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厕所外的红衣人
    “骗你是猪算了!我可不想当猪。骗你是狗子!何竹一问我,你高中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交女朋友?她说她已经交了男朋友。让你把她给忘了!”听小胖墩子这么一说,我突然想笑。

    因为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将她完全放下了。可能是上次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再或者是遇到璎珞的时候。一时半会儿,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小胖墩子以为我现在在难过,于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保重之后,便抱着他的变形金刚下楼去了。

    放假第一天,呆在家中终于将老师们布置的作业给做完,看着桌子上时钟显示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时,我便突然想起了高中的第一位同桌——璎珞。不知道她现在在干嘛,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刚刚做完习题,正在胡思乱想着呢?

    第二天一觉睡到十点多钟才起床,洗簌完后便已经到了十一点了。于是我慢悠悠的走下楼去,此时老妈正在厨房里做饭,老爸在旁边烧火,爷爷在自己房间里写着什么。

    此时我的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叫,于是便来到厨房笑着对老妈说道:“肚子好饿啊!早上吃饭怎么不叫我呢?”。老妈回头看了我一眼:“你将门反锁得那么紧,我们三个轮流在门外叫你起床吃饭,喉咙都叫痛了!你都没听见睡得像个猪一样,你叫我们怎么办?你以前睡觉只反锁阳台门,从来都没有反锁过楼道门,怎么现在你连楼道门都反锁了呢?是不是在房间里偷偷写着情书,怕被我们看见了?”。

    听老妈这么一说我急忙闪出了厨房,如果我还在里面待上一会儿,保不准被他们说成什么样儿。走到堂屋里的桌子前坐下,静静的看着房间里的爷爷。此时他正聚精会神的坐在他房间里的桌子前画着什么。此时我也不方便过去打扰,于是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号号,你过来!”此时爷爷突然抬头冲我笑着说道。听爷爷这么一说,我便急忙起身走了过去。爷爷看着我笑着问道:“号号,给你的冥币用完了没有?”。

    “冥币?没没有用完啊!爷爷怎么了?”我不知道爷爷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哦,快用完就要提前跟我说啊!”爷爷一脸正经的说着。

    “那个冥币,有什么特别的吗?在外面小卖部不是随处可见吗?”我疑惑的说道。“呵,外面那些小卖部卖的确实是冥币,但是那些冥币只有在清明与七月半的时候,拿过来烧给阴间的人才有用。平时的时候烧给它们是没有用的!”爷爷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打冥币说道。

    被爷爷这么一说我有些糊涂:“您给我的那些纸钱,我当时都是直接给鬼市里的鬼贩子了啊!连烧都没有烧,更别说是等到清明与七月半了!”。

    “我给你的纸钱本来就是已经烧过了的,是能在阴间正常流通的冥币!每年七月半的时候,我都会开着天眼,去到一个没有人,更没有孤魂野鬼经过的地方,烧上一大堆纸钱。开了天眼之后自然能见到那些纸钱了”爷爷笑着解释道。

    “阴间的东西不是在鬼门关闭后,不能出现在阳间吗?怎么现在这个纸钱可以出现在我们面前呢?”

    “钱是衡量世间万物价值的一个重要标准,阴阳两界都是!所以阴间的钱在鬼门关闭前它就是阴间可以使用的钱,在鬼门关闭之后,它又现出原形成为冥币。只是支撑它的躯体被焚烧罢了,但是价值体现依然存在。所以你看看这冥币几乎没有什么重量。所以好多灵异事件里游魂野鬼,化作人形午夜去便利店买东西,收银员收钱的时候,检查钱还是好好的,验钞机也没验出个什么来,可是第二天天明算账时,就会发现一张张冥币!也就是这个道理了”。

    听爷爷说完这些,我也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能默默的将桌子上那打冥币装入自己的口袋。

