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上庙
    但是祖庙的具体位置,两个村的人都知道,毕竟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正月十三那天上午,两个村子里的龙灯与狮灯都会去祖庙的遗址上祭奠。

    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村长家里的老者陆陆续续从村长家里走了出来,然后从坐在门口,胡乱敲着锣鼓的年轻人手里接过锣鼓。依次摆放整齐,位于正中间的是一面大鼓,左右两边各站着三个手持大铜锣的年长者,他们左右两边各跟着三个手持小铜锣的老者。

    中间那位双手持鼓槌的老者,分别朝自己的左右手方向看了一眼,旁边持铜锣的老者立刻纷纷朝他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妥当。随即那双手持鼓槌的老者,摆开架势,紧握鼓槌,有节奏的在大鼓上重重敲了三下。

    伴随着“咚咚咚”三声鼓响,旁边的铜锣瞬间也开始整齐划一的敲了起来。随着一阵熟悉的“咚咚齐咚!齐咚哐”的铜锣声传来,全村人立刻朝这儿围过来,有的人手里还端着饭碗,有的人手里还拿着梳子梳着头,甚至有的人身上还穿着睡衣……

    随后只见爷爷穿着一身平常的衣服,手持三把香,领着村里玩灯的年轻人以及被钦点的那三个人,慢慢的从村长家里走了出来。

    被钦点为举龙头的吴小江,领着村里十几个舞龙灯的年轻人,分别站在各自的龙灯靶子前,随时准备着爷爷的一声号令,扛起龙灯靶子。被钦点为顶狮头的吴援朝,则领着马脚吴德才和一个顶狮尾的年轻人,分别站在狮灯前面。

    看到他们落位后,爷爷便在龙灯前与狮灯前插了三炷香,然后拿着手里的余香,一边念着经,一边举着香,围着龙灯与狮灯转圈。之前爷爷没拿着香,围着龙灯转圈还好;现在手里举着香,还没转上半圈,举龙头的吴小江、顶狮头吴援朝以及马脚吴德才,纷纷开始微闭双眼,嘴里时不时发出几声“咘咘咘”的声响。仿佛他们随时都会僵下来一样!

    此时小胖墩子也凑到了我身边,看着那三个被钦点的人,激动的说道:“卧槽!这灯还没开始玩,他们就僵下来了!一会儿还玩个锤子啊!他们被钦点的人又没有换的,一会儿要是僵下来了,我们都要等他们醒过来,灯才能继续玩!还是后面举灯靶和顶狮尾的人好,玩累了可以找人换一下,反正他们又不会僵下来……”。

    听着小胖墩子这一番幸灾乐祸的话,我心里那个气啊,真想把他按在地上死锤一顿,可是看着他那日益肥胖的体重,我还是咬着牙忍住了。

    “你个臭小子说什么呢?你再说!你再说!你再说!”我正咬着牙听着小胖墩子那幸灾乐祸的话时,一阵铿锵有力的责备声,伴随着扇脑门的“啪啪”声和小胖墩子的哀嚎声,随即传入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心里那个乐啊,是哪位天使大姐替我出的这口气呀!我急忙转头朝旁边的小胖墩子看去,只见此时小胖墩子他爸,正双手轮流着朝小胖墩子的脑门上招呼过去!说实话我这人就是心软,特别是每次看到小胖墩子被他老爸揍的时候!看着此时被揍得“嗷嗷”叫的小胖墩子,我急忙拉着他老爸的手劝道:“叔叔,别啊!你看大过年的这么多人看着咧!”。

    小胖墩子他爸对我家一向十分的尊重,特别是上次在那小双溏救了小胖墩子一命后,他家每天早上都会到我家来串串门,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会拿些给我家。所以小胖墩子他爸一见是我在劝架,便停手对着小胖墩子吼道:“今天就看在号号的份儿上,饶了你小子这一次!大过年的不要乱说话!再让我听见了,看我不回家打断你的狗腿子!”。

    小胖墩子双手抱头,想哭但又不敢哭的连连点头,随着他的那几下点头,原本悬在鼻梁上的鼻涕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正好掉到了我的袖子上

    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啊,真想对着他老爸说上一句:打!接着打!往死里打!

