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开光仪式
    这次爷爷刚刚说完,人群便纷纷开始点头,满脸笑容的互相开着玩笑。

    没一会儿,小胖墩子终于钻到了我身边。看着他那肥呼呼的大脸,我正准备调侃他一顿的时候,他却先开口道:“刚刚吓死老子了!你爷爷好厉害啊!要他是我爷爷该多好!”。看到小胖墩子那一脸花痴样儿,我就想对着他的大肥脸一顿猛揪!

    本来人群中有些准备回家睡觉,但是发生了这一幕小插曲之后,众人纷纷打消了回家睡觉的念头,期待着一会儿的开光仪式。

    跟小胖墩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到了晚上十一点半左右的时候,小胖墩子便已经哈欠连天,想回去睡觉。等到开光仪式的时候,再让我去他家喊他过来看。我当然不干了,于是又跟他对着互相骂了一会儿。

    当我俩儿骂得正起劲儿的时候,突然从村长家里走出来一队人马。走在最前面的依然是爷爷,只不过他现在身上穿着一件跟林正英差不多的道袍!右手拿着一把一米左右长的木剑,通体桃红色!难道爷爷手里,就是传说中杀鬼以无形,打僵尸犹如奥特曼打小怪兽般好使的桃木剑?!左手拿着一个插着三炷香的小香炉,缓步走了出来。

    后面依次跟着村里的老者,那些老者都是双手捧着同样插着三炷香的香炉,不紧不慢的跟在爷爷后面。老者身后则是三位被钦点为舞龙头、顶狮头以及马脚的人。他们双眼似闭未闭的慢慢跟着老者后面,仿佛随时都会僵下来一样!

    爷爷首先走到龙灯前的大鼎处,背对着我们嘴里默默的念了一会儿经文后,便将那桃木剑插到了龙灯前的大鼎中。一直到正月十五晚上喝完彩、游完灯,烧掉龙架与狮架,然后将龙衣和狮衣归位之后,方才能将那桃木剑给拔出来。

    爷爷接着默默的念了一会儿经文后,便拿着手里的香炉,将龙灯与狮灯前方大鼎中的蜡烛和香一一点燃。点燃后,爷爷便站在旁边,一边念着经文一边敲着手里的小铜锣。

    身后的老者,则纷纷依次将手里的香插到龙灯与狮灯前的大鼎之中,随后四周鞭炮响起,三位被钦点者,慢慢走向各自所负责的灯前,殷诚的叩拜着。当看到他们又跪下来叩拜的时候,我们纷纷朝那之前僵下来的吴德才看去。只见他此时跟其他两位被钦点的人一样,双眼似闭未闭,一点儿也看不出,有丝毫僵下来的征兆!

    看到这一幕后,众人纷纷遗憾着没有好戏可看。但是谁都不敢说出口,要是说出口来,一定会成为全村人攻击的对象,虽然他们也想看到吴德才僵下来,但就是不许别人说出口!这毕竟关乎到原则的问题,自古以来想和做是两码事儿!

    他们三个被钦点的人叩完头后,便笔直的站到了爷爷身边。于是爷爷再次走到了龙灯前,从龙灯前的大鼎上,抽出那把桃木剑。一边慢慢挥舞着,一边嘴里默默的念着经文。念着念着,突然大喊一声:“我开龙灯的光哟!”,随即爷爷举起手中的桃木剑,迅速的将龙灯双眼上的红布给挑开!

    顿时我们四周又想起了阵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听着四周的鞭炮声,我赶紧朝那龙灯的双眼看去,只见用竹子编制而成的龙眼中间的眼仁,像是用玻璃做的一样闪闪发光!此时那用彩纸装饰的龙眼,正居高临下炯炯有神的看着我!

    看得我一阵汗毛直竖!此时旁边的小胖墩子也哆哆嗦嗦的对我说道:“你……你小子……你小子真会……真会挑地方……我们……我们去龙灯的侧面……侧面站着吧!站在龙灯正前面,被它这样……这样看着,真是怪吓人的了!”。

    听到小胖墩子这样说,我也很想换个地方,站到龙灯的侧面去,这样就不会与龙灯的双眼对视了!可是现在这么多人看着,要是我现在换地方,说不定有人会笑话我!我爷爷可是现在的主事!我要是躲开了,不但我丢脸,说不定我爷爷也要跟着我丢脸!

    于是我没好气的对小胖墩子说道:“要去你去!看你块头这么大,怎么胆子就这么小呢?这么多人在你身边,你还怕个芝麻呀!”。

    小胖墩子被我这么一说顿时怂了,他一个人也不好意思走开,于是老老实实的跟着我站在龙灯正对面!

