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午夜避鬼
    看到这儿,我心里那个痛啊!好端端的一位年轻女子,生前不知道遭受了怎样的折磨,死后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幅模样!老天爷到底在干什么?难道就能忍下心来,看着这样一个年轻女孩,受到如此的折磨!

    我正心痛之际,突然对面的红衣女鬼接着幽怨的说道:“天底下的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就连死了都还要欺负我!”说完那红衣女鬼竟然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

    见它这么一哭,我顿时心下一片大乱,鬼市里的游魂野鬼,也纷纷朝这儿看过来。我急忙问道:“您……您这是咋了?我……我……我好像没有欺负你呀!”。

    话音刚落,周围四下的游魂野鬼立刻随声附和着:“小姑娘,它咋欺负你了?大庭广众之下,我们咋没看到呢?哈哈哈……你跟我们说说!我们替你讨回公道!”。

    见到这一帮色鬼这样说,我打心里暗暗朝着它们骂了句:流氓!

    “明明说好的九百亿!你竟然只给了六百亿!给了也就算了,还这么不负责任的道歉都没有一个,就想转身离开!”说着那红衣女鬼顿时哭得更凶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于是我急忙从口袋里掏出那沓冥币,全都递到那女鬼的面前:“这位姑娘!真是对不住啊!我有急事等着用这聚魂草,所以刚刚没注意数清楚!给!这些全给你了!好了!不要哭了,大伙儿都看着咧!”。

    红衣女鬼接过那沓冥币后,便低着头慢慢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众鬼见到好戏结束,便纷纷转身回到自己原来呆着的地方,而我也起身准备离开。可是还没走两步,就被眼前那牵着鬼男孩的鬼奶奶给拦住了!

    “你这是要去哪啊?我们的帐还没了结你就想跑吗?”此时那鬼奶奶突然发难道。“我们的帐?我什么时候欠你帐了?”我冷冰冰的回了句,同时右手悄悄伸入上衣口袋中,紧紧抓着《镇尸令》。它要是敢先动手,看我不一把《镇尸令》直接拍到它的脑门上!

    “哼!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人是鬼?好歹我也在这阴间等待投胎转世,已经足足等了三十年!就凭你这点儿伎俩还想瞒得过我!”说着那鬼奶奶撇开它手里的鬼男孩,就一个健步朝我冲过来。

    “这家伙!真是倚老卖老,是不是以为它自己年纪大了,我就不敢打它了?”想到这儿,我咬着牙一把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镇尸令》便朝它脑门上拍去。

    此时它一双厉爪,直接冲着我的脸就抓了过来!我也毫不示弱的拽着手里的《镇尸令》就朝它脑门上招呼过去。

    姜还是老的辣!它以为它使用这招鱼死网破的招数,我就会撒手!谁知道我也是铁了心要和它对着干,大不了我的脸被它划一下,凭现在的医疗水平,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而它呢?之前我可是见到过被我贴上几道《镇尸令》的那恶鬼,那修炼了九十九年的恶鬼都抵挡不住这《镇尸令》,差点就魂飞魄散了,更何况眼前这倚老卖老的鬼奶奶!

    在这两败俱伤的一刹那,老奶奶连忙撒手,空中一个急转身,避开了我这一击。它站在原地朝我冷哼着,周边群鬼见到这边打起来了也纷纷朝这儿围过来。

    我急忙在鬼群中寻找着爷爷,当看到爷爷已经在朝这儿飞速的跑过来时,我心底也顿时放心了许多。虽然我没有跟鬼干过群架,但是单打独斗还是干过的!

    当看到眼前鬼奶奶一脸阴笑着,刚想泼妇骂街般的冲着鬼群喊叫的时候,我急忙拿着《镇尸令》,猛地朝它冲过去。此时它刚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上只言片语,我的《镇尸令》就已经快到它的脑门!

    它见到即将拍到它脑门上的《镇尸令》后,顿时龇牙裂齿的一个闪身避了开,然后伸直双爪就朝我身上抓来!看着青筋暴露朝我袭来的双爪,我也不敢托大急忙朝旁边一闪身。

    可是刚刚朝旁边移动了一下,顿时感觉眼前一阵红色一闪而过,我心下大骇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要是这阵红影是朝我袭来的,那我今天可就惨了!

    “啊”正当我心中一阵后怕的时候,突然听到红影闪动的地方,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入了我的耳蜗!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地方接着又传了那鬼男孩焦急的声音:“放开我奶奶!放开我奶奶……”

    我一脸懵逼的朝前看去,只见此时那红衣女鬼正双手掐着那鬼奶奶的脖子,将它从地上直接提了起来!而鬼男孩则在旁边拉着红衣女鬼的衣服焦急的央求着!

