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赶尸勿近
    “爷爷!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我蹲在田埂后面,实在有些忍不住的问道。“你不想活了!进去遇到‘年’怎么办?就算没有遇到‘年’,万一遇到了几个僵尸怎么办?那可是赶尸客栈!说不定那里面就有几个僵尸,此时此刻正在里面休息!我只是想带你来见识一下世面,你小子可不要得寸进尺啊!走,回去!”此时爷爷突然生气道。

    见到爷爷突然一下这么生气,我心里也十分难受,暗自骂着自己说话不经过大脑。上次单单一个僵尸就把我们整得够呛,万一在赶尸客栈内遇到几个、几十个僵尸,那我们今晚就别想回去!

    跟着爷爷慢慢朝来时的路走着,可是走了没几分钟,我突然好像隐隐约约听见了一阵阵的铜铃声!大年三十的晚上,大伙儿放放鞭炮就行了,怎么现在铜铃都用上了呢?难道还闲不够热闹吗?

    我疑惑的看着四周,想看看到底是哪个村子这么有个性,都玩起了新花样!

    可是刚一抬头,就见到爷爷此时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同时步伐也越来越慢!

    看到爷爷这幅模样,我立刻知道前面肯定有情况,八成就跟这朝我们靠近的铃声有关!我暗自咽了咽口水,朝着那铜铃声的地方看过去。可是由于现在虽然开了眼,但完全看不见前面有些什么,那铜铃声仿佛离我们很远,但是听起来又感觉离我们很近似的!

    “看到前面那条水渠了没有?”爷爷突然指着前面小声的问道。我立刻朝前面看去,顿时见到离我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道水渠!我激动得连忙‘嗯’了一声。

    “看样子我们跑是来不及了,那我们就干脆到水渠里面去躲一躲!希望里面不要有水!”爷爷说着便拉着我的手,快速朝前面的水渠跑去。

    幸好南方的冬天降水、降雪比较少,所以此时半米来深的水渠里面,干巴巴的干燥得很。我和爷爷立刻钻进水渠躺下身来,然后静静的听着那由远及近的铜铃声。

    “爷爷!大半夜的怎么会有铜铃声呢?谁这么无聊晚上睡不着,拿着铜铃跑出来到处晃悠?”我小声的问道和我头对头躺在水渠里的爷爷。爷爷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你听说过赶尸吗?看样子今天让我们给遇上了!”。

    “赶尸?您说的是那湘西赶尸吗?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赶尸?!”

    “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相信吗?好吧!一会儿你看清楚了!记住千万不要乱动,赶尸最怕被生人打扰!要是打扰到赶尸匠所赶的死尸,说不定它们就会立刻群体诈尸,逮着人就咬!它们可不是电影里那么好对付的!记住了好了不要说话!它们朝这儿来了!”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赶紧住嘴,静静的听着铜铃声传来的那个方向。

    “阴人借路阳人回避要避不避阁下自理阴人借路阳人回避……”顿时远方传来了一阵阵,时有时无的叫唤声!

    午夜的荒野,月光在快速飘动的云朵中突明突暗,两个人静静的躺在午夜荒野的水渠里,听着远处传来的阵阵铜铃声和阴人借路……阳人回避……的叫唤声。心脏不好的人,恐怕在现场呆不过三秒钟就会被吓死!

    随着阵阵“阴人借路阳人回避要避不避阁下自理……”叫唤声的临近,我紧张得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飞速的跳动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两只耳朵竖得老高的朝着铜铃声和叫唤声传来的方向听去。

    没过几分钟,那铜铃声以及叫唤声,已然走到了我们身边,此时的铜铃声与叫唤声之中,仿佛还夹杂着阵阵剧烈跳动的脚步声!

    “卧槽!难道真的遇上了传说中的赶尸?那跳动着的一定就是僵尸吧!”我激动得双眼努力的看向离我不到一米的田埂上。

    顿时见到一位五十岁左右穿着道袍,下巴留着长长白胡须的道长。只见他右手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铜铃,一边走一边摇晃着手里的小铜铃。而他身后则是一具具穿着白色衣服、戴着一个大斗笠、斗笠下面的脑门上分别贴着一张黄纸符的死尸,跟着道士手中的铜铃有节奏的一跳一跳!

    它们的双脚都被系上了一根绳子,以前在电影里听到里面的人说过,这个叫锁尸绳!人死之后害怕其诈尸,于是通常会在尸体的双腿上绑上这么一根锁尸绳,捆住它的双脚,防止诈尸之后到处伤人。

    古时候的老宅门前也都有一道门槛,为的就是万一诈尸了,被绑着锁尸绳的尸体,无法跳进来!可是现在人们新修房屋时,往往为了美观而不再修建门槛!现在看来他们是多么的无知!

