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阎王现身
    我下意识的伸手,胡乱的在地上摸索着,想摸起一块石头或者板砖,朝它脑袋上来几下,可是让我感到绝望的是一连摸了好几下,竟然连一个石头子都没有摸到!

    随着我脖子上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感觉脖子随时都会断掉似的。在地上没有摸到石头或者板砖之类的东西,于是我急忙开始在自己身上摸索着。慌慌张张摸了没几下,突然我的手在自己的上衣口袋处,触碰到了一个十分光滑的东西——鬼符!

    此时我也来不及多想,抄起手里的鬼符并朝鬼王脑袋上砸去。此时鬼王离我是那么的近,以至于我手中的鬼符轻松的便砸到了鬼王的脑袋上。随着“咚”的一声轻响,鬼王仿佛十分吃痛般,立刻缩回了掐在我脖子上的手。

    现在不跑更待何时!我连忙抱起此时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黑无常,便想起身朝前跑去。现在除了逃跑,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忍着腰上的剧痛,抱着黑无常跑了没几秒,便猛然见到前方一道黄影闪过。只见一个穿着金色长袍,少了一只左臂的鬼,正背对着我们站着!它不是鬼王,还会是谁?

    “看来我今天是跑不掉了!”我绝望的回头看了看远处的人群,在人群中寻找着自己的父母,此时此刻最想做的事,便是好好看看他们最后一眼。可是一连看了好几眼,都没有在远处那个人圈中,见到自己的父母!只见到了小胖墩子正坐在地上,吃着什么东西。肥嘟嘟的大肥脸一张一合的,别提多搞笑!

    鬼王恼羞成怒的朝着我大喝一声,然后快速向我冲过来!看着它快如闪电般的速度朝我跑来,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我知道再跑下去也是徒劳,还不如就这样爽快的死去,十八年后自己仍是一条好汉!

    “啊”

    闭着双眼,正准备着死亡的临近时,突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惨叫过后,紧接着又传来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阎王爷大人看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有心感化你。可是你不但不领情,今天竟然前来伤害我的女儿和女婿!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这声音不是马面是谁?

    “女……女婿?谁……谁是你女婿?”此时鬼王突然认怂了般,哆哆嗦嗦的问道。“哼!我有女婿难道还要派人告诉你不成!看清楚了!他就是我未来的女婿!”说完马面便指向了我。

    我急忙红着脸,转身朝马面看去,只见他此时身着一身黑色铠甲,身边站着黑压压的一大队人马!

    鬼王见到是我后,立刻赔笑道:“对不住了!真是对不住了!我不知道他是您女婿,要是知道了,就算您给我十个胆,我也不敢碰他分毫啊!”。

    “大胆狂徒!还敢狡辩!我女儿你总归认识吧!你打我女儿,这又作何解释呢?我告诉你!我这女儿就是玉皇大帝都不舍得打,今天没想到被你给打了!”马面不怒自威的说道。

    “它……它……它……它是……它是不小心撞到我拳头上的!”此时鬼王看着马面和它身后,那黑压压的一大队人马,自觉大难临头不敢乱来。现在到了这份儿上了,它只能认怂,要不然非得被马面打得魂飞魄散不可,到时候那可真的就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

    “爸爸!杀了它!不要将它带回地府,带回地府还得别人差官伺候,还不如将它就地解决算了!”此时黑压压的一大队人马中,突然传来了马盈的声音!

    “你在队伍里好生呆着,注意安全便是!其他的不用你跟着瞎操心!”马面赶紧提醒着马盈。

    看样子这马面还真是一个外表粗犷,内心细腻的家伙啊,就跟小胖墩子一样!都到了稳操胜券的时候了,竟然还那么的小心、谨慎!

    毕竟鬼王虽然现在认怂了,但是谁知道此时它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它是不是真的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认怂呢?况且鬼王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视的,就连纵横阴间这么多年的黑白无常,联手都打不过鬼王。所以马面制止住马盈的现身,也是十分明智的举动。

    “我不!现在它都认输了,还有什么可怕的!爸爸,你是没有看到它刚刚那嚣张的样儿!”说着马盈竟然一下从队伍里跳了出来!

