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天庭造反
    鬼王一见这阵势,脸上立刻一惊,然后快速的连连朝后闪躲着,不敢硬接!

    “哼!马府护卫也来了?来得正好!本月是我解封的第一个月,正好我要让你们地府的小鬼们知道,到底谁才是地府的真正主宰!”说完鬼王双手握拳,然后大喝一声,身上的长袍随即从身上炸开,朝着四周飞去。

    鬼王身上的金黄色官袍顿时显露了出来,官袍上面依稀还绣着‘青天’、‘白日’、‘山川’与、‘河流’的图案,别提多华丽、庄严!顿时将我看得目瞪口呆,虽然我不知道它这身衣服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这件事一定不简单!

    正想着,突然那马府十大护卫中一位长得最高、身材最为壮硕的护卫,快速的走到队伍前面,手持长刀指着鬼王吼道:“大胆狂徒!竟敢私下身着玉皇大帝的帝袍!你这是想造反吗?”。

    鬼王听到“造反”二字后,立刻仰天冷笑道:“哈哈哈造反?世间万物本来就是有能者居之!没能者退而被代之,何谈我造反?”。

    鬼王此话一出顿时将马府护卫问得呆立当场无言以对!

    马府护卫一看说不过它,便纷纷抽出手里的长刀,顿时一道道寒光直直的刺向我的眼睛!这长刀所发出的寒光,一点儿也不比爷爷手里,那把匕首所发出的寒光逊色!看来地府官家所用的都是好东西!

    “大胆狂徒!随我回地府受死吧!”领头的护卫大吼一声,便带着其它九位护卫朝鬼王冲了过去!

    鬼王“嘿嘿”冷笑了几声后,随即身子一闪跳到半空,低垂的右手手掌猛地一张,一道三米长、通体金色的长矛瞬间出现在了它的手里!一场激战随即开始!

    我激动的咽了咽口水,同时不由自主的朝两村的人群那看去,只见此时那身着铠甲,手持大锤的恶鬼,正躺在一个胖乎乎的身影旁边!那胖胖的身影不是胖鬼是谁?看样子是它,在最后关头出手相救,救了两村人性命!此时此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它才是!

    “咚乒乒啊”就在此时,十大护卫已经和鬼王交上了手!于是我急忙回头,看向马府护卫与鬼王的打斗。反正那边有胖鬼的保护,肯定没有多大事儿!

    鬼王面对十大护卫的围攻,竟然显得十分从容的舞动着手里的长矛,十大护卫围着鬼王闪电般的进攻着,鬼王舞着手里的长矛,好似闲庭戏水般,一一轻松的将马府护卫的进攻化解!十大护卫越打心里越急,手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快得我只能看到一道道影子在我四周晃来晃去,竟然完全看不到它们的身形!

    打了还没一分钟,便听那鬼王冷笑道:“一向在地府作威作福的马府十大护卫就这点儿本事?看样子我之前真是太抬举你们了!受死吧!”。说完只见一道黄影突然闪动了几下,随即传来了马府护卫们一个个的惨叫声。

    紧接着便看到那十大护卫一个接着一个,从半空中重重的摔到我身边正好十个!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地府之人看来也都是浪得虚名罢了!你是马面的宝贝女儿吧?哈哈哈哈那就准备受死吧!我倒要看看地府到底能将我怎么样!”说完只见鬼王,手举黄金长矛,冷笑着慢慢朝马盈的脑袋上刺去,就像猫慢慢戏弄垂死的老鼠一样!

    “不要!”见到长矛即将插入马盈脑袋里的一瞬间,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朝那鬼王大喊了一声,然后一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抓起爷爷掉落到地上的匕首,便径直朝鬼王跑去。

    鬼王听见我这么一喊,显然也十分意外的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朝它冲过来的我!可能它没有想到,连马府十大护卫都对付不了自己,竟然还会有一个凡人能这么不识时务的前来挑战!

    鬼王举着长矛愣了几秒后,便立刻回过神来,冲着我笑道:“不愧是吴世雄的后人!胆量可嘉!今天我就送你去地府与他相见吧!”。说完那鬼王手持黄金长矛便朝我冲过来!

    此时我也是急红了眼,完全没有考虑到敌我实力的悬殊,而是举着匕首便朝鬼王身上刺去。可是手里的匕首刚刚刺出,便见到一道金黄色的影子朝我闪过来,影子前面十分的尖锐,最尖锐的中心点处,所发出的寒光瞬间刺得我双眼都快要睁不开!