    开完龙灯的光后,便是开狮灯的光。爷爷拿着桃木剑,念了一段经文后,便大喝一声:“我开狮子的光哟!”,随即手持桃木剑,快速的将狮子双眼上蒙着的红布给挑落。

    随即四周便又传来了阵阵鞭炮声,随后爷爷便走到三位被钦点的人面前,一边念着经,一边使用手中的桃木剑,在他们的脑门上凭空画着什么。

    做完这些后,开眼也就宣告着完成。随后村子里每家每户派出一位代表,按照名单上的顺序给龙灯与狮灯上香。当看到老爸上完香后,我赶紧跑到了他身边,然后跟着他回到家里。

    躺在床上时,都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于是我赶忙扯开被子,蒙头大睡了起来。睡着睡着,又开始做着各种各样的噩梦。但是做得最长,也是记忆最深的那个梦,便是马面的闺女,之前的那个红衣女鬼。

    它在梦中告诉我,它刚刚就在我旁边,跟着我一起看村里给龙灯与狮灯开眼!我虽然很不想它这样缠着我,但是我又不敢说出口,谁让它是马面的唯一闺女呢?我可不敢得罪!

    早上睡得正爽的时候,突然被一阵阵有节奏的鼓声与锣声给吵醒!听清那鼓声与锣声后,我顿时心中一惊,急忙从床上坐起身来,侧着脑袋仔细的听着从村长家方向传来的锣声与鼓声!顿时心中无比激动。因为这声音代表着闹灯!

    每次玩灯之前,村里很多年轻人都会从村长家里搬处铜锣和大鼓,兴高采烈的演奏一会儿。老人们称之为闹灯,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叫,可能就是为了引起像我这样还没睡醒的人赶紧起床,过去准备集合玩灯吧。

    我快速的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漱完毕后,便匆匆忙忙的下楼去。此时爸妈正坐在堂屋里的大桌子前,有一句没一句的斗着嘴。看到我下来之后,老妈急忙坐起身来,笑着对我说道:“哎哟,我家的小懒虫。是不是你也僵下来了,准备跑过去抢狮子或者是龙灯玩呀!”。

    我正准备开口反驳,但是被老爸给抢了先:“拉倒吧!他还玩龙灯!切!瞧瞧这小体格,怎么会玩得动呢?就是我这么大块头的人,玩起龙灯来也只能跑到后面去拿着后面的灯靶子,使劲儿的绕几下!”。

    “哎哟,这真是一个比一个强啊!你在我们号号这个年纪的时候,恐怕比他还瘦,块头比他还小吧?”老妈立刻打趣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一天到晚吵架了,赶紧把饭做好,我们吃完好去看玩龙灯啊!”我急忙打断了他们的争吵。

    此时爸妈听到玩龙灯后,俩人立刻冲进了厨房,老爸坐在灶台前默默的烧着火,老妈则站在灶台大锅旁,快速的挥舞着手中的锅铲。

    他们两人就是这样平时有事没事,喜欢斗斗嘴。但是他们斗嘴跟平常人不同,因为他们并不会真的去大动干戈,而是为了纯粹无聊的打发一下时间而已。但是他们俩儿认真做起事儿来,配合还是十分默契的,就如同现在这样。

    老爸坐在灶前烧火时,什么时候灶里的火该烧大一点儿,或者该烧小一点儿,都不用老妈开口。

    半个小时候后,家里的早饭便做好了。由于爷爷这几天要主持村里玩灯的大局,所以没有空在家里吃饭。

    家里这几天吃饭时,总是我们三个人,所以一时半儿我们还真有点儿不习惯了!

    吃完饭后,趁着爸妈不注意我赶紧冲了出去,要不然我又会被他们抓到厨房里洗碗。

    来到村长家门口时,发现村里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早已经霸占了那十几件铜锣与大鼓,正在那儿玩得十分的带劲儿,而旁边的老者也时不时的凑过来,指点着他们一、二。

    旁边的龙灯与狮灯则依然十分庄严的放在稻场中央供奉着,每隔一会儿便有人走到大鼎处,给里面换着蜡烛与香。

    我则跟着村里一帮同龄人这儿看看那瞧瞧,等待着玩灯的开始。

    按照习俗十三那天,白天必须得上祖庙,晚上必须得围着村子游灯。十五那天镇上所有村子里的灯,都会去镇上一起玩耍。这样既增加了村子与村子之间的团结与友谊,又增加了灯会的观赏性。

    我们村子前的祖庙,主要是由我们村的灯与隔壁刘家湾的灯共用。至于为什么,村里一些年长者都不大清楚,我就更加不知道了。而且听他们说以前我们村子前面,确实有一座庙,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而被拆毁,改造成了农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