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马面现身
    “这家伙可真是贪得无厌啊!这次竟然准备对这土地庙下手!”看着朝里面不断张望的小偷,我打心底里鄙视着他。

    “土地公公在上,小的张修平今日路过宝地,由于外面实在太冷,小的今晚回去实在太过困难,故欲在此休息片刻,待到明日便即离开。打扰!打扰!”此时窗外的小偷说完,便欲翻窗进来!

    这家伙!怪不得围着土地庙转了一圈又一圈,原来是看到了土地庙的大门被锁上了,所以想找地方进来!我还以为他只是大晚上的闲得没事做,所以才围着土地庙转圈,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贼眉鼠眼的家伙!看我今天不好好吓吓他!

    打定主意后,我便悄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悄悄走到他准备翻越的那扇窗户边上。当他正得意的一只脚踏进窗子时,我突然猛地一下跳到那扇窗子边上,学着孤魂野鬼的样子,低着脑袋,双手低垂,静静的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他,脑门上的《隐火符》此时也十分配合的迎着晚风飘动着!

    那小偷此时正准备踏进第二只脚的时候,突然大半夜的见到一个脑门上贴着符咒,呆呆站在他面前的我!

    瞬间将那小偷吓得“啊!”的一声惨叫起来,随后窗外便传来“啪”的一声闷响,就像一坨鲜肉摔到地上。

    “鬼呀!鬼呀!”那小偷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拼命的往前飞奔,从他那一瘸一拐的奔跑姿势上来看,便可以想象到刚刚他那一下着实摔得不轻!

    小偷那一惊一乍的,顿时将睡梦中的爸妈给吵醒。老妈揉着眼睛问道:“这是哪啊?怎么这么黑呀!”。几秒钟后老爸也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说道:“这是土土地庙!”。

    经老爸这么一提醒老妈才反应过来,随后我悄悄取下脑门上的《隐火符》,然后连忙走到爸妈身边,跟他们简单的说了一遍,刚刚那小偷的事儿,听完后爸妈立刻捂着嘴大笑了起来。

    可是刚刚笑了没两下,突然土地庙外响起了“乒乒乓乓”开锁的声音!

    听到那突如其来的开锁声,顿时吓得我们赶紧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大门处,希望不是刚刚那个被我吓跑的小偷回来报复!

    土地庙的大木门随即被推开了,只见一位道风仙骨的老者,手里提着一盏阴灯,大踏步的走了进来,然后迅速的关上大木门插上插销。这位走进来的老者不是爷爷是谁!

    由于爸妈没有开天眼,所以在漆黑的环境下,看不清进来的是谁,更看不到爷爷手里的阴灯。现在突然听见有人进来了,一个个吓得连连往墙角里钻。

    我急忙笑着跟他们说是爷爷进来后,便直接朝爷爷走了过去。

    “爷爷!您可回来了!”我高兴的对爷爷说道。“嗯!那红衣女鬼好生厉害,见找不到你,竟然大半夜的直接将地府里的阴兵找来助阵!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它的刁蛮任性,你以后可不能跟它在一起,要不然”。

    “爷爷!都到什么时候了!您就赶紧说正事吧!我都快急死了!”见到爷爷越说越离谱,我急忙岔开话题。

    “哦,好吧!我们还是节约时间干正事!我把它引到了张家集上的鬼市里,它现在应该还在那鬼市上到处找我,一时半会儿应该回不来,所以一会儿你们就安心的听我的指挥!”爷爷小声的对我们说道。

    “嗯!嗯!我们一定好好配合,只要能救我家号号,我就是做牛做马也愿意!”老爸快速的坐到爷爷身边说道。

    “去!去!去!你做牛做马?那我是你爹,按你的逻辑那我不是牛,就是马咯?”爷爷一听之下急忙反问道。

    爷爷这么一问,瞬间将老爸问得无言以对,场面顿时陷入到一片尴尬之中。

    为了缓和这种局面,更为了让爷爷早点儿把马面请上来,好让我早点儿解脱出来。于是我急忙对爷爷说道:“爷爷!您倒是快点儿啊!都快急死我了!一会儿那红衣女鬼回来了,我们就没有机会请马面上来了!”。

    爷爷转头看了眼窗外,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之后,便一脸严肃的回头对我们说道:“一会儿我通灵的时候,你们千万不要让什么人或者鬼进来弄灭了我手里的阴灯!通灵的时候不管看到了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一定要镇定。一切行动听我的指挥!”。