    僵尸后面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样子的道长,一脸稚气的双手捧着一碗水。不紧不慢的跟在队伍最后面,仿佛是害怕碗里的水洒出来般。

    看着赶尸队伍慢慢从我们身旁经过,我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终于走了!吓死我了!

    听着铃声渐渐朝我们远去,过了好一会儿,爷爷始终静静的躺在水渠里,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既然爷爷此时此刻都没有起身,我也更不能起身了!

    躺在干燥的水渠里,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原本午夜阵阵惊悚的铜铃声突然停止!随后从赶尸客栈方向,隐隐约约传来了阵阵打斗之声!

    “难道是赶尸先生跟‘年’相遇后打起来了?”我疑惑的朝赶尸客栈方向看过去,但是奈何这水渠太深,实在看不到二十米开外的赶尸客栈。

    此时爷爷也听见了那边的打斗声,悄悄的对我说道:“你的鬼符带了没?一会儿赶尸道长抵挡不住那‘年’的攻击,我们可得出手相助!要不然让那些死尸给诈尸了,到时候我们就难办了!”。“嗯!嗯!鬼符我随时都带在身上!如果有什么情况,爷爷尽管说!”我咽了咽口水悄声的回答道。

    “这就好!看我的眼色行事!”爷爷说完便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然后悄悄的从水渠里爬起身来,弯着腰静静的朝赶尸客栈那看去!

    看到爷爷这紧张的表情,我也急忙悄悄从水渠里爬起身来,弯着腰躲到爷爷身边,静静的朝赶尸客栈那看去!

    只见午夜的荒郊野外,一栋破旧古朴风格的赶尸客栈静静的伫立中央!月光在飞速飘动的云朵中,时隐时现!十来个死尸呆呆的站立在赶尸客栈门口,依次排开。而那两个年长与年幼的道长,此时正和‘年’动起了手!赶尸客栈依次排开的死尸,成为了这场角逐中最好的看客!

    那‘年’虽然长得惊悚,但是行动起来异常迅速。只见它不断的围着那两个年长与年幼的道长转着圈,时不时的朝他们攻击一下。仿佛是一只经验丰富的老猫,此时正围着它的猎物慢慢捉弄着,待捉弄够了后,便给出致命一击。

    那年长的道长,尚能勉强抵挡得住‘年’的攻击,但是年幼的道长却完全抵挡不住!每次都被‘年’给打倒在地,要不是‘年’现在只想捉弄一下他们,他们可能早死了!

    我们看到这幅场景后,心中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大家都是修道之人,看到自己的同行被‘年’这样戏弄,我们心里也十分的着急。

    最后爷爷实在看不过去了,咬着牙说道:“拿出背包里的鞭炮和打火机!一会儿听我的号令,跑到了‘年’旁边不用跟它动手,直接点燃鞭炮朝它扔去就行。扔完后我们赶紧跑开,不要跟‘年’硬拼!记住千万不要跑到死尸那一侧,防止死尸因为嘈杂的鞭炮声和我们阳人身上的阳气而诈尸!”。

    听到爷爷的吩咐后,我赶紧取下背包,从背包里拿出了两挂鞭炮和两个打火机,然后将其中一挂鞭炮和打火机交到了爷爷手里。

    刚刚做完这一切,就见到此时‘年’仿佛已经跟他们玩够了般,一掌将那年长的道长打翻在地,顺势一个回旋踢将那年幼的道长打倒在地!

    ‘年’皮笑肉不笑的慢慢朝他们走去,手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件闪闪发光的方天画戟!

    “难道它手里的那把方天画戟就是传说中的法器!”我呆呆的看着远处‘年’手中的那件法器,一时半会儿都忘了那两个躺在地上,即将等死的两位道长!

    “还愣着干什么!准备行动!”说着爷爷用胳臂肘怼了我一下,见我回过神来,便飞速的朝赶尸客栈那个方向跑去!

    冬天的寒风吹得耳朵和脸上阵阵刺痛,但是此时我已经无暇顾及这些,看着离我们越来越近的‘年’还有赶尸客栈门口,那十几具依次排开的死尸,我的心也渐渐提到了心坎上。

    当跑到离他们还是十米左右的距离时,我突然看到前方手握方天画戟的‘年’,此时正满脸怒容,手中的方天画戟高高举起,急忙朝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年长道长身上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