    “这红衣女鬼怎么又突然跟它杠上了?难道是红衣女鬼想要救我不成?”我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走!赶紧走!”就在这时,爷爷也走了过来急忙对我说道。

    此时我还哪有心思留在鬼市看热闹,拽着口袋里的聚魂草就离开了这鬼市。

    走到厕所附近时,我急忙回头看了一眼稻场上的鬼市,见到那一群游魂野鬼,此时正围着红衣女鬼和鬼奶奶看着热闹。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好端端的它们自己人倒先打起来了!”我跟着爷爷快速的朝着家里走去。

    “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因为我什么?我又没怎么那个红衣女鬼!”

    “你怎么没有?好端端的给它那么多冥币干嘛?”

    “我……我当时还不是因为害怕才……”

    “因为害怕你就给它那么多冥币?那你为什么不因为害怕而不去招惹它们呢?叫你不要随便跟那些游魂野鬼说话你就不听!现在好了,让那老女鬼给识破了。”

    “这跟红衣女鬼救我有什么关系吗?”

    “这红衣女鬼明显生前深受情伤,最后怨恨自杀!而它在人间的阳寿还没到,所以不能投胎,只有等到它在人间的阳寿耗尽了,才能去地府报道,领取投胎的排号。这么年轻就死了,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去投胎,所以它必定在阴间孤苦无依,才来鬼市摆摊。现在又碰巧遇到了你这位对它这么好的人,它能不感动吗?”

    被爷爷这么一说,我顿时一整无语。刚才它还跟我说天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怎么现在又一下被我感动了呢?

    “好了,别乱想了!赶紧走!要是一会儿鬼奶奶告诉了红衣女鬼,关于你的真事身份,到时候我们想回去都难了。本来它就深受情伤,在它如花似玉的年纪选择死亡,现在又经你这么一骗,你说到时候它会怎么样?”说着爷爷便拉着我的手,快速的朝家走去。

    走在路上我心里也是十分的害怕,手心里全都是汗,担心红衣女鬼追过来,到时候我跟它解释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当我们刚刚走到村中的泸溏附近时,突然我不经意间透过泸溏里的水面,见到了一团红色的东西正从泸溏里的另一头快速朝我们飘来!

    我顿时吓得头皮一阵发麻的拉了拉爷爷,然后伸手指了指泸溏。爷爷看后心中也是一惊,急忙解开老式的军大衣,一把将我揽在怀里,然后快速扣上军大衣扣。

    “不要说话!”爷爷说完,便转身装作痴痴呆呆的模样看着湖面。

    没一会儿,就听见爷爷旁边传来了那红衣女鬼幽怨的声音:“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爷爷学着游魂野鬼说话的方式回答道:“我看到它从那个方向跑去了”。

    “哦,知道了!对了,刚刚我不是见到你牵着一个孩子吗?它人呢?”那红衣女鬼依然不依不饶的问道。“哦,你说我那孙子啊?它死得好惨啊!一天下午,说天热便偷偷跑出来游泳。可是结果却淹死在这池塘里!”说着爷爷作势哭了起来。

    “我是问你那孩子现在哪去了?”

    “它刚刚回池塘里了,到现在还没找到替身!都八年了还没有找到,要不你也帮帮忙,帮我家那可怜的小孙子……哎!哎!别走啊!我话还没有说完!”

    听到爷爷这段对话,我心里那个乐啊。姜还真是老的辣!爷爷带着我迅速回到家中,一进家门便将大门和大铁门重重锁上,并且告诉我上楼睡觉一定要锁好门窗,然后塞了一沓《引魂令》和《镇尸令》到我的手上,让我回到房间后一定要将这两样东西,好好的贴在房间里!熬药的事不用我管!

    捧着手里的《引魂令》和《镇尸令》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楼道门和阳台门反锁后,便仔细的将《引魂令》和《镇尸令》贴到窗户、门和床前。刚刚在鬼市我是见识过那红衣女鬼,如何轻而易举的掐着鬼奶奶的脖子,将它提到半空中的,我可不想自己也被那红衣女鬼掐着脖子提到半空!

    做完这一切后,我便急忙关上灯躺在床上。时不时的扫视一眼此时灰蒙蒙的房间,害怕那红衣女鬼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里。直到半个多小时后,我才渐渐的睡着。凌晨时分,爷爷敲门将熬制好的药端给我喝完后,我又继续躺到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