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土地公公
    “爷爷说得对!爷爷说得对!爷爷!那我们怎么跟马面取得联系呢?我们总不能买通一个小鬼,让它带我们去阴间地府里找马面吧?”想到阴间地府,我内心深处的好奇心又被强烈的勾引了出来。

    “别人都说见识与头发的长短没有直接关系,我看还真是!看你头发这么短,怎么见识也这么短呢?别人小鬼这么好被你收买?阴间地府它们自己都进不去,还能带着你进去?小屁孩尽说些胡话!你听说过通灵吗?”爷爷说着说着突然反问道。

    “通灵?什么通灵?爷爷快快讲来听听呀!”听到“通灵”两个字后,我赶紧站起来,激动的对爷爷说道。

    “好了!好了!快坐下吧,就知道你小子会这么激动!通灵就是通过一定的媒介,呼唤阴间你想要找的人过来,然后通过那道特殊的媒介进行交流,这就是通灵!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那要怎么做呢?听着好高大上呀!”

    “你们应该都听说过诸葛亮当年,军中帐续命一事吧?当年诸葛亮军中帐续命时,在军帐内、外派自己的亲信部队重兵把守,帐内放一续命灯,然后盘踞打坐为自己续命!”

    “这个我们都知道啊?这跟通灵有什么关系呢?”

    “你以为诸葛亮真能这么的神通广大,为自己续命?其实他是在通灵罢了!通过那盏续命灯当做媒介,跟地府里的生死判官取得联系,进行交流,希望地府里的生死判官再给他些时日,好让他完成统一天下的夙愿。最后被鲁莽的魏征冒然闯入,致使通灵的环境被打破,不就诸葛亮也是抱憾而死!”

    “原来是这样!那么爷爷要不我们今晚就通灵,找马面好好谈谈,让红衣女鬼放过号号,他还这么小。反正家里蜡烛多得是,到时候我在把家里的门全都锁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行!不行!你以为诸葛亮的续命灯只是普通的灯吗?那可是地府里的阴灯!而且就我们家来看,条件还不具备!毕竟那红衣女鬼每天晚上来我们看号号,生怕他跑了。要是让它撞见,我们跟马面通灵,请求马面出来化解此事,那红衣女鬼肯定要中途作梗,到时候我们非但救不了号号,我也会像当年诸葛孔明那样,抱憾而死!”

    爷爷此话一出,顿时屋里一片安静,久久都没有人再说上一句话!

    “要不这样!你们天黑之前到村头的土地庙去躲着,进去后没有我的指示,千万不要出来。我想那红衣女鬼到时候再怎么找,都不会想到,我们会躲到土地公公家里去吧!我则悄悄去鬼市买盏阴灯过来,然后想办法避开那红衣女鬼,到时候来土地庙跟你们会合!”过了半晌,爷爷才给出了最后方案。

    不过听到爷爷这一方案后,我们都很反对,因为这样行动,爷爷会很危险!那红衣女鬼是谁呀?马面的女儿!这么大的势力,爷爷去鬼市买完阴灯后怎么脱身呢?

    可是爷爷既然已经决定了,任由我们怎么跟他说,他都始终不吭声,最后索性回到自己房间躺了下来!

    下午家里早早吃过晚饭,太阳还没完全落山的时候,我和爸妈便已经来到了土地庙。一到土地庙,我赶紧给自己开了天眼,然后将装有《镇尸令》、《引魂令》和《隐火符》的小包,塞到了土地庙的供桌下面,等待着天黑的到来。

    在农村几乎每个村子,都会有一座土地庙,用来供奉当地的土地公公,希望土地公公能保佑当地风调雨顺,年年都有一个好收成。每个村子的土地庙,外形都是差不多的仿古建筑,土地庙的大小也不尽相同,有的十几平米,有的几十平米,而有的却只有几平米!

    由于爷爷的道行得到了这十里八村的认可,所以我们这儿的人,对鬼神都比较的敬畏,因此各村都将土地庙做得相当的大。用村里老人的话说:再苦也不能苦了神仙!

    我们村的土地庙是一座占地五十多平米的仿古建筑。上面金色琉璃瓦,四周雕梁画栋。墙面洁白如新,每年清明之前都会被彻底粉刷一次。

    两扇复古木门端立中央,木门上装以铜环铁锁。里面正堂供奉着本村土地公公的画像,两侧偏房则堆放着一些村民们的农用工具。

    由于爷爷在这十里八乡的威望,所以我们这附近的土地庙大门上的钥匙,爷爷几乎全都有!所以我和爸妈很容易,就来到了我们村前的土地庙。我和爸妈进入土地庙之后,爷爷立刻趁着周围四下没有人的时候,将门上的大铁锁给锁上了,免得村里顽皮的孩子,晚上没事儿来这儿捉迷藏!

