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恐怖的狮灯
    听到刘新民一说要改祖训,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惊!纷纷朝那刘新民看过去,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刘新民见到我们村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者们,一脸惊恐的模样,没有一位肯站出来接话时,他赶忙补充道:“请你们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以后正月十五这天,我们两村还是学正月十三那天一样,一起来这儿集合,一起互相参拜,然后一起去镇上玩灯。您们看这样意下如何?而且两村龙灯互拜行礼时,那些什么谁先拜就吃亏,谁后拜就占便宜这么一说,咱们今天也都废掉算了,现在都改革开放了,还去计较什么这呀那呀的干啥呀!谁先拜谁后拜不也都是一样吗?只要诚心的拜了就行。今天两村的人都在这儿,正好大伙儿可以一起商量看行不行?”。

    听刘新民这样一说,我们打心底里高兴!这本是就是两村村民这些年来,心里一直过不去的一道坎!每年玩灯都为这事儿提醒吊胆,生怕打起来影响两村的和气,但是组训终归是组训!之前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提出来,现在总算有人站出来,提这件事儿了,谁还会不答应呢?

    我们村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者,纷纷看向了爷爷,等待着爷爷做出最后的定夺。此时爷爷也不敢托大,毕竟是改祖训的大事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爷爷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这个这个互相参拜行礼这件事儿好说。但是正月十五客先主后这个规矩,自古以来便有,现在我们两村突然这么一改。我们村里的人肯定没话说。只是只是”

    此时刘新民已经听出来了爷爷的言外之意,于是笑着转身大声的对着刘家湾里的人喊道:“以后我们每年正月十五跟吴家村里的灯一起去镇上好不好?”。顿时刘家湾里的人群中便传来了整齐划一的:好!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爷爷和村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者,立刻笑着点头赞同。随即两村村民爆发出了一阵热情的欢呼声,两村的鞭炮与奏乐声也加入到了欢呼的行列中。

    一路上我们两个村子的大队伍,浩浩荡荡的朝着镇上走去。每当路上遇到了附近村子里的灯时,从他们的表情中,明显的看出了些许的不可思议!毕竟一山不容二虎,因为玩灯争地盘而打起来的事件也不在少数,很少有像我们两村这样和和气气的走在一起的舞灯队伍!

    一路上随着越来越多村子舞灯队伍的加入,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壮观,一路上大伙儿走累了,就停下来舞会儿灯提提神。十几条龙灯依次排开,不断的舞动着。十几只狮子灯站在龙灯前不停的跳动着,十几个马脚也光着膀子,站在鞭炮燃放得漫天烟灰,都快看到清四周的环境里打着拳!

    说到马脚,我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从小到大我最佩服的就是马脚!每次玩灯时,鞭炮燃放得最厉害的地方,就是马脚最喜欢打拳的地方。

    平常大冬天,我们一般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而他们却打着赤膊。我们一般见到鞭炮,生怕被炸到,往往躲得很远。而马脚却打着赤膊站在鞭炮正中央,微闭双眼,一条一蹦,嘴里发着“咘咘”声的打着拳。好像近在咫尺的鞭炮完全炸不到他们似的!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就是马脚,每年正月十三和正月十五两天的灯会!当天的灯会一结束,马脚全身上下,往往见不到一处受伤的地方!

    每次灯会结束,我们这帮小孩儿,都会凑到马脚身边,问他打拳时站在鞭炮里,炸得不疼吗?每次马脚都只是笑着说,当时他脑海中完全都是一片空白,没有半点儿知觉。直到僵下来,被村子里的老者骂醒后,意识才会恢复过来!

    现在十几个村的十几位马脚,正站在前面燃放着鞭炮的地方,欢快的打着拳,替各村狮灯与龙灯开着“道”!此时我真希望自己身上现在带了千年柳叶和牛眼泪,这样就可以开眼看看到底是哪位神仙,保佑着这些马脚,站在燃放着的鞭炮中央打拳而不受伤!

    正后悔着没有带上开眼的东西时,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阵阵嘈杂声。于是我赶紧抬起头,朝那儿看去。只见前面一字排开的狮灯中,不知道哪个村里的狮灯,顶狮子的人突然僵下来了!

