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牛头马面
    最后由于害怕得紧,我只有乖乖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楼下的动静。随着时间的推移,楼下一直没有传来爷爷回来时,关闭大铁门发出的“咚!咚!”声,而此时飞我,早已经被阵阵困意袭扰得上下眼皮,不断的互相打着架!

    不知不觉中我迷迷糊糊的闭上了双眼,严冬的晚上躺在被窝里,安安静静的睡着觉,可以说是人世间的一大享受。但是这种享受对于今晚的我来说,只不过显得是那么的遥远与奢望!

    正当我迷迷糊糊的闭着双眼,睡着觉的时候。突然好像午夜的晚上,一阵听起来十分温柔的声音,呼唤着我:相公!

    听到这一声“相公!”,我立刻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急忙睁开双眼,紧张的朝着四周看去。顿时发现漆黑的房间正中央,一个好似穿着红色衣服的人,此时此刻正呆呆的面向着我站立着!

    “这不是昨天晚上鬼市所遇到的那个红衣女鬼是谁?!”我紧张得赶紧闭上眼睛,呆呆的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假装熟睡着!

    可是这时让我感到要命的是身上的被子,此时此刻正在往床下掉着!我这人睡觉就这德行,经常由于晚上被子掉到地上而半夜冻醒。可是这次那被子可千万不要掉到地上啊,我都不知道眼前这红衣女鬼,要在这儿呆多久。万一它要是一整晚不走,那我岂不是惨了!

    没想到今晚在这儿紧要关头,被子竟然又开始往地上掉。大冬天的你说我是起身捡还是不捡呢?不捡吧,我晚上岂不是要冻死!捡吧,床对面还有一个红衣女鬼此时此刻正盯着我!说不定我稍微动一下,它就立刻冲过来要了我的命,然后带着我去阴间跟它结阴亲!

    当时我心里那个烦啊,真想从床上爬起来,跟那红衣女鬼好好理论理论,它找谁不好,怎么偏偏找上我来了呢?我又不高,长得又不帅,还是个穷书生!世界上的好男人难道都死光了吗?

    当我正在心里愤愤不平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上的被子,好似被什么东西从外向内扯动了一下,紧接着被子动了第二下、第三下……没一会儿,之前身上露在被子外面的地方,此时均已被厚实的被子,给盖得严严实实!

    不用想!一定是那红衣女鬼,给我盖的被子!如果它不是一个鬼,而是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女生,我发誓我将来一定将她娶回家!可是现实生活总是很残酷,为什么它会是一个鬼,而不是一个人呢?

    随着全身渐渐变得温暖起来,之前的紧张与害怕感,也跟着渐渐的减轻了许多。但是此时此刻我还是不敢抬头看一下它!我害怕被它知道我已经醒来,然后硬拉着我去某个人烟稀少的乱葬岗拜堂成亲!

    躺在床上正胡思乱想之际,楼下突然传来了几声“咚!咚!”的开门声!听到那沉闷的声响后,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爷爷回来了,我心里也就有底气了!

    于是我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舒舒服服的睡着觉,该翻身就翻身,该扯被子就扯被子。全然没有将房间里的红衣女鬼当回事!

    早上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照到我的脸上。我一脸倦意的在心里默默地鄙视着,那缕照到我脸上的阳光。然后慢悠悠的翻转过身去,接着睡着自己的觉。反正那缕阳光此时此刻照不到我的脸,而自己的后背它想怎么照就怎么照!

    “赶紧起床吃饭了!还睡!以后被你那红衣女鬼老婆给娶走了,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妈突然冲进来笑着说道。听老妈这么一说,我立刻无语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后赶紧下楼,准备去找爷爷问个清楚,那红衣女鬼到底什么来头。

    下楼后见到爷爷和爸妈依然低着头慢慢的吃着饭,但是从他们的眼神上看,他们今天的精神状况明显要比昨天好上很多!看来红衣女鬼那件事应该有些眉目了,而且是好的那种!

