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稻场阴灯
    当看清围着稻场四周的东西后,我顿时吓得后背直冒冷汗。原来那些围在稻场四周的都是穿着古代衙役服装的鬼差,只是它们外面穿着古代官服长袍,里面却穿着一件现在白色衬衣打着一条黑色领带!顿时显得不伦不类的!

    那些差役一手拿着衙门里升堂时使用的那根棍子,一手拿着一副大铁链,警惕的盯着四周的游魂野鬼,仿佛是在维护着现场的秩序,当然它们的目标是那些游魂野鬼,而不是我们人类!

    旁便的小胖墩子此时当然看不见它们,当我惊讶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些阴间差役的时候,小胖墩子却直接大踏步的从那些差役身边穿过,留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进是退。

    “到底去还是不去呢?”我正站在原地为难的时候,举龙头的吴小江突然出现在我身边:“号号!你这是咋了?怎么不进去啊?掉压岁钱了?”。

    听他这么突然的走到我旁边,来上这么一嗓子。我下意识的转身朝他看去,只见此时的他额头上隐隐约约竟然多出了一个眼睛!

    额头上的那只眼睛此时正紧紧的闭着,也看不清他的第三只眼到底长啥样!难道这就是被钦点之人的神奇之处!怪不得僵下来的人,往往闭着眼睛都会自由的舞着灯,穿梭在田间小道里,原来是他们无意间打开了自己的第三只眼!

    此时我也不便说什么,毕竟他虽然被钦点为举龙头,但是他毕竟不会开天眼,更加不会知道自己额头上那第三只眼!

    于是跟他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便跟着他穿过鬼差围成的大圈,直接朝里走了进去。走到稻场边上的龙灯与狮灯前,看着前面的大鼎里焚烧的香烟,一缕一缕的直接朝龙灯与狮灯的嘴里飘去!都说被供奉的神明都喜欢吸食香燃烧时的烟,没想到这种说法原来是真的!

    随着村长家那些德高望重主持大局的人吃完饭,讨论完今晚的行动后,便纷纷从村长家里走了出来。首现出来的是负责在灯前面领头奏乐的老者。他们一出场,我们村里那些此时正拿着锣鼓胡乱敲着玩的年轻人,赶紧将手中的锣鼓交到了身边老者的手里。

    随即现场立刻响起了一片锣鼓“咚咚咚咚咚齐咚齐咚哐”的声响。村里原本还没过来的人,听到声音后立刻朝这儿围了过来。村长领着一帮人,笑呵呵的给在场的每个人,发了一个用竹子和纸做的灯笼,跟《西游记》里的灯笼差不多,八面型,下面有竹子做的底座,中间插蜡烛,上面镂空,几个角各绑着一条细绳子,用来悬挂之用,四周用以彩纸包裹。

    我从村长手里接过灯笼后,村长立刻笑着往我手里塞了一个铜制打火机,一看这打火机就知道十分的贵重,我本来想还给他,可是村长将打火机塞到我手里后,便笑呵呵的摸了一下我的脑袋,将灯笼递给身边的人,让他们去接着给大伙儿分发,而他自己则转身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当时我那个尴尬啊,大过年的我又没有什么功劳,给我一个这么好的打火机,我真是受之有愧,要不是沾了爷爷的光,我现在可能就跟不远处的小胖墩子一样,跟着一大群围观群众,伸手朝那些发灯笼的人要着灯笼。

    稍许,爷爷便带领着那三个被钦点的人从村长家里走了出来,跟中午一样做完仪式后,站在灯前的年轻人立刻扛起了灯靶子,顶起了狮尾,在稻场上拼命的玩着。

    旁边的老者也是卷起袖子,使劲儿的敲着,没有一点儿服老的样子!稻场周围的鞭炮立刻冲天而起,不断的鸣叫着,舞灯瞬间进入**。

    围在稻场周围的人们,也跟着大喊大叫起来,此时的稻场在外人眼里,一定是一片祥和,而在我眼里却是毛骨悚然!

    因为之前站在我们后面的那些穿着古代衣服,提着阴灯的游魂野鬼,此时也跟着奏乐与舞灯的节奏,慢慢的从地上飘了起来,一直飘到龙灯上方才停止。

    四周提着阴灯穿着古代衣服的游魂野鬼,此时越来越多的朝这儿聚拢过来,飘在我们上空,最后竟然将整个稻场的上空给霸占了。

    看着头顶上那些手里提着一盏盏阴灯,面无表情的飘在稻场上空,不知道它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看看下面玩得火热的灯,已经燃放得十分热闹的鞭炮。此时此刻的画面别提有多恐怖了!