    看到马盈突然的出现,我和马面同时心里一惊,大叫一声:不好!

    可是为时已晚,只见鬼王突然身形一闪,便闪到了马盈的身后,一柄长矛直直的低着马盈的脖子!只要鬼王轻轻一用力,此时马面的女儿可就真的灰飞烟灭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你想干什么?还不快放开我女儿!”此时马面依然十分镇定的说道。“呵!放了它?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此时鬼王原本斯文的脸庞上,顿时因为激动而剧烈的扭曲着!真想不到造物主,给它塑造了这么帅气的一张脸,却给了它这么恶毒的一颗心!真是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那你想怎么样?”马面轻蔑的看着鬼王说道。“哼!怎么样?你让阎王颁布号令,以后阴间的统治者由我来取而代之!”此时鬼王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却依然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你说什么?”就在此时一个十分庄严的声音从四周传来,与此同时四周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瞬间将地上的尘土和杂草给吹了起来,吹得我连眼睛都睁不开!

    等大风吹过之后,我赶紧睁开双眼,朝着前面看去。只见一个头戴差官帽,身穿金丝官服,脚踏祥云的鬼差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由于此时它是背对着我,所以我看不清它到底是谁,长得什么模样。

    此时马盈也站在它身边,而鬼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被打倒在地,正不甘心的躺在地上努力的抬头看着它!这一切一定是在刚刚刮大风期间发生的!

    “叩见阎王大人!”就在我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位突然出现的鬼差时,旁边的马面突然走到那鬼差的身边行礼道。看到马面对它那样的毕恭毕敬,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又突然见到周围黑压压的阴兵,以及其他鬼差纷纷跪倒在它面前!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搞得我措手不及。我一个人间的小伙子,面对眼前连马面都要下跪的鬼差,顿时犯起了难,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跪还是不跪!

    正犹豫着,旁边的马面急忙拉了拉我的衣角,示意我赶紧跪下!此时我也来不及多想,便也跟着跪了下来!

    “大家都起来吧!”前面那个身着官服的鬼差,迅速转身朝着下跪的鬼差和阴兵亲切的说道。它这一转身,我顿时看得真切,原来它长得是那么的威严,宽大的额头,明亮的双眼,充满着棱角的脸庞。给人一种看起来就觉得很靠谱的鬼差!

    那鬼差说完后,全场所有鬼差和阴兵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面对眼前这位连马面都要下跪行礼的鬼差,我连忙好奇的对着马面轻声问道:“请问它是谁呀?是不是地府很大的官呀?”。

    此话一出,马面顿时脸色大变,急忙朝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看到马面这幅焦急、害怕的模样,我顿时感到奇怪,刚刚鬼王胁迫它闺女的时候,它都没有半点儿的焦急、害怕。怎么现在我好奇的问一下,眼前这鬼差是谁,它却会如此的紧张呢?

    “我见你是个不可多得的旷世奇才,有心感化你。希望你能将心思用在修道上,哪天得道成仙,将来可以造福一方百姓。可是几百年来,你不但不悔改,还变本加厉的在阴间作威作福!现在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了!你自己在地狱里好生反省、悔悟吧!虽然以后你将会在地狱里呆到永恒,但是悔悟是不分场合的,犯了错就要去承担后果与责任,希望你在地狱里能好生反省、悔悟!”说完眼前那鬼差便转身朝我们这儿看过来。

    不知道怎么搞的,虽然觉得它穿着官服很是威严,官位也一定很高,但是却从它身上感受不到任何高傲的气场!相反,它给人的是那种很靠谱、很慈祥,很想去接近的鬼差。

    “牛头、马面!你们二人将它打入十八层地狱吧!”眼前这位慈祥的鬼差十分庄严的对着身边的牛头、马面说道。一听“牛头”两个字,我顿时感觉自己的小心脏,也跟着快速跳动了两下。黑白无常和马面我已经见到过了,可是这牛头我还没见着咧!

    于是我赶紧转头四处寻找着牛头的踪影,顿时在马面的身边,发现一个硕大牛头、人身、长长牛尾巴的鬼差!它就是传说中的牛头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牛头?我勒个天呀!我现在还不满十五岁,可是现在我已经见到了,只有死后才能见到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我顿时心中无限感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