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晚上喝彩
    可是一直过了三、四秒钟,房间中央竟然连那十个贴身护卫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见此场景我立刻尴尬了:“该不会是马面的女儿骗我吧?现在爷爷和胖鬼都在现场看着咧,要是它们这次不出来,那我今天丢人就要丢到阴间去了!”。

    我回头看了看爷爷和胖鬼,只见他们此时也是一脸茫然的盯着房间中央,瞪大着眼睛静静的看着,看到他们这种表情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下一秒,我猛然地看到他们两人脸上的表情,竟然同时一变,快速的咽了咽口水,然后瞪大着眼睛,嘴巴张大成了o型,满脸紧张的看着房间中央位置!

    看到他们这样,我急忙转身朝房间中央看去,只见灰蒙蒙的房间正中央,十缕若隐若现的青烟不停地闪动着,仿佛地面在冒烟般!

    见到此情此景,我突然想起了土地庙里的土地公公,当时它现身时也是这样!难道地府马面女儿的贴身护卫,马上就要现身了吗?

    就在此时,突然十道青烟剧烈的闪动了几下,随即十个身高至少两米,身披乌黑蹭亮铠甲,手持圆月大刀,身体呈现半透明状的贴身护卫,瞬间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你你你你们你们是是”此时胖鬼见到那十个马面女儿的贴身护卫现身后,立刻紧张得语无伦次的问道。

    “你就是吴号!”期中领头的一个护卫没有去理会那胖鬼,而是直接飘到了我面前冷冰冰的问道。

    “是是是我”被它这么一问,我也跟胖鬼一样紧张得不行的回答道。“请问小主有什么吩咐?我们马府十大护卫,一定会为您办到!”那位领头的护卫拱手答道。

    “我我我朋友,我朋友找马面的女儿有事儿!还请还请您们转告一声,请它今天务必尽早来我这儿一趟!”

    “喏!”

    说完它们便化作一道青烟,慢慢消散在我的房间里。而此时的我们却呆呆的伫立当场,半天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真的把马府的十大护卫给请过来了!以前我在地府当差的时候,可是经常与它们打交道。他们在地府别提多神气了,走路都是仰着天,地府大小官员平时十分的忌惮它们,途中遇见了一般都是纷纷回避,不敢与它们正面相遇!刚刚没想到它们竟然对你如此的敬畏!真是不简单呀!”说着那胖鬼转身,满脸惊讶的上下打量着我。

    “它们可不是敬畏我孙子,它们还不是敬畏我孙子手里的鬼符!”爷爷笑着说道。

    “敢问小哥手里的鬼符是怎么得来的?要是容易的话,来日我也去弄一个”

    “马府鬼符岂是你想弄就能弄得着的吗?!”

    正当胖鬼正说得高兴时,突然被一阵冰冷冰的声音给打断!

    “它来了!”此时爷爷最先反应过来,盯着房间四周寻找着。胖鬼和我听见爷爷所说,也是一惊,急忙在房子里四处寻找着。

    我扫视了一圈灰蒙蒙的房间后,眼角的余光突然感觉到天花板上,仿佛有一大块天蓝色的东西黏在上面!

    于是我急忙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朝天花板上看去。只见一位身穿天蓝色绣花裙,外套金丝白衣,头顶两支明晃晃的宝钗点缀着它那盘成扇形的秀发。一双精致的脸蛋上,如同冬天里的雪般洁白!

    那鬼不是马面的女儿还会是谁!

    “天花板上!”我小声的提醒着还在房间里四处乱窜的胖鬼道。

    “你找我啊?有什么事儿吗?”马面的女儿冷笑了几声后问道。“没没”我下意识的回答着。

    那胖鬼听我这样回答后立刻急了,迅速的跑到我身边,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你在干嘛?我的事儿!我的事儿!你跟它解释一下我的事啊!不是之前说好了的吗?”。听胖鬼这么一说,我顿时反应过来。

    于是接着对那飘在天花板上,马面的女儿说道:“那啥?其实啊……其实我找……”。“我不叫那啥!我叫马盈,以后你叫我盈盈就好!嘿嘿嘿”说完它又捂着嘴笑了起来。大晚上的听的我一阵头皮发麻!

    “好了!盈盈,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我急忙陪笑道。

    “有事直说请直说,我们之间哪还有什么拜不拜托的事呢?这样多见外啊!”

    “哦,那好吧!你可认识我旁边站着的这个人?”

    “那个不是你爷爷吗?”

    “不是!另一个!”

