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祖上规矩
    “号号!赶紧的!赶紧起床喝药啦!”就在这时,突然旁边那个人又叫了一声!这一次我听得真切,那声音绝对不是爷爷!因为是一个冰冷的女声!

    听到那女声后,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声音不是马面的女儿还会是谁?

    “号号!你这个大懒虫快起来!”突然马面的女儿好像生气了般,突然朝我大吼道。还没等我想好到底是起来,还是接着躺在床上装睡时,突然我感到身子一轻,连人带被子从床上飘了起来!

    当时我心里那个恨啊!虽然现在的女人都是母老虎,可是马面的女儿也忒狠了吧!完全就是老虎王啊!

    我哆哆嗦嗦的赶紧对它说道:“哎呀你干嘛啊?半夜的我还要睡觉呢?”。马面的女儿听到我开口说话后,“嘿嘿”笑了几声:“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比猪睡得还沉咧!”。

    听到它将我和猪联系在一起时,我气得在心里默默的反驳着“你才是猪!你家全都是猪!”。可是心里反驳归反驳,嘴上还是依然客气着:“这……大半夜的……谁睡觉不是……不是这样呢?你有什么事儿吗?”。

    马面的女儿听完后立刻大笑了起来,鬼毕竟是鬼,这大晚上的突然这么一嗓子,冷冰冰中带着些许哀怨,就跟哭似的,别提多瘆人了!

    “今天我找你并没有什么事儿,只是打听了你以前的一些事儿,所以现在趁老爸去阎王殿开会之际,我给你熬了一碗聚魂草!你快喝吧,一会儿我爸回来了,看到我不在家,又要到处找我了!”马面的女儿突然认真的说道。

    听了马面的女儿这一番话后,我心里顿时一软,险些哭了出来,真没想到马面家的闺女,也会有这么温柔体贴的时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从半空中重新飘回了床上。于是我感激的朝马面的女儿看过去,只见此时马面的女儿穿着一套紫色的长袍,脖子上挂着一个鹅蛋大小的东西,通体漆黑,就跟它之前给我的鬼符差不多!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正当我看得出神时,它突然笑着嘲讽道。被它这么一说我赶紧低下脑袋,尴尬的坐在床上,不敢再朝它看上一眼。

    它端着碗满脸笑容的走到我床前,小心翼翼的将药端到我的手上。真想不到它不生气的时候是这么的美,简直是微微一笑很倾城!

    从它手里接过那碗药后,我一口便喝了个干净!喝完后它从我手里接过碗,随后起身冲着我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紧接着瞬间消失不见!

    看见它突然消失在我面前之后,我突然想起了之前胖鬼托付给我的事儿!要早点儿想起来,刚刚直接问它多好呀!

    “算了!明天跟爷爷商量一下再想办法将它叫上来吧。万一我嘴笨将这件事搞砸了,那就不好了!”想到这儿,我又重新翻了个身,接着睡起了大觉!

    可是当我迷迷糊糊睡得正香的时候,好像又隐隐约约听见了有人喊我起床喝药的声音!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啊,怎么这马面家的大小姐这么难缠呢?刚才不是已经将我叫起来喝完药了吗!怎么现在又来叫我起床喝药呢?难道阴间的时间和我们人间的时间相差这么的大?

    我依然假装睡熟般的翻了个身背对着它!“号号!快点起床喝药了!你这家伙怎么睡得跟个猪似的!”身后马面的女儿又这样笑着说道。

    听到它又将我形容成猪,我真是想从床上爬起来跟它大战三百回合!哪有这样称呼人的!

    “号号!赶紧的!快起来!马上就要过时辰了!”此时身后的它突然急道。可是当听到这一句的时候,我立刻猛然的清醒过来!因为那声音并不是马面女儿的声音,好像是爷爷的声音!

    于是我急忙翻过身来,顿时见到爷爷手里端着一个大碗,一脸焦急的站在我的面前!

    “爷爷!您怎么来了?大清早的天还没亮咧!您让我再睡会儿吧!”我睡眼朦胧的哀求着爷爷。“睡!你就知道睡!再睡会儿你就真的要去阴间,跟那马面的大闺女相会了!”爷爷端着碗,气得都快要直跺脚的说道。

    发觉爷爷生气了,我赶忙起身,看着爷爷手中碗里黑乎乎的药。我急忙跟他解释道:“其实那药我已经喝过了!”。“喝过了?你是在梦中喝过了的吧!聚魂草明明在我房间,药也是我亲手熬的!你怎么可能喝过药了呢?一大早的尽在这儿说一些胡话!”爷爷说着便将碗递给我。

    “我真喝了,一、两个小时前,马面的女儿已经端过来给我喝了!”我急忙解释着。“真的?”爷爷依然不相信的走到我的床边,伸手给我切着脉!