    晚上还没到七点,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和爸妈静静的待在土地庙里,仔细聆听着外面的动静。

    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没有过耐下性子,呆呆的坐在一个地方,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声音。现在突然一下子安静的坐在土地庙的角落里,听到外面各种鸟叫与虫鸣,时有时无的风声,各种声音交相辉映着,共同演奏着一曲天籁之音。

    正当我听得入神的时候,老妈突然开口道:“号号!你跟你爷爷见了那么多次鬼,鬼到底长啥样?吓人不?”。老爸也掺和进来:“是啊!是啊!吓人不?我们这土地庙里现在有没有鬼呀?!”。

    老爸刚说完,随即便传来一阵阵惨叫声和老妈责备的声音:“大晚上的!你就不会好好说句人话啊?问问鬼打发一下时间也就算了!你竟然问……问……”。说到这儿顿时又传来了一阵老爸的惨叫声!

    想到那女鬼此刻一定在到处找我,于是我赶忙悄声的制止他们道:“好了!好了!小点儿声!小心把那红衣女鬼给引来了!”。说完我赶紧朝土地庙四周望去,此时的土地庙里,除了灰蒙蒙的一片外什么都没有!

    “上次你们不是在梦中见过那红衣女鬼吗?红衣女鬼就长那个样!”想到上次在鬼市见到的那满脸刀痕的红衣女鬼我就一阵反胃。

    “你说世界上所有的鬼都长那样?”老妈激动的问道。“哎,稍微比她要漂亮一点儿!”此时发觉老妈口气有点儿不对,肯定是红衣女鬼上次出现在她梦中的时候把她吓着了,于是我赶忙接着补充道。

    “鬼都长得那么漂亮啊!”正在这时老爸也突然插嘴道。

    “漂亮?它……它漂亮?那也叫漂亮?”听老爸这样一说,我顿时怀疑起他的审美观来!

    “是啊!我也发现她长得很漂亮。她要是能做我们家儿媳妇,我高兴都来不及咧。当然前提是它是人,而不是鬼!”老妈也立刻笑着插嘴道。

    “这都是什么情况?我在鬼市见到的那红衣女鬼明明脸上布满刀疤,要多惊悚就有多惊悚!可是怎么到了他们眼里,就变得都很漂亮了呢?”我顿时疑惑的看着他们,不知道是他们的审美观出现问题,还是我的审美观出现问题,难道现在以脸上布满刀疤为美吗?这可比唐朝时代的审美观还要惊悚!

    “是啊,儿子!难道你认为它不漂亮吗?一百七十多公分的个子,标准的模特身材。瓜子脸上白白净净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丰满的嘴唇。简直比电视里那些整了无数次容的女明星还要漂亮百倍!”老爸突然激动的说道。

    “看你这嘚瑟样儿!好像它看上的是你一样!”老妈立刻在旁边讥讽道。

    “我只是说说,难道……”

    此时耳边又响起了他们的骂战,这一幕几乎每天都在家里上演着,我都懒得去理会他们了,反正一会儿他们又会和好的。

    此时我最关心的就是老爸嘴里那句:瓜子脸上白白净净的!

    “难道那天是我看错了?应该不会吧?看错了第一眼,难道还会看错第二眼?”我蹲在角落不可思议的想着,一时半会儿,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是就在我低着头沉思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一位拄着拐杖、弯腰驼背、鬓须雪白的老者从我面前一闪而过!我以为自己眼花了,急忙揉了一下眼睛,快速朝那位老者走路的方向看过去。可是前面除了土地公公的供桌和画像,哪还有什么其他东西!

    “难道是传说中的土地公公?”我咽了咽口水,跟父母说了一下,自己要去找个地方小便,一会儿就回来。爸妈此时坐在角落里小声的吵得正起劲儿,哪还有心思理会我!只见他们十分默契的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该干嘛干嘛去,嘴里丝毫没有停留的吵着架。

    这一幕我早已经习惯了,于是回头慢慢朝供桌走去,反正现在土地庙里漆黑一片,爸妈也看不到我!我紧张的来到土地公公的供桌前,端端正正的跪下来,给它磕了三个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