    “它?哦,我知道它!原来它躲到这儿来了!你帮我把它抓住了啊?真是谢谢了!看我回去不让下人挖了它的双眼!看它以后还敢不敢起什么歪心思!”

    听马面的女儿这么一说,胖鬼立刻哭着跪倒在地:“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你看我现在都成这样了,有家不能回,天天躲着你们家的阴兵”。

    “大胆狂徒还敢狡辩?”

    “算了!算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它被贬这么多年,也是怪可怜的!要不就就算了!”看到胖鬼跪在地上哭得那么伤心,我突然想到了小胖墩子!每次见到小胖墩子被他老爸揍得哭的时候,我心里也别提多难过了。现在见到胖鬼哭得那么的伤心,此时此刻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马面的女儿说道。

    “好吧!竟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以后不找它麻烦便是!反正它又没有将我怎么样!但是原谅它可是,你必须得答应我三件事!”马面的女儿盯着我笑着说道。

    “哪哪三件事?”看到它笑得那么的不同寻常,我顿时知道它那三件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以后想好了再告诉你吧!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伴随着一阵阵冰冷的笑声,马面的女儿渐渐的消失在了天花板的上空!

    “承蒙小哥关照,今天救了我一名,今生今世我一定给小哥做牛做马在所不辞!”胖鬼说着立刻跪在我面前,朝我不停的磕着头!

    爷爷见状立刻走上前去,将它从地上扶起来,安慰了它几句后,便让它先去帮忙打探鬼王的消息,出现什么情况赶紧来通报!

    胖鬼谢过了一番后,便迅速朝冈岗山方向飘过去。

    我和爷爷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心里稍稍平复了些后,便起身朝村长家走去。今晚是玩灯的最后一天,晚上狮子灯和龙灯会到村里每家每户喝彩,喝完彩后便是游灯,再之后就是取龙衣、狮衣和烧龙、狮架子。

    龙灯与狮灯喝彩并不是像人喝彩那样,鼓鼓掌就算完了。龙灯与狮灯喝彩就是从村子里最前面一家开始,大伙儿举着龙灯,顶着狮灯,挨家挨户耍上一会儿。

    喝彩时龙灯是在屋子外面舞,毕竟二十多米长的龙灯不方便拿进家里。狮灯则是在屋子里舞。通常狮灯在屋子里舞的时候,屋主会在堂屋里摆上供桌,上面摆满香、蜡、纸、炮。

    当屋主见到狮灯快要进来的时候,一般都会在堂屋里的供桌前,点燃香、蜡、纸、炮。意为:接灯。

    马脚则**着上半身,牵着狮子一蹦一跳的冲进燃放着香、蜡、纸、炮的家中。欢快的舞动着,此时喝彩的人家里,早已经被堂屋里燃放着的鞭炮烟,熏得看不清任何人影!屋主一般点燃堂屋里的香、蜡、纸、炮后,便会立刻撤到屋外面,跟着村里其他人一起观看在自己堂屋里喝彩的狮子。

    而此时烟雾缭绕,鞭炮此起彼伏的堂屋里,马脚和狮子却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似的,在里面不停的舞动着。之前也问过被钦点为顶狮头的舅舅,他说晚上喝彩时,实际上他脑袋里一直都是晕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身体却仿佛被什么控制了般,自己就会走、会动!而且喝彩时,他好多次见到爆炸后的鞭炮残害朝他飞来,每次快要砸向他的皮肤时,都会被直接弹开!

    马脚更是如此!马脚牵着狮子打拳时,一般都是**着上半身。但是平常玩灯,特别是像这样在一个相对封闭、且里面还燃放着几挂鞭炮的堂屋里,牵着狮子喝彩时,马脚全身上下竟然不会被鞭炮炸伤,甚至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到!

    如此同时,龙灯便会在屋外,随着阵阵急促的铜锣声,越舞越快。一直到喝彩家里最后一点儿鞭炮燃放完毕后,龙灯则会停止舞动,马脚才会牵着狮灯从屋子里退出来,前往下一个喝彩人家中接着喝彩。

    今年也是如此,爷爷依然跟村长、头人还有村里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者走在一起,安排着喝彩的行程。而我和小胖墩子则高兴的跟在狮灯与龙灯后面凑着热闹。

    晚上快八点的时候,喝彩便即将轮到我家!于是我急忙拉着小胖墩子,一路小跑的来到家中,此时爸妈已经将供桌收拾妥当。于是我和小胖墩子每人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怀里抱着几挂鞭炮,依次摆放到大门前,然后静静的等待着龙灯与狮灯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