    待他老爸走远后,我急忙扯着袖子上他那坨鼻涕说道:“赔!你给我赔!好心好意劝个架,却被你恩将仇报!”。小胖墩子听我这么一说,赶紧用手快速的揉了几下鼻子,张嘴正要反驳一番。

    可是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哐当”声!我和小胖墩子同时一惊,然后快速的转头朝那声响处看过去。只见此时爷爷正一手持锣,一手持锤。而他面前的三位被钦点的人,则大喝一声“啊!”的举起龙头,顶起狮头,牵起狮须。

    站在他们后面的年轻人,则各自举起龙灯靶子,顶起狮尾。爷爷随即走到一边,将手中的铜锣递给身边的人。现在是他们的舞台,爷爷和村中的老者则退居到幕后。

    一年没玩灯了,现在摸着手里的灯靶子,村里的年轻人各个如同猛兽脱笼般,举着手里的灯靶子飞速的舞着,顿时将龙灯舞得飞转,威武的龙头也在吴小江手里有节奏的左右摇摆着!

    狮灯也毫不示弱,舞狮的吴援朝顶着狮头,便开始欢快的上跳下窜,身后低着脑袋顶狮尾的人,十分有默契的配合着顶狮头的吴援朝,飞速的变换着自己的步点。吴援朝身前的马脚大吴德才此时正光着上身,双眼微闭,身子一抖一抖的打着拳!

    四周的鞭炮与漂亮的烟花顿时响起,由于数量太多,各种鞭炮的响声震得我耳膜处阵阵刺痛。此时旁边的小胖墩子早已经受不了,双手使劲儿的捂住自己的耳朵,躲进了人群中。

    村长带着手持铜锣的老者们,走在队伍最前面,后面依次是龙灯以及牵着狮灯的马脚和狮灯。在他们周围就是我们这些看热闹的小屁孩。

    刚刚在村长家门口玩了一会儿灯后,接下来便准备去上庙。我们村由于和隔壁刘家湾共用一个庙,所以不管哪个村早到,都必须在我们村门口等着,然后两个村子的龙灯一起上庙,这是两个村子祖上共同定下来的规矩。

    我们村大路前,左右两边各有一条小路,每次都是隔壁刘家湾的灯从我们村左手边进入,我们本村的灯则从我们村的右手边进入。我们村前有一条笔直的大路,平时供人们进出村子之用,但是玩灯的时候便会封锁。玩灯上庙时,村前那条大道,仅供两个村里德高望重主持大局的人走动。他们站在大道中间,分别指挥、监督着自己左右两边两个村子里的灯,是否按照规则办事。

    玩灯都是一些年轻气盛的成年人,所以每次两个村子的灯在我们村子口相遇的时候,也都是村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者最为担心的时候。搞不好两边村里的年轻人,便会因为各种小事与摩擦打起来!每年玩灯总会听见打架的消息。虽然爷爷在这十里八乡很有威望,但是也不敢保证此时两个村子里的年轻人不会动手,毕竟他们还年轻,很多规矩都不懂!

    当我和小胖墩子屁颠屁颠的跟在狮子后面,有说有笑吹着牛的时候,爷爷站在村前的大道中央,朝我不断的使着颜色,示意我走到队伍后面去!毕竟这种话不能公开说,两个村子德高望重的老者都在旁边,直说了那不是破坏两边的友谊吗?

    看到爷爷朝我不断的使着眼色,于是我便拉着小胖墩子故意放慢了脚步。慢慢的来到了队伍的最后面。当走到队伍最后面时,小胖墩子便小声的跟我抱怨道:“看你家爷爷,不断的朝我们使着眼色,让我们走到后面去!不就是怕打架吗?你看看我!这么大块头,往那一站,谁敢惹我!”。

    看着他那不要脸的大肥脸,我一把便揪了上去:“你小子有话就不能回去说啊?现在周围这么多人,不怕被他们听见了?小心你回家又被你爸一顿狠揍,到时候我可不帮你!再说了我爷爷的话,你还不听吗?我们去年可是救了你一命呀!为了救你,我和我爷爷都差点儿把命给搭进去了!”。说到这儿,我心里越说越气,手上的劲儿也越使越大!

    小胖墩子听我这么一说顿时萎了,立刻陪笑道:“轻点儿!号号,你轻点儿!我这不是说着玩的吗?好了!好了!再揪一会儿就够了啊!”。

    看着已经投降了的小胖墩子,我没好气的松开了他那张大肥脸。知道理亏的小胖墩子,一路上都是有说有笑的围着我转圈,我则没好气的处处打击着他。

    很快队伍便沿着我们村子右手边的小道,来到了村子口的大道边上。此时隔壁刘家湾里的灯也已经快走到了我们村口,这个时候双方村代表立刻警觉起来,纷纷朝自己本村的灯走去。爷爷则站在村口大道中央,准备主持着双方行礼仪式!

    我和小胖墩子急忙走进小路旁边的油菜田里,惦着脚看着前面。只见刘家湾通体红色、点缀着各种彩色花纹的龙灯,十分醒目的跟在自己村的乐队后面,身后依次跟着马脚与狮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