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阴间地牢印
    可是接下来让我感到恐惧的事发生了!我刚刚睡下,下意识的朝宿舍大门处看了一眼。可是谁曾想到,那几个穿着清代骑兵铠甲的鬼,竟然也跟了进来,此时此刻它们正伫立在宿舍门边,面无表情的呆呆看着我!

    我顿时吓得浑身一激灵,不知道如何是好!幸好此时突然门卫处传来了几声犬吠!顿时我心中那个喜啊,竟然在这关键时刻遇到传说中的狗出舍了!

    我急忙小心翼翼的眯着眼,继续朝那宿舍大门处看过去,让我欣喜的是那些穿着清代骑兵铠甲的士兵,此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真是菩萨保佑!真是菩萨保佑!”我在心里默默的感激着各路菩萨,同时心里更加坚定了有空找爷爷学个一招半式的决心。我不能每次见到鬼就跑呀,万一运气不好,跑不掉怎么办?再怎么我也要学一样至少能自保的本事。

    高中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周一。幸好那几个穿着清朝铠甲的孤魂野鬼,这几天没有再过来找我,也可能是我睡着了,它们来了我不知道。同时也到了填报文理科的日子了。虽然私下里我问过璎珞很多遍,选文还是选理,但是均没有得到她的正面答复,最后索性就没有再去询问了。

    当决定今后命运的《文理科申报表》发放到手里时,我激动得双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毫不犹疑的在“文课”处打了一个勾,简单的写了几句理由之后,便快速的朝她那看过去,但是让我惊讶的是她此时,整个身子都将那小小的a4《文理科申报表》给遮住了。

    正在这个时候,同桌许家斌悄悄的递给了我一张纸条:她选的理科!

    看到小纸条后,我脑袋“翁”的一声整个人差点晕倒在桌子上,同桌许家斌见我不对劲儿,急忙使劲儿的揪了一下我的胳臂。顿时一股钻心的痛从我胳臂上传来,同时脑袋也被这阵痛给刺激得清醒了一些!

    “真的假的?”回过神来后,我急忙小声的问道。“这四周的人我都看了一圈,他们都是选的文科,只有璎珞选的理科!不信一会儿你看啊!”许家斌镇定的说道。

    看许家斌的表情也不像是骗人,于是我将视线转移到了她身上,此时她只是默默的低着脑袋,一声不吭的看着地板。

    随着班主任一声令下,各组组长纷纷开始从前往后收着《文理科申报表》!当时我那个急啊,真想跳起来抢过她手里的《文理科申报表》,在“文科”那一栏里划上重重的一个勾!

    当组长走到她那个位置索要《文理科申报表》时,她犹豫不决的拿起手里的表格正准备递上去时,手突然又缩了回来:“等一下!”。只见她又重新拿起了桌子上的笔,在《文理科申报表》上写了起来。此时组长也十分配合的,去收其他组员的申报表。

    最后看到她写完《文理科申报表》递给组长之后,便深深的呼了口气,原本可爱的瓜子脸随着深呼吸的缘故,而短暂的变成了包子脸。

    班主任拿着收齐了的《文理科申报表》后便离开了教室,此时我也顾不得班上其他同学异样的眼光,直接对着璎珞问道:“那个你选的文科还是理科?”。璎珞被我这么一问脸上顿时红扑扑的,她头也没回的小声回了句:“你猜?!”。

    听到她这样如同小孩子过家家般的回复后,我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此时她旁边的芳雪突然转过头来,用手使劲儿的拍了一下我堆得老高的书,顿时书中阵阵灰尘直朝我扑来。

    “你真是个后知后觉的家伙!这难道你都听不出来!她的意思就是”

    “芳雪!别说!让他自己猜去!”

    眼见芳雪就要告诉我答案了,可是璎珞不知道今天怎么搞的,好像什么都不想让我知道似的,急忙插嘴打断了芳雪的话。

    当时我心里那个急啊,真是女人心海底针。此时同桌许家斌突然笑着说道:“你真是像个小孩子,其实她的意思是选的文科!”。许家斌这么一说,顿时周围同学全都笑了起来,只有我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发着呆。

    经过了这件事以后,我开始越发珍惜高中的日子,每天都在努力地提高着,当然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是准时喝那种黑乎乎的聚魂草。

    好不容易又盼到了放月假的日子,我和小胖墩子刚刚走进村子,远远的就见到住在村口的吴小江家,此时聚集了好多人。这吴小江家可是我们村子的首富,据爸妈说吴小江刚刚成年就去工地打工,现在都已经是我们整个镇上最大的包工头。常年驻守山西,据说山西很多大工程都是他承包的。

    现在他家聚集了这么多人一定是有什么事儿发生!我和小胖墩子本着看热闹的心态,赶忙加快脚步,跑到吴小江家门口。此时我高兴的发现爸妈竟然也在人群中,于是我急忙挤到了爸妈身边,一问才知道原来吴小江的老婆马上就要生小孩了!

