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开光忌讳
    满村人都在为自己选了一个有钱的头人而沾沾自喜,这下他们村终于可以在整个镇上,扬眉吐气一回!

    正月十二那天晚上,暴发户花了很多钱,请了五、六个道士,为他们村的龙灯与狮灯举行开光仪式。

    暴发户一开始是想请爷爷出马,可是爷爷之前听说过他在村子里的种种所作所为,对他十分的反感,于是便没有丝毫情面的直接拒绝了。最后暴发户没办法,只能去附近的道观里,请了五、六位道士来开光。

    怪事也就在那天晚上发生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全村人没有一个睡得着的,无论男女老幼,纷纷来到暴发户的家门口,等待着这场声势浩大的开光仪式。

    开光仪式刚开始还进行得挺顺利,可是到了负责开眼的道士,给龙灯与狮灯上香的时候,却出了岔漏!

    那一天,道士手举三把香缓步走到那铜鼎前面,念完一段经文后,便拿着手里的香,去点燃铜鼎里的高香与巨蜡。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那道士试了几次就是无法将铜鼎里的高香巨蜡给点燃!

    顿时围观的群众便开始在下面小声的议论着,是不是移了龙灯与狮灯的位置后,龙王与狮王不给面子了!以前龙灯与狮灯摆放在村长家门口的时候好好的,并没有出现过什么异常,可是现在移到暴发户家门口后便出现了这么个情况。

    当时暴发户站在自己的家门口,看到这一幕后脸都绿了!急忙让自己的大儿子,回房重新拿些高香与巨蜡来!可能是高香与巨蜡质量有问题。可是铜鼎里的高香与巨蜡换了一波又一波,道士始终无法将那铜鼎里的高香与巨蜡点燃!

    那暴发户不信邪,拿着撤下来的高香与巨蜡,便用打火机朝上面点去。可是此时的高香与巨蜡刚刚接触到打火机的火苗时,瞬间便被点着了!

    当时看得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惊呼!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笼罩在全村人的头上。此时爆发户看到这一幕后,也是气不打一处出,竟然让身边的一位道士,直接拿着暴发户手里已经被点燃了的高香与巨蜡,直接插到了铜鼎里面!

    在场所有人虽然都无法接受这样的做法,但是也都不敢说什么。毕竟一来他们都收了那暴发户的好处;二来此时龙灯与狮灯开眼的时辰已到,他们不可能上前又将那开眼开到一半的龙灯与狮灯重新扛到村长家门口接着开眼吧?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将错就错!

    那被点燃的高香与巨蜡,原本还烧得十分的旺盛,可是当刚刚插到铜鼎里的一瞬间。火苗立刻猛地闪动了几下,并且迅速变小!最后竟然小得只剩下一丝丝微微亮点儿,仿佛随时都会熄灭般!

    顿时在场所有人都紧张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上了!此时现场并没有风,正月十二的月光照得现场一片透亮,暴发户立刻冲到铜鼎前,让身边的人将铜鼎围成一圈,防止风将高香与巨蜡给吹熄了!

    当看到高香与巨蜡闪动了几下后,终于稳定的亮着,虽然光芒还只是一个小亮点儿,但毕竟是亮着,亮着总比熄了好!当时在场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现场的道士们便开始抓紧时间,给狮子灯和龙灯举行开光仪式。

    给狮子灯与龙灯开光,我们这附近都是差不多的步骤,道士念完经文后,便拿着桃木剑去挑开狮子灯与龙灯眼睛上盖着的红布。可是就在道士手持桃木剑,揭开狮子灯与龙灯眼睛上盖着的红布时,状况又发生了!

    遮盖狮子灯与龙灯眼睛上的那块红布,只是一块普通的红布。用它盖好灯的眼睛后,便将布头在龙头和狮头上找个缝隙塞进去,这样便于取下。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那么容易取下的一块布,道士竟然手持桃木剑,接连挑了几下都没有挑下来!

    旁边的几个道士轮流上前挑,可是依然没有挑动红布分毫!看到这儿那暴发户彻底急了,快速走上前,嘴里骂骂咧咧的从道士手里抢过桃木剑。随即用力的一挑,随着“咔嚓”一声的响起,暴发户手里的桃木剑顿时断成了两截!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暴发户手里断成两截的桃木剑时。突然暴发户家门前两道影子自上而下一闪而过,随即传来“啪啪”的坠地声,在场所有人纷纷朝那看去!只见此时暴发户家门口,突然出现了两件大衣平躺在地面上,一件大人的,一件儿童的。

    在场的人看到那两件大衣后,第一反应就是暴发户家中楼上,晾晒的衣服被风给吹下来了。可是当人们看到眼前,两件大衣里面开始慢慢渗出鲜血来的时候,大伙儿这才在心里大喊一声:不好!

