正慢悠悠的朝着我这儿走过来!

    大半夜的谁会牵着自己的孩子来这儿啊!而且它们手里连个照明的手电筒都没有!这样看来这对母子肯定不是人!

    想到这儿,我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然后朝着前面慢慢走着,同时快速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两张《镇尸令》,紧紧的拽在手里!

    午夜时分,灰蒙蒙的世界里,一个人行走在一条通往火葬场的僻静小道上、道路两旁长满了各种歪歪斜斜的梧桐树。看着朝自己慢慢走来的妇女和她手里牵着的孩子,这种恐怖的氛围,简直让人窒息!

    紧张的看着它们慢慢朝我走近,我强作镇定的模仿着游魂野鬼痴痴呆呆走路的模样,静静的朝前走着,现在我只是来寻找鬼市在哪,可不想被这对鬼母子看出破绽来,更不想跟它们引起什么冲突!

    此时我也很确信,它们一定也是看到了我,但是从它们的走路姿势与步伐来看,发现它们并没有显得丝毫的紧张!这就更加确信了它们一定不是人!

    我就这样慢慢朝着它们走去,手心里拽着的《镇尸令》,此时已经全都被我手上的汗水给浸湿!

    “妈妈!前面是不是有一个人?”

    “别胡说!大晚上的这……这哪来的人呀!再说……再说我一会儿回去打你屁股!”

    “是嘛!是嘛!你看前面那个人好奇怪啊!头上竟然还贴着一张纸!是不是爸爸悄悄跑到我们前面来吓唬我们,想将我们吓回去呀。妈妈!要不我们跟着爸爸回去吧!”

    “别……别……别胡说,大……大晚上……大晚上……女儿你不要吓妈妈!我……我怎么看不到啊!”

    “妈妈!你刚刚和爸爸吵架让他辞掉火葬场的工作时,爸爸死活不愿意。最后你带着我离开时,你不是跟我说,你的眼镜忘了拿吗?”

    远远听到她们这段对话后,我连忙在内心大叫一声:不好!然后快速取下额头上的《隐火符》,朝着离自己只有不到十米的母子轻声的说了句:“阿姨!别怕!我是人不是……”

    “啊鬼呀”我嘴中那个“鬼”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突然见到前面那位妇女,一把从地上抱起自己的孩子,惊慌失措的大叫了一声后,便急忙朝着来时的路发疯似的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