    “阴灯?什么阴灯?这土地庙里黑灯瞎火的,哪有什么灯啊?”爷爷说完后,老妈赶紧问道。“对!对!我也没看到灯啊?”此时老爸也不甘寂寞的问道。

    “唉!都说了你们两个没有慧根!这阴间里的东西,你们怎么会看得到呢?唉!说多了总是怪我打击你们!好了!你们别说话了!我马上就要通灵跟那马面相见,一会儿记住一切行动听指挥,我没有指挥你们,你们就听号号的指挥,他可以看见你们所看不见的东西!”说着爷爷便在土地庙偏房的墙角坐下,然后让我将阴灯放到偏房门旁边。

    弄完这些后,爷爷便吩咐我们统统站到偏方门外,守护着偏房门门口处的阴灯,没有他的许可不要走进来。

    爷爷吩咐完后,便坐在偏房墙角处,闭着眼睛默默的念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或者说他念的本身就不是用来给人听的!

    我跟爸妈说了一下此时阴灯的具体位置,然后让他们坐在阴灯半径一米处的地方。我则徘徊于土地庙中各个窗户前,随时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土地庙外面依然是那么的宁静,而我却和家人在这美好的夜晚,却躲进了这所仿佛孤岛般的土地庙里!想到这些,心中顿时一股股惆怅感涌入心头。

    当走到爷爷所在的那间偏房,准备透过窗子,观察偏房外的动静时。爷爷念咒的声音突然停止!

    顿时惊得我一身冷汗!我以为发生了什么状况,急忙朝爷爷那看去。突然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此时的土地庙大门处,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那慢慢的蠕动着!

    看到那蜷缩成一团,慢慢朝这儿蠕动过来的东西!

    我立刻从口袋里掏出《镇尸令》和《引魂令》,然后朝它慢慢走去。可是刚刚走到偏房的门口,突然听见偏房里的爷爷说了句:“来了!”。

    之前我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土地庙大门旁边蠕动的东西身上,此时冷不丁的听见爷爷突然来上这么一句,我还以为是自己耳朵听错了,急忙回头朝爷爷看了看。

    可就在这时,爷爷当着我的面又说了一句:“来了!”。

    这下不由得我去怀疑什么,于是急忙转过身去,接着朝那门口蠕动的东西处看去。可是这一次看到的不仅是那蠕动的东西,还有那东西旁边的土地公公!

    此时鬓须雪白的土地公公,好似很敬畏那趴在地上慢慢蠕动的怪东西。只见那土地公公一直默默的走在它后面,并且小心翼翼的朝我使着眼色,示意我不要乱说话!

    看到土地公公在它旁边,我也便渐渐的放松了下来。看着趴在地上慢慢朝我这儿蠕动过来的那个东西,一时半会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当它蠕动到离我还有三、四米的距离时,我才看清它的真面目——一匹蜷缩着身子趴在地上的小马!

    “这就奇怪了,大晚上的怎么会有这么一匹游魂野马,跑到这儿来了呢?难道不怕被这附近的游魂野鬼逮到,拉回家当坐骑吗?今天这游魂野马犯傻也就罢了,怎么土地公公也跟着它犯傻呢?跟着就跟着呗,并且还对那游魂野马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我大为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当那趴下来只有我膝盖高的小马,慢慢飘到离我大概还有两米左右的距离时,土地公公跟在它后面,焦急的朝我使着眼色,让我赶紧让开!

    既然此时土地公公都吩咐了,我哪有不让开的道理。于是急忙让到偏房门内,看着那趴在地上,满脸不可一世的游魂野马,慢慢飘到爷爷面前。

    “在下楚人吴爱国,见过大人!”

    “你找我?”

    “是的,大人!小的有要事跟大人汇到!”

    听爷爷跟它这么的一问一答,我顿时想起了阴间的一位大人物来——马面!

    “难道眼前这位趴在地上还没有我膝盖高的小马,就是我们阳人谈之色变的马面!我难道真的看见了马面?”我激动的看着它的一举一动,心中无限感叹着。

    当它飘进爷爷所在的偏房里时,便停了下来,然后开始慢慢站立起来。马面一边站立着,身体也随之开始急剧的变化!它的马身和四肢渐渐演化成了人形!身上一套黄金铠甲若隐若现。

    当它完全站立起来时,身高足足有三米多高,一身铠甲紧紧的贴在它的身上都无法掩盖住它那浑身肌肉的身躯,一颗马脑袋不住的朝四周看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