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院外纸人
    “为什么要等到十岁之后呢?万一它们今晚真的前来认仇,然后当场报仇怎么办呢?”

    “刚刚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其中有天地间的法则在维护着谁敢违抗?自古以来都是阴间重大罪恶之鬼投胎转世,重新开始一段轮回时,天地间的法则就会保护它顺利活到十岁,十岁之后天地间的法则就不会在来保护它。所以我们阳间小孩不都是到了十岁的时候都会摆酒宴吗?其实这些酒宴并不都是为人摆的!更多的是为那些阴间寻仇的鬼所摆的!十年后就是有再大的仇恨往往都已经放下了,再加上一顿赔罪酒,之前的恩恩怨怨一般都会就此了结!”

    “那一会儿,我们紧张什么呢?反正它们又不敢怎么样!”

    “傻瓜!这阴间所犯重大罪行的鬼毕竟是少数,谁没事儿敢在阴间闹事?我们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一些!一会儿它们出现时,希望不要直接现身,引起众人的骚乱。如果真要是直接现身了,你就按照我交给你的办法,引导众人那样做!”

    说到这儿,突然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朝这儿走来!我急忙冲着爷爷点了点头。

    “哟!吴大爷在这儿跟孙子聊天呀!害得我们好找,吴大爷我家媳妇好像马上就要生了!还望您去主持大局!”此时吴小江看到爷爷后急匆匆的对爷爷说道。

    爷爷冲他点了点头后,便跟着他走了进去,我也回到了爸妈那一席坐下。没过一会儿小胖墩子和他爸妈也走了进来,小胖墩子见到我后,急忙拉着他爸妈做到了我们桌。

    看着这胖乎乎的家伙坐到旁边,我立刻不客气的伸手对着他的大肚子就是一阵死掐,顿时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随即响起,惹得席上的人纷纷捂嘴大笑。

    晚上七点一刻准时开席,我们一边高高兴兴的吃着,一边时不时的朝屋子里张望着。吴小江老婆生孩子并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在他们家生孩子,据席上的人说,吴小江是为了让自己过早离世的爸妈,能在家里的神案上第一时间见到自己的孙子,所以花了大价钱请了好几位接生婆,到家中来为他老婆接生。

    席间,吴小江拿着几个洗脸盆焦急的从我们这一席经过时。席上的刘叔叔赶忙站起来安慰的说道:“都说十五、十六的月亮最圆。你看你家还未出世的孩子,正好赶上十六这个月亮最圆的时候!以后你家孩子肯定跟你一样了不起!”。

    刘叔叔刚刚说完,老妈也笑着说道:“真是恭喜啊!恭喜啊!你家娃儿不简单啊!你看现在天空中的这亮堂的月亮,多少年我都没有见到过了。这是异象!自古圣贤、君王出生时天空中都会出现一些异象,我看你家小孩子!真是不简单啊!你们以后可是有福了!”。

    吴小江之前满脸的忧郁,被刘叔叔和我妈这么一吹捧,顿时乐开了花:“哪里!哪里!古人最喜欢吹牛了,当不得真!当不得真啊!魏大妈!赶紧给大伙儿发些喜糖!”。

    人们高兴地一边看着天空中的满月拉家常,一边期待着听到我出生时的那声啼哭。而我则和小胖墩子坐在席上,疯狂的大吃大喝着。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一个小孩儿指着天空中的满月说了句:“咦!妈妈,天空中的月亮怎么少了一块儿呀!”。

    那小孩此话一出,我们立刻惊讶的朝天空中看去!果然看见天空中原本圆圆的满月突然少了一块!

    正当我们盯着天空中,缺了一块的月亮,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突然天空中的月亮仿佛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的,当着众人面又少了一块!

    “月食!”看到这一幕后,我和小胖墩子不禁脱口而出。

    可是在场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月食,在场好多老人,纷纷双手合十的对着天空拜着天神,希望天神能够阻止天狗食月!我和小胖墩子鄙视的看着他们,但是又不敢说什么,毕竟他们是长辈!

