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午夜土地庙
    磕完三个头后,我紧张的抬起脑袋,朝供桌后面的土地公公画像看去,顿时见到眼前一位鬓须雪白、佝偻着腰板,手里拄着一副拐杖的老者,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您就是……”还没等我说完,眼前这位跟画像里的土地公公,长得很像的老者,朝着正堂旁边的偏房指了指,示意我进去说。

    这时我才意识到爸妈现在还在对面那间偏房里吵着架,万一被他们听见了多不好!于是我跟在那老者的身后,来到了堂屋另一头的那间偏房。

    “你叫吴号,今年十四岁,马面唯一的闺女现在到处在找你,想接你去阴间成亲。你跟家人躲到这儿来,你爷爷现在在鬼市买阴灯。一会儿准备通过阴灯,照亮阴间的黄泉路,从而召唤马面前来与它商议这门阴亲之事对吧?”眼前这位老者语气平缓的说道。

    “是啊!您怎么都知道呢?您是我们这儿的土地公公吧?”听它这么一说,我顿时敢肯定,他就是我们这儿的土地公公!

    “正是!”

    “您……您能不能救救我!我还不想这么年轻就去阴间结什么阴亲!”

    “这都是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乃这一片的土地公公,职责是管理这一方土地。而不是管理这一方的人!恕我不能干预此事,一切都得看你自己的命了!你们今晚就在这儿躲着吧,这些天马面的宝贝闺女并没有来过这儿,想必今晚也不会过来。好了!我能说的就是这么多了,你们的事儿我不便插手!”

    说完,眼前突然灰烟一闪,土地公公顿时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此时,我也没有时间去感慨土地公公来无影去无踪的本领。快速的离开这间偏房,回到父母所在的那间偏房。免得到时候他们吵得起兴,一时忘了现在身在何处,不小心增大了嗓门,到时候被那红衣女鬼听见了,我可就彻底完了!

    回到父母所在的那间偏房,此时他们的争吵还没有结束,但是幸好声音比较小,不走近听几乎都听不到。想想也真难为了他们,吵架都吵到这份儿上了,竟然还能这么镇定的控制住自己的嗓门,真是太难得了!

    虽然土地庙比家里安全,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张《隐火符》贴到了自己的脑门上,然后悄悄的走到偏房里的窗户前,静静的看着外面的动静。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四十三了,所以村子里大部分房屋里的灯都已经熄灭,只有两、三户人家屋子里的灯还亮着。村子里一片宁静,宁静得都无法让人相信此时此刻,有一位红衣女鬼正在寻找着我!

    过了片刻,村子里最后几盏亮着的灯也熄灭了,顿时眼前的村子里灰蒙蒙的一片,没有半点儿亮光,到处都是灰蒙蒙的阴间世界。晚上的雾气也随之笼罩着整个村庄,村子里的房屋在这雾气中,显得若隐若现,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祥和。直到看见了一团红色的影子快速的穿过一间间房屋!

    它还是出现了!我紧张的盯着外面,看着那团红影穿过一间间房屋,直到村后才消失不见!可是没过一会儿,它又从村后飘过来,从一间间房屋中穿过!这明显是在找我!

    就这样它挨家挨户的找了几遍后,可能是没有找到我的缘故,只见它呆呆的站在村口,左顾右盼。没一会儿它又飘向了隔壁的刘家湾!

    此时见到它走远后,我心里那个喜啊!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同时也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爷爷快趁着这女鬼不在的时候赶快回来!有了爷爷在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我惦着脚努力的朝四周看去。果然就见到前方村子雾气里,依稀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向这儿跑着!

    从那人的体型和动作来看,不是爷爷还会是谁!

    于是我高兴的对着还在互相诋毁的父母小声的说道:“好了!爷爷快回来了!”。他们一听爷爷快回来了,赶忙闭嘴纷纷朝窗外探出脑袋。

    由于害怕他们被那红衣女鬼或者其他什么鬼给看见了,所以我赶忙从包里取出两张《隐火符》,分别贴到他们的脑门上。见到他们体内的三昧真火瞬间被遮挡住,我才放心的让他们探出脑袋,高兴的看着朝我们这儿跑来的爷爷。

    可是当爷爷刚刚跑出村口,那红衣女鬼不知道从哪,突然一下子冒了出来,悄悄的跟在爷爷的身后!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突然一震!这红衣女鬼太狡猾了吧?都学会了咱们人间阳人,常用的跟踪技巧了?