    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我突然发现了站在村长家门口的爷爷!此时他也一脸差异的看着稻场的上空!

    随着稻场上的灯会热闹的进行着,稻场上空提着阴灯,穿着古代服装的孤魂野鬼越聚越多,远远看去,犹如漫天的萤火虫般。

    看到爷爷那满脸差异的表情,我的心也随即开始慢慢加速跳动着,看样子今晚肯定不会太平了!

    晚上九点一刻,爷爷与那些拿着铜锣的老者走在队伍前面,开始着带队游灯!一看这架势,我立刻激动的走进了游灯队的伍里。

    我们这里晚上游灯的风俗,跟湖北省孝感市杨店镇晚上游灯的风俗差不多。都是年长者提着铜锣一边敲着一边在前面领队,后面依次跟着一手提灯笼一手牵狮子的马脚、狮子灯以及每截灯靶子上都插着蜡烛的龙灯,龙灯后面就是我们这些手里提着一个个小灯笼的标准酱油、热闹党,围着本村与邻村的边境线走上一遭。

    游行队伍首先是从村长家后面,那条通往冈岗山的小路开始。虽然冈岗山也是我们村子的固有“领土”,但是我们村子每年游灯时一般都不会往那过,而是走到离冈岗山一百米左右的地方,便立刻绕过去。大晚上的并不是我们一个村子这样做,每个村晚上游灯时,若是遇到坟地,都会选择绕行。大过年的一来晦气,二来也怕出事!

    其实玩灯除了最容易打架之外,同时也是最容易出事儿的!每年玩灯都会有头人负责该村玩灯的一切大小事宜。而头人的选定并不是随即的,或者有钱就可以一手承包的。

    据爷爷有一次无意间说起过,很多年以前头人就已将选好了,每年该谁谁谁都是按照选定的进行。如果头人出现生老病死,则有他的孩子继承,一般均由家里的长子继承。无后或家里没有男儿的,方才能跳过,空缺则由那家近亲的次子继承!大体记得的好像就是这么多。

    记得有一年我大概八岁的时候,有一个村子,好像是另一个镇的张家村。他们村里有一位暴发户,凭借着有一年在云南包工程赚了几个臭钱,便在村里耀武扬威。每年都嚷嚷着想做头人,为村里做些贡献。可是明眼人一听便知,为村里做贡献是假,为自己赚面子是真。

    所以村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者一直没有同意,可是直到那一年,他们村里一户头人年底出了车祸去世了。那一年的头人位置便空缺下来,村里几位老者原本已经跟那位头人的弟弟商议好,那一年的头人由他做。

    可是到了年底,眼见就该头人出面主持大局的时候,突然那位新接替的头人却一天到晚大门紧锁,任由村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者好说歹说就是不开门。而就在这时,那位暴发户便站了出来。直接开车托了一农用车香、蜡、纸、炮摆在了村长家门口,顿时让整村人看傻了眼!

    一农用车香、蜡、纸、炮那是什么概念?至少可以让附近的所有村子羡慕得流鼻直涕!加上那小子确实有钱,到了晚上便提着一包包人名币,挨家挨户的前往村里那些老者的家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装可怜。

    村里的那些老者看着他那可怜模样和桌子上的那一包人名币。顿时纷纷松了口,该村的村民也都或多或少得到了他的一些好处。全村人在那暴发户的金钱攻势下,迅速败下阵来。那一年那个暴发户就这样成为了他们村里的头人。从而为他们村接二连三的怪事埋下伏笔!

    那暴发户为了这次能给自己赚足面子,可谓是破费心机。原本他们村子里的龙灯与狮灯,自古都是摆放在村长家门口那一大片开拓地处。但是暴发户却偏偏软硬兼施的将龙灯与狮灯,弄到了自己家门口,为此他还不惜将他家门口,全都用水泥翻了一遍地皮。

    宽大的水泥地前,摆放着一个至少四米长,一米宽,一米五高的铜鼎!据说这铜鼎,暴发户早就花了大价钱铸造好,只是之前村里工作一直没有做通,所以不敢拿回来。

    现在暴发户成为了今年村里的头人,第二天他就开着大卡车将铜鼎给运了回来。龙灯与狮灯摆放在铜鼎前,从远处看,那场景、那气势别提多壮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