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邻村诡事
    当我们走到离他们还有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时,我顿时发现原来此时他们村里的龙头靶子,仿佛被什么人故意插到了水泥地里。一米多长的龙头靶子,竟然全都硬生生的插进了水泥地,只露出龙灯靶子以上的龙头部分在外面。全村人此时此刻正焦急的围在龙头前,一时半会儿,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龙头后面的灯靶子则一个个的被年轻人随手扛在肩膀上,仿佛是为了防止它们跟那龙头靶子一样,自动插进了水泥地里般!

    “哎!刘新民!你们这是怎么啦?怎么还不出灯啊!我们都在村门口等着你们嘞!”此时爷爷突然朝着刘家湾的人喊道。刘家湾的人听到喊声后,纷纷转头朝爷爷看过来。爷爷口中的刘新民我算是认识的,他是刘家村的村长,时常来我家串门,每次他见到我,总是喊我叫小不点,因此每次都把我气得半死。

    此时站在龙头前的刘新民和他们村里被钦点为举龙头的人,立刻回头看向爷爷。当他们见到爷爷时,仿佛是见到了救民恩人般,连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迎了上来。

    “刘新民!好了!别哭了!要是被你身后的村民看见了就不好了!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咧!有什么话赶紧说,说了我好替你解决!”爷爷握着刘新民的手说道。

    刘新民经爷爷这么一说,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悄悄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今天今天真是见了鬼了!一大早刚刚出灯时,灯在我家门口玩了没几分钟,二十二截的龙灯靶子,竟然全都断了个遍!好不容易将龙灯靶子陆续更换完,村里准备出灯的时候,他扛着灯头出灯时,却又莫名其妙的跌了一脚。肩上的灯头随即滑落,你说那灯头说重不中,却一下子直接插进了前面那水泥地里!我们全村年轻人纷纷出动,想将它从水泥地里给拽起来,可是竟然拽不动分毫!不信你问他,他就是我们村举灯头的人!”。

    说完刘新民便指向他旁边一个四十岁出头,全身除了骨头就是肌肉的人。

    此时我和爷爷才将视线转移到他身上,可能是他刚刚拔灯头时消耗了过多的体力,大冬天的他竟然还光着膀子,一身的汗!

    “我叫刘文龙!是咱们村钦点举灯头的人!正月十三那天玩灯时,还感觉还挺顺畅的,也没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村这灯头属于中号,顶多八十多斤,平时我耍上三、四个小时不带歇!可是不知道今天怎么搞的,刚开始在村长家门口玩耍的时候,就感觉那灯头死沉死沉的。我还以为是昨天在家里睡觉睡蒙了,还没缓过劲儿来。于是手上便加了几把劲儿,可是加了几把劲儿后还没舞上两下,灯靶子竟然‘咯吱’一声断了!再之后就是在这儿,当时我走得好好的,脚下也都是平整的水泥路,按理说不应该被什么东西给绊倒啊!可是我扛着灯头走得好好的,突然明显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拌得我整个人一个踉跄,我本想稳住脚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肩膀上的灯头突然一沉,将我直接压倒在地,而灯靶子也就在这个时候,竟然插进了坚硬的水泥地里!”自称刘文龙的人说道。

    “按你们这么说的话,这件事的确有蹊跷!这样吧,我先去灯头那边看看,有什么事先去镇上参加完灯会再说!”爷爷说完便径直朝那灯头走去。

    我看着前面灯靶子全都插进水泥地里的灯头,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上了!跟着爷爷快速朝那灯头走了过去,刘家湾由于和我们村是隔壁村,所以他们村里没有不认识爷爷的,而爷爷也认识他们村里大多数人。

    刘家湾的人见到爷爷走过来后,仿佛看到了大救星般,纷纷从灯头处散开,给爷爷留出地儿。爷爷朝他们点了点头后,直接走到了灯头处,蹲在地上仔细的查看着。

    我也随爷爷蹲在灯头旁边,看着坚硬的水泥地面,四周全是裂纹,裂纹中间则是插进了那成人手臂般粗的灯靶子!能将这么坚硬的水泥地面,弄成这幅模样,这得要多大的力气啊!

    爷爷围着灯头转了一圈后,又一路小跑的跑到灯尾。只见此时灯尾由一个最多二十岁的年轻人静静的扛着肩膀上!此时四周的人群,无不焦急的看着那插进地面的龙头,而他却显得那么的静!仿佛这一切跟他没关系!

