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鬼市里的戏台
    正月十三村里玩了一天的灯,正月十四村里迎来了难得的休息时光。早上我一直睡到十点多钟才从睡梦中醒过来。简单的洗簌过后,下楼才发现原来我是家里起得最早的那一个!此时爷爷的房间里,甚至还传来了他的一阵阵响亮的鼾声!

    下午吃饭时,爸妈在旁边一边吃着,一边互相调侃着,而坐在上位的爷爷则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慢慢往嘴里扒着饭。

    看到爷爷这副模样,我赶紧笑着问道:“爷爷,怎么了?碗里有虫子啊?看您盯着碗里的饭菜,眼睛一直都没怎么眨过!”。

    听到我的话后,爷爷才从沉默中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说道:“希望今年的灯会能平平安安的度过哟!真是伤脑筋!”。听爷爷这么一说,原本互相调侃的爸妈立刻停了下来,静静的坐在桌子前,等待着爷爷开口。

    可是等了好久,爷爷依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于是我厚着脸皮问道:“怎么了?我们村里的灯会不是进行得挺顺利的嘛?”。

    “顺利?难道你没打开天眼看看,来我们村里的那些孤魂野鬼!”爷爷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看昨晚看到了!爷爷,这跟我们玩灯有什么关系?你看我们在冈岗山遇到了那么多游魂野鬼,跟在我们队伍后面,到头来它们还不是自己回去了!大过年的都是出来凑热闹嘛!”

    “呵!都是出来凑热闹?你真是说得好听!它们要热闹怎么大年三十、初一的不出来热闹,偏偏要等到我们十三舞灯那天晚上出来热闹?我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今天到了我去鬼市买药的日子,要不晚上我去鬼市打听打听!”

    “哟!到了你买药的日子了?我还差点儿给忘了!好吧!今晚我们就去鬼市,到时候我一定要将昨天晚上那么多孤魂野鬼来我们村子的事儿查清楚。要不然正月十五那天灯会,出现状况就完了!我现在赶紧去村长家把事情跟村长和头人吩咐清楚,然后回来准备晚上跟你一起去鬼市!”

    爷爷说完便重新从桌子上拿起筷子,大口的朝自己嘴里趴了几口饭,便急匆匆的出了门。跟着爷爷见过大世面的爸妈,此时早已经习以为常,见到爷爷匆忙的出门,他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默默的低着头吃着饭,没一会儿便又斗起嘴来。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正当我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下大铁门发出一阵“咚咚”的声音!

    想必是爷爷回来了吧,于是我赶紧起床。抓过床头装有鬼符的背包,快速的将书桌上那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几沓《隐火符》、《镇尸令》、《引魂令》一并装入到背包里,当然还默默的装了好几沓冥币!虽然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小青年,要从小养成廉洁奉公的习惯,将来为我国四个现代化做贡献。但是到了自己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什么大道理都是扯淡,唯一的真理就是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背着沉甸甸的背包走到堂屋时,发现此时爷爷正在安慰着爸妈,让他们不要担心,一会儿就回来之类的话。爷爷安慰完爸妈后,见到我已经下楼了,便领着我走到他的房间。

    “今晚我们晚点儿行动!现在大过年的,昨天的灯会又将村里人的热情给完全激发了出来,现在他们不玩到晚上十二点,他们才不会睡觉咧!”爷爷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一袋瓜子。于是我们爷孙俩儿,有说有笑的磕着瓜子,闲聊了起来。

    当看到时钟指向十二点的时候,爷爷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书桌上的瓜子壳,便跟着我出门了。

    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但是村子里竟然还有一大半家里亮着!这要是冒然将《隐火符》贴到头上,让村里人看见了,他们会怎么想呢?

    最后我和爷爷没有办法,索性一路上没有戴那《隐火符》,而是大摇大摆的走在村里的大道上。这样反而安全些,爷爷毕竟是村子实际上的主事者,他大晚上的带着自己的孙子在村里走动也是很正常的事儿!期间也碰到了几个打完麻将,准备回家睡觉的年轻人。他们看见我和爷爷大晚上的出门都是一愣,然后便是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后各自回家。

    爷爷带着我来到了村子南头的那个公共厕所,见到四下无人。我们快步走进了厕所,然后迅速各自开眼贴好《隐火符》,小心翼翼的走出厕所。

    由于我的身份前段时间在前面那稻场处的鬼市里被识破,所以这次离我们最近的这个鬼市,肯定是去不了了。此时我突然想到了生活!生活不也是如此吗?离自己最近、最熟悉甚至关系最好的人,往往最后都是最难在一起!