    农村里的人一般都比较纯朴、爱热闹。哪家有个什么大小事儿,保准整村出动,看热闹的看热闹,帮忙的帮忙。可况还是我们村里的首富吴小江家!

    看了一会儿,爸妈并带着我回到家中。走进家门的第一眼,就看到平常总是开着门的爷爷房间,此时此刻难得的竟然关上了门!

    “爸爸,爷爷出远门了吗?怎么今天把门关上了?”

    “哦,你爷爷啊!我也不知道,早上说是一起去吴小江家中看热闹的,可是你爷爷进去看了一眼后就立刻回来了,然后就一直关着门!可能是爷爷在给他们家小孩子算生辰八字吧,之前吴小江来过几次了,求你爷爷给他家孩子算算生辰八字!”

    听老爸这么一说,我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跟着爷爷这么久了,他的个性我是知道的,算个生辰八字还用跑回来关上门,躲着算吗?这明显不符合逻辑!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家有情况!

    想到这儿,我心中不禁又开始兴奋起来!说不定真有情况,爷爷现在正忙着准备晚上的行动咧,在学校经历过那几件诡异的事件后,正想好好找找爷爷学些本领,今天竟然就赶上了!真是回得早不如回得巧!

    下午正在做作业的时候,突然楼下传来了好多人说话的声音,于是我走到窗子前朝楼下看去,只见此时门口,吴小江正毕恭毕敬的给爷爷递着烟,嘴里说着一些客套话。

    爷爷只是对他摆了摆手,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就朝吴小江家方向走去,那吴小江倒是十分敬重爷爷,笑脸稀稀的跟在爷爷后面吹捧着。

    晚上六点半左右,吴小江再次来到我家,将爸妈和我请到了他家坐夜。我们这儿大小、黑白喜事都是吃两餐,当天晚上一餐叫做坐夜,第二天中午那餐才是正餐!

    来到吴小江家,我正跟着爸妈准备入席就坐的时候,爷爷突然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拉了一下我的衣肩,示意我跟他出去一下。

    一看爷爷这脸上,一脸严肃的冲着我使眼色,我就知道今晚肯定有事儿发生!当众人看着我跟着爷爷朝门外走去时,爸妈连忙站起来,跟大家解释着:“咋家爷爷只是关系他孙子的成绩而已,刚刚去市里读高中嘛,大家不要乱想啊!来、来、来!吃菜、吃菜!”。

    爷爷带着我,一直走到吴小江家偌大的院墙拐角处,见到四下没人才停了下来。

    “今天你放月假啊?”

    “嗯,爷爷今天是不是有什么状况?看您的脸色一直不大好呀!”

    “被你看出来了!今天可能确实要出点状况!晚上记住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乱跑,待在他家院子里!它们只是来认仇的,今晚谅它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立刻来了兴趣:“它们是谁啊?怎么它们今晚就不敢轻举妄动呢?是担心爷爷您出手是吧?”。

    爷爷白了我一眼说道:“读个高中我看其他的没有长进多少,倒是这吹牛的功夫长进了不少!它们不敢下手并不是害怕我,在它们眼里,我连一只小蚂蚁都不如!它们所害怕的是天地间的自然法则!我早上开眼看了一下那已经进入小孩体内,准备出生后重新开始一个轮回的鬼魂!发现它脸上有阴间地牢印!这阴间地牢印就如同我国宋代的黥面之刑!宋代为了防止一些犯了重大罪行的囚犯逃跑,往往会在他们脸上次个字,这种刑法称之为黥面之刑!这恶鬼脸上有这阴间地牢印,肯定就是在阴间作恶多端,刚刚放出来投胎重新做人。所以如果它重新在人间出现,它身前得罪了的恶鬼们,就会前来认仇!也就是认清仇人,等仇人十岁之后便前来索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