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马脚僵下来了
    做完这些后,村长及村里众多年长者,便在龙身铺上一层秀满代表着天、地、水、火、土相关图案的龙衣,这样一条龙便做好了。

    在这里要着重强调一下龙衣,按照家里老人的说话,那件在真丝或者绸缎上秀满代表着天、地、水、火、土图案的龙衣,至少都有大几十年到上百年的历史。由于以前的农村十分的贫困,制作一件珍贵的龙衣至少需要全村人一起省吃俭用四、五年,才能制作得起,所以哪个村子有资本,过个几十年就换一次龙衣!

    每年正月十三与十五,便将龙衣披在制作好的龙身上。中午、晚上各出来游一次灯。之后便立刻将龙衣取下,放在一个专门存放龙衣的箱子里,据爷爷说那口箱子一般都是放在村长家里的阁楼上,他家阁楼老鼠成灾,但是存放龙衣的那口箱子从来都没有被老鼠咬过!而龙身则在做完法事后,便随即烧掉。

    正月十二的晚上,村长家门口的大稻场上,早早便已经是人山人海。我和小胖墩子吃过晚饭,也一起去了大稻场,准备着龙灯与狮灯午夜十二点的开光仪式!说实话我现在都即将年满十五周岁,但是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见到过给龙灯与狮灯开光是啥样子!因为我和小胖墩子每年都准备看,可是每年还没到十二点我们就各自回家洗洗睡了。

    由于现在已经开始跟着爷爷修道,所以今晚我一定得好好看看,被大人们说得神乎其神的开光到底是什么情况!小胖墩子这次也是信心满满的表示,今晚一定要看完龙灯与狮灯的开光表演之后再回去睡觉!

    不过小胖墩子的话大可以不必听,他就是那种到了饭点儿一定得吃,到了睡点儿一定得睡那种类型。

    离村长家门前的大稻场还是几十米远,就看到此时稻场上早已经聚满了人,让我和小胖墩子感到无比兴奋的是,此时稻场中央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村里的龙灯!

    “咦!你看稻场上那龙灯,远远看着怎么这么像蚯蚓!”

    “滚蛋!大过年的不会形容就不要形容,小心以后下地狱了,下辈子做蚯蚓!”

    “去你二大爷的,你才做蚯蚓!”

    见到小胖墩子这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趁他不注意,伸手就朝他肚子上的大肥肉,狠狠的揪了两把。此时他光知道“嗷嗷”大叫,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报复我的时候,我赶紧撒手开溜。

    等他反应过来了,我已经都跑进了稻场里的人群中。由于稻场上看龙灯与狮灯开光的都是自己本村的人,加之爷爷在村民心中的威望摆在那,所以村民们看到我在人群里乱挤一通,都笑着给我让开道儿来,有的还跟我开着玩笑。但是此时我哪有心思回复他们?躲小胖墩子都来不及!

    好不容易挤到了人群的前面,抬头一看,正巧看到两人多高、威武、霸气的龙头端端正正的直面着我,二十多米长的龙身一字排开,给人的气势整个一排山倒海,吓得我差点儿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定了定神,我便朝龙灯仔细看去,只见高高的龙冠,被各种彩纸装饰得十分的华丽。由于龙眼此时还未开光,所以是用两块红布暂时遮盖着的。长长的笼嘴微微张开露出嘴中那颗闪闪龙珠。龙嘴下面,长长的龙须低垂着,一股强烈的气场显露无疑。

    长长的龙前,放着一个一米多高的铜鼎,铜鼎里左右各插着一根一米左右的巨型蜡烛,两根巨型蜡烛之间,插着三沓香,据说是一会儿开眼时使用!龙头下面则是被一根和成年人胳臂差不多粗的灯靶子托举着。

    能舞动龙头的人,往往都是我们村力气最大,且为真龙钦点的人才能够玩得动。要不然不是力气不够,就是玩着玩着整个人就会突然晕倒!这是我小时候亲眼见到过的,据爷爷说舞龙特别是举龙头,顶狮头以及牵着狮头胡须的马脚,都必须得到钦点!

    这些钦点并不是来自某个人,或者某位神。而是龙、狮以及马脚它们自己的钦点!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见到过舞龙以及马脚的钦点。但是我见到过舞狮的钦定!而那位被钦点的人正是我的舅舅!住在不远处的王家寨!