    只见他顶着狮子,朝前一阵猛冲,甩开了顶狮尾的同伴。然后举着狮子对着前方,一抖一抖的喝起了彩!玩灯喝彩在晚上的时候会详加描述,这里简单的带过。

    他们村里的老者和几个青壮年见此情景,立刻冲过去。那几个青壮年,上前便一把将他团团抱住,几位老者则迅速的上前想抢下他手里的狮灯。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傻了眼!

    当那几个老者正使劲儿的试图抢下他手里的狮灯时,那位顶狮灯的人突然大吼一声,全身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就将那几个青壮年和老者给挣脱开来!然后双手死死抓着狮灯顶在自己头上,迅速冲进人群,见人就用狮灯坚硬的下巴,朝人脑袋上磕去!

    在场所有人见此场景,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纷纷朝四周逃散,免得被狮灯那坚硬的下巴磕着脑袋。而那些被磕着脑袋的人,一个个躺在地上呻吟着,不知道伤势严不严重!

    此时在场十几个村子的人,见状纷纷朝四周逃散着,现场一片混乱!爷爷焦急的走到众人面前大声喊道:“大伙儿不要跑!保护好各自村里的龙灯!”。可是由于现场太过于混乱,有的村子的人,甚至全都跑散了,哪里还能重新组织起来保护自己村里的龙灯?!

    可是幸好我们村和隔壁刘家湾,两个村里的人都还没有走散,他们听爷爷这么一说,两个村子里的青壮年,立刻在爷爷的指挥下,将两个村子里的龙灯和狮灯,以及老弱者,团团围在里面,共同构筑了一道人肉盾牌!

    四散的人群,见到我们两个村子的人,自发的将两个村里的龙灯与狮灯,还有老弱者围在圈内时,纷纷转头朝自己村里的灯看去。可是见到散落一地的龙灯靶子和狮头,以及那朝他们跑来的狮灯,最后他们还是放弃了,转头拼命的朝后面跑着。

    一霎那的功夫,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村的人和灯还在,其余村子里的人早已经狼狈的跑得远远的,静静的看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啊!真是一点儿骨气都没有!十几个村子里的几百号人,竟然被一个僵下来了的狮灯给吓成这样?真是懦弱的一群人,怪不得当年被殖民与侵略!要是所有人能像我们这两个村里的人这样结起来,共同抵抗侵略,哪还有八国联军和日本帝国主义什么事儿?

    当那顶狮头的人,一蹦一跳的朝着我们冲过来的时候,爷爷对着大伙儿大喊一声:“不管怎么样,队形一定不能散!如果他冲过来了,我们剩下的一部分人跟着我一起上,围圈的人不要乱动,保护好我们两村的村民!一定不能让他冲进来!”。

    说着爷爷朝身后的十几个青年人挥了挥手,那十几个青年人立刻走到了爷爷身边。爷爷小声的跟他们嘀咕了几句后,便快速的朝那被僵下来的狮灯冲去。那狮灯也随即朝他们冲过来。

    当时我站在圈内,紧张的看着他们,手心里全都是汗。只见爷爷他们朝那被僵下来的狮灯冲过去后,便没有与他硬拼,而是将他给团团围住!

    爷爷站在圈内,右手快速的打着剑诀,此时那顶狮子的人仿佛一下子害怕了起来,竟然转身想冲破圈子逃走!

    可是此时将那狮子围成圈的青年人,都是我们两个村里,长得最壮硕的青年人,他这一冲竟然没冲开包围圈!

    于是顶狮子那个人,立刻举起狮子,想用狮子的下巴,朝离他最近的那个人的脑袋上磕去,可是还没等他举起狮头,爷爷的剑指已经顶到了他的眉心!

    只见爷爷一边快速的使用剑指在他眉心处画着符咒,一边嘴里默默的念叨着什么。此时那顶狮子的人早已经放弃了反抗,静静的站在圈子里,两眼无神的看着爷爷朝他眉心画着的剑指。

    随着爷爷一声:“走”!那顶狮子的人瞬间瘫倒在地!狮头也随即掉落到地上,冒出了阵阵白烟!

    由于我们离着那狮灯比较近,所以看得真切!一道细长、呈螺旋状的白烟,从狮头里冒出来,慢慢朝着天空飘去!几秒钟后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众人呆呆的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这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直到几分钟后,躲在远处看着这边的人群,开始慢慢吹着牛逼的走到自己村子灯前,从地上捡起自己村的灯靶子和狮灯,然后有说有笑的朝前走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