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亲眼所见
    僵下来的人被骂醒后,一般都会暂时的瘫软一会儿失去知觉。几分钟后便会清醒,醒来时他们通常都会双手捂头,不停的摇晃着脑袋,想记起可是又记不起什么东西来似的。

    僵下来的人醒来后,一般都会过一、两个小时再让他们上场。而且被僵下来的人很奇怪,因为当人们发现他僵下来的时候,他们通常都是在闭着眼走路,闭着眼舞龙头、狮头以及牵狮头走路!

    当人们发现时,一般那些人都已经很早就僵下来了,只是没有被及时发现而已。而发现他们僵下来了的唯一办法,就是看他们有没有闭着眼舞龙、舞狮以及牵狮头,而依然可以像是正常人走路一般。

    此时的舅舅不也是这种情况吗?我呆呆的看着舅舅,回想着以前脑海中些许的片段。

    之后舅妈便将舅舅扶到床上睡觉去了,我们也都纷纷回到自己的桌子前,重新开始吃着酒席。

    吃饭期间,桌子上的人都说舅舅有福气,竟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就被钦点为狮头的接班人!当时我虽然很想好奇的问问,但是桌子上的东西实在是太好吃了,所以我一直没有空。

    当舅舅家的酒席快要结束的时候,舅舅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杯子和一瓶酒。笑着走到每个桌子前敬着酒!

    当走到我们这一桌时,桌子上的老人纷纷祝贺着舅舅被狮头钦点,成为下一个接班人!舅舅则高兴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似的,说着客套话!

    “妈妈,舅舅被钦点为接班人很厉害吗?怎么这么多人不去祝贺他家孩子满月,而去祝贺他成为狮头接班人呢?”当时我摸着自己被涨得圆滚的肚子问道。

    “哦,这啊!被钦点为接班人当然值得高兴啊!舞龙、舞狮以及马脚的接班人不是谁都可以当的,几十年才会出那么一、两个而已!每年过年最重要的就是玩灯,而玩灯时整个村子的人都是围着你转,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你,你说该不该值得高兴?”老妈笑着回答道。

    “那那以后我也要被钦点,成为舞龙的接班人!”我举着筷子高兴的说道。“你……你还是算了吧!别到时候学你爸那样,鞭炮在他身边放了一挂又一挂的,就是僵不下来,僵不下来也就算了,你爸还要赖在村长家里不走,非要让村长教他如何僵下来!要不是别人看在你爷爷的份儿上,早已经将你爸爸给赶了出来!有其父必有其子,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读书吧!”老妈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

    酒席散了后,老妈便和我在舅舅家里留宿,准备着明天中午参加他们的正席。晚上老妈坐在舅妈的床边,一边逗着我那刚刚满了一个月的小表弟玩儿,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舅舅、舅妈聊着天。

    期间舅舅说到他今天僵下来的时候,依然十分的高兴。并且告诉我们,他们村里一位六十多岁的舞狮者,负责顶狮头。年前有一次去地里干农活,歪断了腿。老人家伤筋动骨肯定比普通人好得慢,眼见到了玩龙灯之际,村里还缺一位顶狮头的人。前几天大伙儿还在议论怎么办才好,今天舅舅便僵下来了。看样子这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龙灯旁边还放着一个狮子,这狮子也是用竹子编制而成的,然后在上面使用彩纸装饰,便成了狮头。而狮尾则是连接在狮头后面,由一块四米左右长,一米左右宽的狮衣组成,人顶着后面的狮衣,便成了狮尾。

    狮衣跟龙衣一样,一般也是由真丝或者绸缎裁剪而成,上面用彩针绣以金、木、水、火、土为原型的各式图案。

    跟龙衣一样,狮衣也是有大几十年,上百年的历史。每年舞完灯之后,狮头跟龙头一般都是烧掉。而狮衣则跟龙衣一起,存放在那个专门的大箱子里。

    “喂!瘦猴子!你大爷的躲到那里面干嘛啊!出啦呀!你好意思看到你兄弟在外面受苦受难,而你却躲在里面逍遥快活!快出来!”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小胖墩子的大喊大叫声!