    “爷爷,您说我们一会儿上哪个鬼市去呢?难道去初中里的鬼市吗?现在都十二点多了,就这么走的话,一去一来恐怕得到天亮!”我疑惑的问着爷爷。

    “那里的鬼市肯定不能去了,现在太晚了,那里的鬼市的确太远。明天我还要主持村里玩灯的大局,要是今晚就将精力耗在买药的事情上,明天哪有精力去主持村里玩灯的大局?村里玩灯的大局交给旁人我不放心,搞不好几个村打起来了,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爷爷说着直摇头。

    “不去那个鬼市,那我们去哪个鬼市?难道……”说到这儿,我突然想去了恐怖的冈岗山!不会爷爷打算去冈岗山吧?我勒个去,上次在冈岗山被吓得半死,这次难道还要去一次?

    “嗯!没错!就是冈岗山那儿的鬼市!”爷爷摸着胡子说道。

    听到爷爷这么说,我的心立刻犹如掉进了二月天里的冰窖!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万一去冈岗山又遇到了僵尸,我们岂不是又要吃不了兜着走!

    看着爷爷慢慢朝后山走去,我不跟上也不行呀!难道这个时候,我扔下爷爷,自己一个人回到家中,让爷爷独自一人去凶险万分的冈岗山?

    最后没办法,看着朝后山走去的爷爷,我还是快步的跟上了。

    此时村子南头的村民早已经睡去,周围一片宁静,月光照得四周一片通亮,开眼后灰蒙蒙的世界里顿时也跟着清晰了很多。周围时不时传来几声犬吠,我不知道那些犬吠是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狗是很有灵性的动物,它能认知到阳间的事物,同时也能觉察到阴间的事物!很多时候我们时长都会在晚上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好端端的一条狗,有事儿、没事儿,总喜欢对着门外漆黑的世界,吼上几嗓子,或者对着家里某处墙角疯狂的叫着!很多时候我们都以为是狗脑子有问题,没事儿老喜欢瞎叫。其实脑子有问的是我们这些感知不到阴间灵异事物的人!

    狗不但有感知阴、阳两界事物的能力,它甚至还能感知自己的生死!新闻里经常也会有相关的报道。就是一条昨天还是好端端的狗,今天突然离家出走,找了好几天。最后发现死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脑袋对着家的方向!那就是因为它们感知到了死神朝它们走来,它们不愿自己的主人看到自己死去而伤心。所以通常会狂奔出去,然后扭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家,看着自己的主人,同时也看着死神慢慢朝它们走近!

    我们周围现在就有很多很多提着阴灯的孤魂野鬼,它们一手提着阴灯,一手低垂着,表情痴呆,漫无目的的到处游荡着。

    “不要到处乱看,往前走就是!”爷爷看到我此时正在发呆,于是轻轻的用胳臂肘怼了一下我说道。

    我朝爷爷点了点头后,便快速的朝着冈岗山走去。

    当离冈岗山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前方冈岗山山脚下的乱坟岗!此时此刻被无数盏阴灯照得通明!乱坟岗前大概一个车位宽的小路边上,搭起了一个个的戏台,每一个戏台上都有几个鬼,在上面表演着,看姿势好像是在唱戏!

    戏台前,无数个提着阴灯的游魂野鬼,正在在旁边痴痴呆呆的看着。偶尔还整齐划一的喝着彩!每个戏台前,都会有几个坐在地上,身旁放上一盏阴灯,身前铺上一块白布,白布上摆满各式各样阴间商品的鬼贩子。

    “爷爷!您所说的冈岗山鬼市就是在那儿啊!这么大的鬼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感觉比我们人间的集市还要热闹!”我一脸诧异的看着前面那热闹非凡的鬼市问道!

    “嗯!就是在这里了!只不过以前没有这些戏台!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今天这里出现了这么多戏台呢?难道阴间也要过年?我以前怎么没听到那些孤魂野鬼提起过呢?”爷爷也十分疑惑的看着前方嘀咕道。

    “管它呢?要不我们先过去,然后找一个鬼好好问问!我虽然没有跟鬼打交道的相关经验,但是爷爷您有啊!一会儿买药时,您好好问问卖药的鬼贩子不就行了!”我悄声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