    爷爷盯着此时扛着灯尾的那个人,突然趁他一个没注意,爷爷迅速伸出左手搭住他的肩膀,右手做剑诀迅速的在他脑门上点了几下!见此情景我突然明白过来,这人一定是被鬼上身了,就如同当初的高中同桌璎珞一样。

    那原本呆在原地举着灯尾的人,被爷爷这么一点,瞬间发疯似的扔掉肩膀上的灯靶子。龇牙裂齿的朝爷爷冲了过来!村里人见状急忙接住灯靶子,如果此时将这灯尾给损坏了,他们就真没有时间去修复,那也就意味着他们一会儿便真的没有机会去镇上舞灯了!

    爷爷见到那个背灯尾的年轻人,此时正龇咧裂齿的朝他扑过来时,爷爷突然猛地跳起来,一掌就朝他额头上拍去。顿时一击命中,那青年人被爷爷一掌拍中后,瞬间并定在了当场一动不动,同时他脑门上也多了一道《引魂令》!

    当刘家湾的人正被这一幕看呆了的时候,爷爷赶紧冲他们喊道:“快!拔灯头!”。经爷爷这么一声大喊,刘家湾的人顿时如梦方醒。纷纷朝灯头跑去,一个年轻气壮的青年人,双手紧握灯靶子,大喊一声:“起!”。

    随即传来“咚!”的一声轻响,灯头瞬间从水泥地里拔了出来!当灯头从水泥地里被拔出的一霎那,那个被鬼上身了的青年人突然一下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爷爷急忙上前将他从地上抱起,然后叫来村长,让他找两个青年人将他扶回去休息。并告知村长他只是被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而已,没有什么大碍。

    见到刘家湾的灯又重新上了路,我和爷爷心情也大好。急忙走在刘家湾的灯前,快速的朝自己的本村赶去。

    回到自己的本村后,看到村民们的心情还算不错,看样子他们是被村长和那几位德高望重的年长者给狠狠的镇压着,要不然恐怕早就背着灯靶子,顶着狮子跑得无影无踪了!

    爷爷告诉村长和那几位德高望重的年长者,说是刘家村的灯已久修好即将过来,让村民们不要乱动,更不要起哄,大过年的谁都不想遇到这样的事儿!

    村长和那几位德高望重的人听完后,纷纷拍着胸膛保证,一会儿刘家湾的灯过来时,村民们绝对不会瞎起哄。刚刚已经给他们做过工作了,他们会老老实实呆着的,否则以后分田地时,我就给那些起哄的人,分一些比较差的田地,看他们还敢不敢起哄!

    听到村长这么一说,我不禁暗自点头,他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还有谁敢冒险去检验一下是否属实?

    片刻便听见刘家湾那个方向,传来了阵阵锣鼓与鞭炮声。他们的村长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走在最前面,后面依次跟着乐师、龙灯、马脚、狮灯以及扛旗的人。

    他们村长和几位老者一进我们村,又是发烟又是给糖,嘴里感激的话从头到尾就没停过!他们这一举动,顿时将我们村村民心中的怨气给化解掉。

    当他们村的龙灯走到我们村口时,罕见的用龙灯灯头朝我们拜了三拜!这三拜一拜下去,我们村顿时傻了眼!因为按照我们两个村几百年的传统,两村的龙灯互相拜,只限于正月十三那一天上祖庙的时候,其余的时候可以不用拜,玩灯的人互相问声好便可。

    很多时候,两村龙灯十三那天互相拜的时候,仅仅为了谁拜的时间长,谁拜的时间短这件事,而争得脸红脖子粗,好多次都要动起手来。因为他们认为拜的时间长就是吃亏,拜的时间短是在玩狡猾!

    可是今天是正月十五,按照几百年来约定俗成的规矩,两村龙灯之间是不用拜的!可是这一次他们却拜了!面对刘家湾的这一举动,顿时将我们村的人全都给看傻了眼,整村人呆呆的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毕竟之前这种事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此时爷爷最先反映过来,朝着举灯头的吴小江大喝一声:“还礼!”。吴小江被爷爷这么一喝,顿时回过神来,急忙举着灯头,就朝刘家湾的灯头,拜了三拜!

    拜完后,只见刘家湾的村长带领着他们村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者,纷纷来到爷爷和我们村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者中间。客套了一番后,刘家湾的村长刘新民便说道:“我们两村自古为邻,遵循祖训,正月十五,客村先走,主村其后。这多多少少让我们刘家湾的人感觉到不好意思,今天两村人都在场,您们看这个规矩能不能改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