    于是我坐到爷爷的旁边,抓起碗筷跟着他们慢慢的吃了起来,同时在心里默默的等待着爷爷开口。吃了没一会儿,爷爷终于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我说道:“昨晚我去村后的冈岗山,那儿的鬼市管理部门问到了一些消息,那红衣女鬼确实不简单。你知道它是谁的女儿吗?她可是马面的女儿!”。

    “马面?什么马面?我只听说过刀削面、热干面、炸酱面、手擀面……但就是没有听说过马面!”我急忙小声的反驳道。

    爷爷一听顿时无语:“马面你都不知道?那么牛头呢?”。“牛头?什么牛头?怎么越说越离谱!一会儿马面的,一会儿又牛头!这马面跟牛头能扯上什么关系吗?马面牛头!牛头马面!爷爷您说的马面,就是牛头马面里的那个马面吗?”我顿时反应过来,急忙追问道。

    “嗯!就是它!阴间的使者!与牛头共同掌管阴间兵权的大人物!用我们现在人的话说就是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爷爷右手撑着脑袋若有所思的说道。

    “它……它真有这么厉害?我从小到大,经常听说黑白无常很厉害,但是很少听说牛头马面呀?它们难道比黑白无常还厉害吗?”此时我多么希望爷爷改口说牛头马面其实一点儿都不厉害,只是我们人间的人比较忌惮死亡,所以但凡阴间的差役我们都十分的忌惮。

    可是接下来老妈的一句话让我彻底心凉:“那是你小子一天到晚只知道跟着隔壁那小胖子到处玩,很少去了解罢了!黑白无常用我们现在人的话说,就相当于在基层跑腿的角色。人过世了,黑白无常便拿着锁魂链前来羁押回地府报道罢了!但是这牛头马面可不简单,它们统领阴间兵权,维持阴间治安,就相当于现在坐在办公室里的那些管理决策者一样。地位与阴间生死判官差不多!”。

    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着爷爷,可是见到此时的爷爷丝毫没有要反驳的意思,依然低着头默默的拿起筷子吃着自己饭里的饭!看样子老妈所讲的都是真的!

    “要不我们去跟马面商量一下,等我家孩子百年之后,他们再拜堂成亲。这样我们就不用愁了呀!”此时老爸突然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边嚼着嘴里的饭,一边慢慢的说道。

    “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百年之后去阴间拜堂成亲?你把我家孩子说成什么了?到时候去阴间做上门女婿吗?”老妈瞪着老爸生气的说道。

    “我……我……我没有……好好好!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吃饭啊!吃饭!”老爸一见老妈生气,连忙服软道。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没看到咱们家孩子现在都快愁死了吗?你就知道吃!难道腊月二十八,真要咱们家孩子去阴间跟那红衣女鬼结阴婚不成?你舍得呀?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人舍得,我可是舍不得!”老妈大声的责备道。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觉得号号他爸说得对!依我看现在找那位红衣女鬼讲道理,肯定是讲不通的了!它现在又是马面的女儿,我们就别指望对付它,就连碰也最好别碰它一下!马面的阴间势力我们怎么惹得起?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找马面,跟它说明情况。马面乃是阴间位高权重的大人物,自然更加的明白事理!我想跟它说应该说得通!”此时爷爷终于开口了。

    家里面幸好有爷爷撑场,要不然就是老妈的天下了!爷爷一开口,老妈便立刻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句话都不敢插嘴。

    “如果到时候实在说不通,我们就只有跟号号他爸说的一样了,等号号百年后,再去阴间和那红衣女鬼成亲!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能拖就拖。只要这一生顺顺利利的在人间过完,便已经是成功的了。百年后到了阴间,再去考虑阴间的事儿吧!”爷爷接着说道。

    “百年之后成亲那是以后的事,我只想问爷爷,怎么才能找到马面,然后和它对话呢?那么多科学家想尽办法都见不到牛头马面,最后面子上挂不住,就说牛头马面是假的,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是迷信活动要坚决抵制。他们那么厉害的人物都找不到,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它们呢?”我疑惑的问着爷爷。

    “呵,现在这个社会,真正做研究的科学家没几个。大多都是一些一根筋的马屁家。现在认知范围内能解释的就是科学,解释不了的就是迷信。其实他们就是给自己不懂、不会、不明白找借口而已!到现在连哲学里面辩证唯物主义最基本的原理:物质与意识的关系。都还没搞清楚,就在这儿信口雌黄!”爷爷听到我说起那些科学家后,心中一股无名之火顿时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