    记得那时候,我大概四岁左右的样子。当时我舅舅家正在为小孩子办满月酒,我妈带着我去舅舅家随礼。当时正赶上正月十二,农村过年的时候,在外面打工的人陆陆续续回到老家过年,所以当时舅舅家来了很多客人。

    我们这里的风俗就是但凡遇到什么喜事,都是请客吃三餐。晚上那一餐叫坐夜,早上那一餐叫过到,中午那一餐是正餐,也是最后一餐叫正席。

    当时好多住得比较近的都是当天下午便赶来,准备晚上一起坐夜热闹热闹。当时我记得自己坐在老妈旁边正胡吃海喝的时候,突然房间里传来了一阵阵吵闹声。顿时各个桌子上的好多老人,都起身表情严肃的走到舅舅的房间。

    当时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顾吃着桌子上那些好吃的东西。当时老妈也丢下我,急匆匆的跑进了房间。

    过了好一会儿,房间里才突然跑出来几个人,一脸慌张的没有回席,而是直接朝外面跑去。但是我正抱着一个鸡腿吃得正爽,谁还有空去理会他们那些大人的事儿!

    十几分钟后,那几个先前跑出去的人又跑了回来,同时他们身边还多了几位头发花白的老者!

    他们一进房间,便将其他人统统请了出来!我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在出来的人群中寻找着老妈。可是过了好久,我都没有见到老妈出来!当时我心中一急,急忙爬下桌子,跑到已经关闭了的房间门处,用力的锤着门,喊叫着老妈。

    正当我喊得正起劲儿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打开门的一刹那,只见大冬天的,舅舅正站在客厅中央,**着上身,闭着眼睛,双手举向空中,仿佛手里托举着什么东西似的。身子一抖一抖,嘴里不时发出“咘咘咘”的声音!仿佛他此时正在舞着狮子般!

    当时一下就把我看愣了!就在这时,老妈一把将我拉了进来,然后迅速的关上门。小声的对我说道:“看归看!不要吵闹知道吗?小心那些厉鬼将你的魂儿给勾走了!”。

    听老妈这么一说,我赶紧闭嘴。紧张的看着眼前仿佛正在舞狮的舅舅!

    在沙发上坐稳后,房间里一位老者突然对身边的人说道:“看来狮子是钦点了他作为接班人!要不要我们在验一验?省得到时候去庙里舞龙、舞狮的时候,它要是僵不下来,到时候我们村子就丢人丢大了!”。

    另一位蹲坐在房间太师椅上,闭目养神,左手轻抚着下巴,冷静的说了句:“那就验验吧!”。

    那位老者此话一出,老妈和其他抱孩子的人,熟练的伸出双手,紧紧的捂住我们这些小孩儿的耳朵。捂定后,另一位老者手里拿着一大串鞭炮,平铺在地上,将舅舅四周围了一个圈。

    然后拿掉嘴里的香烟,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手里还未吸完的香烟,便伸手拿着香烟朝那鞭炮上点去!屋子里顿时一阵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

    虽然老妈用力的捂着我的耳朵,可是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还是犹如一把利剑般,狠狠的刺激着我的耳膜。我难受的四下张望着,想去转移注意力。

    顿时惊讶的发现屋子里除了被炸得乱飞的鞭炮,以及浓浓的鞭炮烟之外,还看见了站在鞭炮中间的舅舅!

    只见他的身子随着鞭炮的爆炸声,剧烈的上下跳动着,双手紧紧的做着顶狮头的动作,用于太过用力,手上的一道道青筋清晰可见,嘴里“咘咘”声也叫得十分的响亮,仿佛是想盖过房间里的鞭炮声似的。而他此时仿佛梦游般,依然紧紧的闭着眼睛,一点儿都不像是装出来的!

    看到这一幕后,我赶紧“哇”的一声,回过头来对着老妈,不敢再朝舅舅看上一眼!

    没一会儿鞭炮便燃放完毕,而身后的舅舅嘴里依然发出着“咘咘”的声响!屋子里几位老人赶紧上前,纷纷将他抱住,然后朝他大骂道:“你个狗日的赶紧醒醒!你个狗东西赶紧跟老子醒过来……”。

    骂了一阵后,舅舅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老人们熟练的将他扶住,随即他身子一软倒在了老人们的怀里,整个人立刻失去了意识!

    看到这一幕后,我突然想起了举龙头,顶狮头以及牵狮头的马脚!每年过年玩灯时,都会见到他们出现这种情况,我们这里俗称:僵下来了!

    每次见到举龙头、顶狮头以及牵狮子的马脚僵下来的时候,村里站在玩灯队伍里最前面的几位老者,便会迅速走上前,将他们拉过来,然后重新安排年轻人上场接替。那些僵下来的人,被村里的老者们拉过来之后,便会将他死死抱住,然后对着他的耳朵,使命的骂他,骂得越狠,醒得越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