    那道黄影速度是那么的快,仿佛一眨眼功夫它便已经到了我的胸膛!当它抵着我的胸膛快要刺进去的时候,我才看清原来这道黄影便是鬼王手里的黄金长矛!

    此时我已无心去看黄金长矛插入我胸膛时的情景,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怕血,每次见到血后我都会头晕,所以这次面对我胸膛,即将涌现出来的大量鲜血,我识趣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临近。

    可是就在此时,我突然感觉自己胸膛一震,随即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什么人,从后面猛地拉开了似的,耳畔传来呼呼风声!

    我闭着眼睛,先是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发现并没有那种身体被刺穿,鲜血从胸膛里流出来时,用手摸着湿漉漉的感觉!难道匕首没有刺进我的胸膛?我难以置信的伸出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胸膛上又摸了摸,此时自己的胸膛上除了结实的肌肉,便是厚厚的羽绒服,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欣喜若狂的睁开双眼,快速的看向自己的四周。只见此时自己左手边,一个一脸和善,长得十分高且瘦,手持白色哭丧棒,穿着一身长袍,头戴长长、尖尖的高脚帽的鬼,它的帽子上写着四个歪歪斜斜的大字:一见生财。

    自己右手边则是一个一脸凶样,满脸横肉、络腮胡、牛眼、斜眉、怒嘴唇,身形矮胖,手持黑色哭丧棒,身着一身黑色粗布长袍,头戴长长、尖尖高脚帽的鬼,它的帽子上同样写着歪歪斜斜四个大字:天下太平!

    看到自己一左一右,突然出现的两个一白一黑的家伙,我突然想起了传说中的一对组合来:黑白无常!

    “难道我现在已经死了?它们现在是来带我回地府报道,领取投胎叫号牌的?这不可能呀!我刚刚明明摸过自己的胸膛,确定自己并没有被那长矛刺穿啊?我怎么会死呢?”我焦急的四处寻找着,电视和电影里的恐怖片告诉我,如果我此时此刻死了,自已一定会从自己的尸体里慢慢飘出来,也就是说自己的尸体,此时一定就在自己附近!

    正当我焦急的四处寻找着的时候,突然自己右手边那个黑无常冷不丁的冲我大喝一声:“死!”。顿时将我吓得一个不小心跪倒在地!

    左手边的白无常,见状连忙将我从地上扶起来笑着说道:“我这朋友就是这德性,你不用理它!实际它是在问你,你到处找什么呢?”。

    听到白无常这么说,我才稍稍缓过劲儿来:“我……我……我怎么没有见到我的尸体啊?不是死了可以见到自己的尸体吗?怎么一下子没了呢?难道被那该死的鬼王给打没了?”。

    “死!都死!”我刚说完,旁边的黑无常又趁我不注意,冷不丁的来了一嗓子。吓得我身子一抖,差点儿又跪倒在地!

    “哈哈哈……别怕!别怕!以后你习惯就好!我这兄弟实际是想跟你说,你并没有死,瞎找个啥!刚刚是我这兄弟拿着哭丧棒,给你挡住了那恶鬼的长矛。说来你还要去感谢它才是!”白无常说完便哈哈大笑了几声。

    “你们几个到底有完没完?要闲扯的话,让我送你们去到西天之后再去闲扯,到时候时间多得是!”此时我光顾着寻找着自己的尸体去了,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离我们不远的鬼王!

    “这位兄台!你在阴间作威作福,我们敬重你难得的修为,希望将你给感化,好为我们阴间效力,你可不要将我们的仁慈当做软弱!你现在还是跟我们回去受审吧!虽然阎王爷大人十分敬重你是条汉子,但是你打伤马面大人家闺女和护卫。马面大人也是你能惹得起的!现在就算是阎王爷大人想保你,恐怕都保不了了!你最好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这样说不定还可以从轻发落!”

    “死你死你得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让我回去,我就得跟你们回去?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你们俩儿才应该回去告诉地府阎王,说我鬼王已经解封,即将下到地府,让它准备退位让贤,说不定我还可以饶了它一命,否则……”

    “混账东西!岂有此理!竟然侮辱我们地府阎王大人!”

    一直笑嘻嘻的白无常,此时也忍不住的冲着鬼王大喝一声,然后举起哭丧棒便朝它快速飘去,旁边的黑无常也恼羞成怒的一连说了好几个“死”字,也朝它快速飘去。

    鬼王一见它们俩儿同时朝自己飘过来,之前不可一世的模样立刻打住,取而代之的是它站在原地,手握长矛,静静的等待着它们的进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