    “滚犊子的!有本事你就进来和我一起逍遥快活啊!”我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我才不会被他使用激将法给骗出去!到时候开光时想进来都难!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坐在村长家里开会的一些老者,陆陆续续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当然走在最前面的是爷爷!只见他此时手里拿着一把点燃的香,大踏步的走到龙灯前面,毕恭毕敬的举着香,鞠了三个躬。

    然后走到狮子前同样举着香,鞠了三个躬。爷爷身后的老者也跟在爷爷身后,依次给龙灯与狮子举着香,鞠着躬。

    之后村里被钦点的人,也纷纷从村长家屋子里走出来,手脚颤抖,双眼似闭未闭的走到各自被钦点的灯旁边,举着手里的香,朝着它们叩了三个头。

    当举龙头、顶狮头的吴小江和吴援朝礼毕,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他们旁边跪在狮子前的马脚,吴德才却依然呆呆的弯着腰,脑袋紧紧的贴在地上,一个头叩下去之后,便迟迟没有抬起来!

    此时爷爷和村里的老者正在村长家堂屋里的供桌前忙碌着,没有注意到吴德才的这一举动,但是我们和举龙头、顶狮头的人看得真切啊!

    顿时人群中开始慢慢嘈杂起来,纷纷朝着爷爷他们喊叫着。可是要是现场某一个人喊,或者大家一起喊爷爷他们,这样在堂屋里忙碌的爷爷他们才可能听见。可是现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对着堂屋里大喊大叫着,反而现场乱作一团,根本听不清楚!

    我心惊肉跳的看着跪在狮子侧边,脑袋低垂着紧紧贴着地面的吴德才,只见他保持这个姿势跪了几秒钟后,便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站在原地身子一抖一抖的,闭着眼睛,嘴里发出“咘咘”的声音,双手紧紧握拳,左一拳右一拳的开始慢慢打着!很明显吴德才此时是已经僵下来了!

    马脚这一角色,就相当于给狮子开路的。舞狮的过程中,马脚就会站到狮子前,身子一抖一抖,双眼似闭未闭,嘴里发出“咘咘”的声音,双手握拳,慢慢的挥舞着!每舞完一个地方,准备换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马脚就会立刻停止打拳,牵着狮子的胡须跟在村里老者的后面朝下一站进发。要是马脚的双眼完全闭着了,依然还能打拳,打完后还能闭着眼牵着狮子走路,那就代表着他已经僵下来了!

    至于为什么会僵下来,我也曾经很多次的问过爷爷。每次爷爷都会简单的说一句:有神明给他们引路,他们虽然闭着眼,也是照样可以走路的!以前可能我还小,不知道爷爷说的是真是假,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开始修道,其中的奥秘一想便知,正如爷爷所说冥冥之中,确实有一个神秘的力量在给予他们以导引!等正月十三与十五,自己在打开天眼好好看看,便知道其中的奥秘。

    当爷爷他们觉察到身后的嘈杂,转身朝这边开过来时。那吴德才突然停止了打拳,双手前伸直接朝狮子扑了过去!

    刚刚给龙灯与狮灯叩完头的吴小江与吴援朝,立刻冲过去,一把将吴德才扑倒在地!吴小江和吴援朝用尽了吃奶的劲儿,将吴德才压在地上。可是那此时已经僵下来了的吴德才,不知道哪来的劲儿,睡在地上双手一撑地,龇牙裂齿的大喝一声,便将压在他身上的吴小江和吴援朝给弹了开来!

    弹开吴小江和吴援朝后,吴德才立刻从地上爬起来,猛地就朝狮灯前冲过去,当他双手即将抓住狮子胡须的时候,爷爷已经赶到。右手一个剑诀就朝他脑门处点去,瞬间那吴德才身子呆立当场,然后晃了两晃之后,便朝地上倒去。爷爷身边的几位老者立刻将他扶到村长家。

    爷爷面对嘈杂的人群摆了摆手,见到爷爷摆手后,村民立刻停止了交流,纷纷站在原地等待着爷爷的解释。

    “大家安静一下!刚刚吴德才由于太过年轻,去年才被钦点为马脚,所以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结果就提前僵下来了!大伙儿不必紧张!玩灯嘛!哪个村子里每年不僵下来几个人呢?不僵下来的人,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被钦点者!好了,大伙儿就在这儿等待着一会儿的开光仪式吧!我还有事儿要忙,就不和大家闲聊了!”爷爷说完看了我一眼后,便径直的走到了村长堂屋前的供桌处。

    随即村长家的屋子里,便传来了对吴德才的阵阵叫骂声。

    虽然通常在一个村子里,村长往往都是最德高望重的人,但是在我们村除外,因为有爷爷!村子里但凡有个大小事,只要有爷爷出马,村子里的人便会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