    我紧张的盯着爷爷和他身后的红衣女鬼,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爷爷,能回头看看身后,现在只要爷爷一回头,准能看见身后的那红衣女鬼。

    可是然我感到焦急的是爷爷此时,仿佛并没有意识到红衣女鬼在跟踪他,更没有要回头看一看的意思!

    我心里那个急啊,真想跑出去提醒爷爷,然后跟着他一起跑!此时旁边没有开天眼的爸妈,只知道高兴的看着爷爷,却看不见后面悄悄跟着他的红衣女鬼!

    当爷爷跑上田埂小道的时候,我的心彻底凉了。一会儿那红衣女鬼跟进来,就别说是什么通灵了,来都来不及!到时候我一定会被它给直接带走!毕竟它可是马面的独生闺女,爷爷怎么敢跟它动手呢?

    正当我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旁边的老爸悄声说道:“咦!咱们家爷爷这是要去哪啊?他现在所走的方向,不像是要来我们这儿啊!怎么感觉咱家爷爷,是要去隔壁刘家院呢?我赶紧提醒他一声!免得到时候走错了,大晚上的走错路又得半天绕回来!”。

    听到老爸这么一说,我赶紧将老爸给拉了过来。

    “别叫!红衣女鬼在他后面跟着咧!”我焦急的对老爸说道。

    老爸一听立刻闭嘴,跟着我悄悄走到窗子前,静静的看着离我们越来越远的爷爷,还有他身后的红衣女鬼!

    “我怎么没有看到爷爷身边的红衣女鬼呢?”

    “就你那修行还想看到咱们家爷爷身边的红衣女鬼?你以为咱们家爷爷没说过你小时候,那几乎等于零的慧根!”

    “我……”

    他们正儿八经的没说上两句话,便又吵起来了!

    “真希望爷爷能成功的甩掉它,要不然我就真要去阴间跟它成亲了!”我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周原本还叫得欢快的鸟声与虫鸣,此刻此刻也已经停了下来,四周一片安详!而我们所在的土地庙,仿佛在这万籁俱寂的漆黑世界里,变成了一座孤岛!

    此时的爸妈也早已经睡去,而我却怎么都睡不着!虽然我不能跑到爷爷身边,帮他什么忙,但是在这土地庙,默默的等着他回来还是可以的。

    徘徊于土地庙里的各个窗口,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静,生怕一个不注意被那红衣女鬼给找了进来。

    当手表上的时针,指向午夜两点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前方卢家村方向,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正在朝这儿移动过来!

    由于距离实在太远,虽然我现在开了天眼,但是站在窗户前踮着脚望过去,还是十分的模糊!

    看着那渐渐朝我们这儿移动过来的东西,我的心跳又开始剧烈的加速着!不知道朝我这儿走过来的是人是鬼!

    正当我看得聚精会神时,土地公公突然走到我的耳畔说道:“别看了!那不是你要找的人!那是个小偷,每天这个时候都会从我这儿经过!唉,你们人间的治安真不是一般的差哟,搞不好哪天也会偷到我这儿家徒四壁的土地庙里来!”。

    大晚上的土地公公突然这么一嗓子,吓得我差点儿大叫了起来!当发现是它时,我又不好说些什么,毕竟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何况是受到我们供奉的土地公公呢!

    “土地公公!既然您知道他是小偷,为什么不抓住他呢?”

    “抓住他?我抓住了他,天庭里的人就会来抓住我!正所谓:人有人界,鬼有鬼界。这犯界的事儿,是最容易引起天地两界冲突的,我可不想做出头鸟!”

    说着土地公公便悠然的化作一道青烟,飘进了供桌前的画像里!

    “这土地公公,看着十分的慈祥,但为人怎么这么不厚道呢?弘扬天地之正气是每个修道之人最基本的权利与义务,怎么还怕这怕那!”此时我打内心深处鄙视着这位土地公公!

    没一会儿,那个全身上下穿着黑衣的小偷,便来到了土地庙附近。只见他小心翼翼的朝着土地庙转了几圈,看他紧张的表情,好似此时在忌惮着什么。

    我正疑惑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土地庙正堂旁的窗户边上。为了不被他看见,我迅速朝后退了几步。看着他背着一个大布袋,贼眉鼠眼的朝着里面张望着,好像在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