    在场的人们,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开眼不开眼的了,纷纷朝那暴发户家门口那两件渗出鲜血的大衣跑了过去!跑在最前面的几位老者,立刻伸手揭开大衣。顿时见到暴发户的妻子和孩子,此时正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大伙儿看到这一幕后,立刻惊得连连后退。急忙回头四处寻找着暴发户,可是就在大伙这一转身之际,突然见到暴发户此时正跪在铜鼎前一动不动的,而他的胸口上正插着那把断了的桃木剑!

    自从这件事之后,那个村子每逢给龙灯与狮灯开眼时,都会遇到很多奇怪的事儿,村子里的青壮年每年都会有一、两个死于意外。最后那个村子索性便没有再玩灯。说来也奇怪,这几年那村子没有玩灯,反而变得十分的太平!这些年竟然没有一个青壮年死于意外!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周围四下的村子里,再也没有人去插队争做头人,也再也没有人敢随意将龙灯与狮灯移动位置!

    走在游灯的队伍后面,看着浩浩荡荡的游灯队伍,我和小胖墩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一路上提着灯笼有说有笑的混在油灯队伍里。

    可是好景不长,当快要走到冈岗山方向的时候,队伍前面德高望重的年长者,立刻停止了敲打手中的铜锣,四周的鞭炮声也在这时停止了。

    原本还算热闹的队伍瞬间变得安静了起来,此时除了能听到众人走路的声音外,就是手中灯笼里蜡烛燃烧时发出的“噼里啪啦”声!

    游灯队伍就这么安静的朝那冈岗山方向走过去,旁边的小胖墩子此时也紧张得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边,生怕一个没跟紧而掉队。

    当走到离冈岗山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时,我突然隐隐约约看到冈岗山那边,一个个小坟堆前都摆放着两盏发着微微橘黄色的阴灯,小坟堆前一群群穿着崭新黑色寿衣的游魂野鬼们,正一只手提着阴灯,一只手低垂着,面无表情的在坟堆里飘来飘去!

    当我们的队伍,离那些游魂野鬼只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时,前面领队的人立刻转身换了一个方向,很显然他们正准备按计划将冈岗山绕过去。可是就在我们的大部队纷纷转身,准备绕过冈岗山的时候,冈岗山上的群鬼,此时此刻好像也发现了我们似的,纷纷提着阴灯,表情痴呆的朝我们这儿飘了过来!

    看到那一个个表情痴呆,提着阴灯朝我们这儿飘过来的孤魂野鬼时,我心里那个怕啊!大过年的它们不好好呆在自己住的地方过年,跑我们这儿来干嘛!此时我真想掏出几张《引魂令》朝它们身上招呼过去。可是现在身边这么多人,我又不方便当着他们的面,将《引魂令》给掏出来。毕竟大晚上的,当你跟着你同伴走着走着的时候,他突然掏出一道符咒来你会怎样?

    为了不引起大伙儿的恐慌,最后我还是忍住了。反正现在有爷爷和众多德高望重的人在前面领队,有爷爷在我就什么都不怕!

    那些提着阴灯的游魂野鬼,像是看怪物般的盯着我们仔细的看着,有些甚至都跑到我们的队伍后面,紧紧的跟着我们,仿佛也想加入我们的游行队伍当中一样。

    那些游魂野鬼一路上跟了我们很远,最后才在我们村口附近停止了脚步。看到他们离开我也便松了一口气,大过年的我可不想跟它们搞出什么事儿来。

    游完灯后,小胖墩子便立刻拉着他的爸妈朝家里快速的走去,显然刚刚路过冈岗山时,他被那些坟堆给吓到了。

    村里的年轻人将龙灯灯靶子插到地上的石基上,立稳龙灯,放好狮子灯后,便打着哈欠开始各回各家,此时我也在人群中找到了打着哈欠的爸妈。他们还是老样子,有一句没一句的互相调侃着。

    回家的途中,我摘了一枝柳条,准备带回家,已备明天制药之用。晚上坐在写字桌前,困得脑袋不断的和写字桌进行着亲密接触。此时村子里的人因为完了一天灯的缘故,很早就睡了。从窗子前往外看去,四周一片宁静,家家户户大门紧闭。

    可是我却傻不拉唧的强忍着困意,一直等到午夜十二,急忙冲进厨房,舀了几瓢井水,到那放有柳条的小盆里,然后将小盆塞到自己的床底下,随后便迅速躺回到自己的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