    随着月亮逐渐变小,跪在院子里拜着天神的人们,心里也渐渐陷入绝望。当夜空彻底被黑暗所笼罩,月亮完全消失在黑暗的天空中时,突然“哇”的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彻底打破了村子里的宁静。

    随即一位接生婆,激动地从屋里跑出来高兴的朝大伙说道:“生了!生了!生了一个男孩儿!小江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听那接生婆这么一说,我们立刻站起来,准备对着“产房”说一些恭喜之类的话时。突然一阵阵“咦嘿!嘿!嘿!咦嘿!嘿!嘿!”阴森、冰冷的声音从四周传来!顿时听得我和席上的人毛骨悚然!

    我们赶紧抬头朝声音发出的地方寻去,只见敞开的院门外面,突然出现了一排排站得整整齐齐的纸人!一个个的,双眼呆滞没有一丝生气,惨白的脸上那渗人的红圆印记,手里提着发着橘黄色微光的阴灯!看到这一幕后,在场所有人都吓得呆坐在板凳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惊恐的盯着院子外面,正在对着我们发出瘆人笑声的纸人,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上往下涌!

    我看着那些白纸做的纸人,心中寻思着“纸人一般都是由阳间的人烧给阴间过世了的亲朋好友,用来在阴间服侍它们所用。而现在出现……难道……”。

    就在此时,屋里刚刚出生的小孩,突然停止了啼哭,同时院子外面那一排排站得整整齐齐,手里提着灯笼的纸人,也刹那间停止了阴森的冷笑!瞬间四周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退下!”正当院里院外这么耗着的时候,突然一声稚嫩的声音从屋里传出!院子里的人顿时都感到惊讶,不知道屋子里的那句“退下”是谁说的时,院外的纸人突然齐声朝屋里说道:“今天前来只是祝贺,下次前来定当索命!”。随后纸人们手里提着的灯笼里,泛着的微微橘黄色亮光突然同时熄灭,院外的小纸人也随即消失!

    看着空空荡荡的院门外面,一切又都恢复到原来那个样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在场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感觉刚才的那一幕仿佛是一场梦或者说是错觉。

    “哎哟,妈呀!真是不得了了!刚才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正当大伙稍稍安心了一点儿时,突然一个肥胖的身影匆匆忙忙从屋里冲了出来,压低着声音朝院子里的人说道。

    “哎呀!怎么了王婆!你就不能小声点儿?吓死我了!”老妈故作生气的责备王婆道。

    王婆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快速的走到人群中间。仿佛只有这样她才会有些许安全感似的!

    “我跟你们说啊!刚才啊!哎呀!妈呀!老吓人了!我跟你们说啊……”

    “行了!行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在这儿啰里吧嗦的!”

    “刚才啊,我正在给那刚刚出生的孩子擦拭身子时,不知道你们在外面干嘛?大晚上的学鬼叫!搞得我和孩儿他妈在屋子里听着都瘆得慌!我说你们这些人啊,大晚上的玩什么不好,非要整这些吓人的!要不是吴大爷在屋里镇着,老娘早走了!当时为了不吓着孩子,吴大爷就让我,一直在孩子耳边唱咱们楚剧《四下河南》给他听。可是没唱上两句,你们猜孩子怎么着?”

    “怎么着?哎呀!妈呀!你快说啊!急死我们了!”

    “好!好!好!那小孩子突然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扭过头对着窗外面喊了一句‘退下’!然后又转过头来盯着我,幼嫩的小脸竟然对着我笑了一下!接着又重新躺在床上像婴孩儿般‘哇哇’哭了起来!”王婆显得很害怕的边说,边时不时的透过人缝朝屋里看上一眼。

    “你……你……我说王婆!我出钱让你来帮我家媳妇接生的,我们家没少给你钱啊!你怎么当着众人的面胡说八道呢?况且……况且咋们村的大神仙,吴大爷在里面镇守着,难道还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敢进去不成?”吴小江此时再也听不下去了,挤过人群中生气的冲着王婆喊道。

    “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你可以问问孩子他妈!还有吴大爷!你问他们刚刚那句‘退下’是谁说的?好了,我不管了!该说的我也说完了,你家孩子我也帮忙接生了,现在也没我什么事儿,那我就先走了!”王婆此时也不敢在此久留,于是三步换做两步,飞快的跑了出去。大伙儿本想提醒她注意院子外面,小心些纸人时,只见王婆此时早已飞奔得不见人影了。

    众人见到王婆跑出去后,并没有遇到纸人!顿时,席间众人纷纷快速起身,争先恐后的朝院门口涌去。只有极少数人留在了当场,小胖墩子和他爸妈以及我和我爸妈就是那极少数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