    “爷爷难道还会切脉?不是吧!怎么他什么都会啊!”我难以置信的看着爷爷。几秒钟后,爷爷才松开我的手说了句:“好了!早点儿睡吧!”,便端着碗转身准备下楼!

    见到爷爷要走,我急忙叫住了爷爷,问他什么时候将马面的女儿叫上来比较合适。爷爷告诉我现在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虽说它是马面的女儿,但是也不一定能抵挡得了太阳光的照射。搞不好将它照得魂飞魄散那就完了!最好就是等明天太阳落山的时候,与那胖鬼汇合,等它将有用的消息告诉我们之后,我们再将马面的女儿给请上来,与那胖鬼当面和解。

    听到爷爷这一番话后,我顿时在心中暗自佩服着,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儿后,便听见村长家那个方向,此时已经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于是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快速的洗簌完后,便下楼和爸妈简单的吃了个早饭,就一起朝村长家方向走去。

    由于今天是玩灯的最后一天,加之昨天全村人都好生的休息了一天,所以当我们走到村长家半口时,见到此时村里人,早已经将村长家门口摆放龙灯与狮灯的稻场,团团围了起来。

    村里那些年轻人拿着锣锤与鼓锤,咬着牙死命的敲着。看样子今天他们准备大玩一场!看到他们这么高兴的模样,我打心底里祈祷着“希望今晚那鬼王不要出来捣乱!”。

    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随着几声铜锣声的响起!村里人立刻迫不及待的举起灯靶子,扛起狮尾,牵起狮头,便疯狂的在村长家门前的稻场上玩了起来。按照我们这儿的习俗,正月十五这天不上祖庙。而是去镇上跟镇里其他村子里的龙灯一起,在镇上的几条主干道上舞灯,增进各个村子的友谊!

    早上十点钟,村里的灯准时开拔,前往镇上的主干道。隔壁刘家湾的灯去镇上的时候,也会从我们村门口经过,但是这次并不用在村门口相聚行礼。而是我们尽地主之谊,让他们的灯先走,随后我们村里的灯再走。

    当我们村子的灯浩浩荡荡的走到村子口时,发现隔壁刘家湾的灯,此时此刻依然在他们的湾门口,没有过来!

    按照常理来说,本来他们村里的灯必须在早上九点半之前通过我们村口,然后我们村的灯十点的时候再出发!

    可是现在都十点钟了,他们村里的灯还在村口。一村人围着他们那条二十二截长的龙灯忙活着,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此时村里扛灯靶的几个年轻人开始不耐烦了:“走啊!大伙儿都走啊!都耗在这儿干嘛咧!难道他们村里的灯不出,我们村里的灯也跟着不出吗?”。

    村长和村里的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者,立刻看向了爷爷。此时爷爷快速的抽了几口手中的香烟后,便对村长和村子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者说道:“我们可不能乱了规矩啊!我们两个村子出灯的规矩可是延续了几百年了!难道在我们这一代就要去打破吗?今天他们村里的灯不出,我们村里的灯也绝对不能出!几百年两村的友谊,不能因为别人那边遇上了一点儿事,我们就去打破祖上定下来的规矩!要不然这样,村长和各位年长者,在这里稳住我们村年轻人的情绪,我去刘家湾看看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爷爷说完便示意走在身边的我跟他一起去,此时我正求之不得咧,于是赶紧冲着爷爷点头。村长和村里的老者也冲着爷爷点了几下头后,便转头大声斥责着那几个起哄的年轻人!被村长和众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一顿斥责之后,那几个原先还鼓捣着村民的年轻人,顿时羞愧得低着脑袋闷不做声。

    爷爷看到这幅场景后,立刻转身低着头默默的笑了几下!顿时将我看傻眼,没想到爷爷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跟着爷爷快步朝隔壁刘家湾走去,看着前面整村人聚集在龙灯前,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我心中顿时感到不妙!每年玩灯总会听见某某村出现了这样,那样的怪事,被一些好事的老大妈说得神乎其神。现在看着眼前这种情况,说不定刘家湾就遇到了那种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