    第二天下午回到学校,和小胖墩子随便到外面吃了点儿东西后,便回寝室早早睡觉了。虽然躺在床上只是下午六点多钟,可是坐了几个小时的大巴车,整个人实在困得不行,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晚上也不知道具体是几点,只知道寝室里漆黑一片,鼾声此起彼伏。我迷迷糊糊的下床,打开宿舍灯。然后晃晃悠悠的走进厕所,按了几下厕所灯,都没有按开,不知道这厕所灯是什么时候坏掉的,上次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此时我也没有那么好的精力去细想,关上厕所门后里面顿时一片漆黑。一阵阵恐惧感慢慢赶走了原本的困意,毕竟身后的厕所窗外现在一定是迷雾重重、鬼影晃动。

    我睁大着眼睛,不断的朝厕所四周张望着,生怕万一某个黑暗的角落里,突然蹦出一个白衣恶鬼来,到时候我也好跑呀。可是直到我上完厕所提上裤子,准备冲水走出厕所时。一个不经意从厕所木门板之间的缝隙,看到了亮着灯的寝室里,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人正在寝室里慢悠悠的走着!此时他正背对着我,所以我并不知道这人是男还是女!更或者是人还是鬼!

    不过我的潜意识告诉我,眼前这个一定不是人!哪有大晚上穿着一件红色衣服,来到男生寝室里,大摇大摆的慢慢走来走去的?

    原本已经放在厕所冲水开关上的手,又迅速的移开了,我踮着脚慢慢移动到厕所门那个地方,然后小心翼翼的朝那门上两块木板之间的缝隙看出去。

    顿时吓得我条件反射式的猛然闭上眼睛,然后迅速的移动到旁边的墙壁边,紧紧的贴着墙壁站着,嘴里快速的默默念着:“南無阿弥陀佛!南無阿弥陀佛!南無阿弥陀佛”。

    之前跟着爷爷也算是见识过各种类型的鬼了,可是没有一个像它这样恐怖的。如其说是恐怖,倒不如说是惊悚更为贴切!

    因为它的脑袋并不是和我们平常人一样呈圆形,而是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般,呈现干瘪状!左边脑袋异常大,右边脑袋突然凹了进去。左边脸仿佛被什么东西切去了一般,露出参差不齐的黄牙齿和牙床!右边脸却浮肿得老高。双眼出奇的小,仿佛是被筷子戳出来的两个小点儿般,惨白的脸上看不到鼻子和嘴!

    这孤魂野鬼恐怕就连变态的日本人,都无法创作出这么一个形象出来。

    “这家伙!大晚上的竟然直接现出了原型,不怕吓着我们这些祖国未来的小花朵吗?”顿时我便开始在心中咒骂起它的祖上多少辈来了!

    “唉!”正当我在心中默默的咒骂着它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这么一个哀怨的叹息声!仿佛那声音就是贴着厕所木门板外面那一侧传过来的!

    顿时,吓得我连呼吸都不敢用力般的紧紧贴在墙面上,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此时我的手里什么防身的东西都没有,它真要是跑进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此时我开始打心底里后悔着,后悔当初放暑假那么长一段时间里,竟然都没有从爷爷那儿,学个什么防身的本领过来。

    “咚!咚!咚!谁在里面啊!快点!我快憋不住了!”正当我深深自责之际,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吓得我疯狂跳动的小心脏也差点儿跟着蹦了出来。这声音不是坐在我后面的王博发出的嘛。虽然由于性格的原因,我跟他沟通比较少,但是他的声音我还是能辨别出来的。

    “刚刚宿舍里不是有个红衣鬼在来回游荡吗?可是现在这门外锤门的声音分明是王博!难道他没看见它?或者是它此时故意模仿他的声音想骗我开门,然后一把将我的心脏给掏出来?”正当我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开门的时候。

    寝室里陆陆续续传来了其他室友的声音。

    “保长,声音小点儿。我刚刚正在和我的梦中情人约会咧,被你给吵醒了!”

    “王保长,我们都是良民。厕所里绝对没有藏着花姑娘!”

    “博子,冲进去!看看厕所里那谁吴号床上没人,那厕所里肯定是他了。进去看看他在里面干什么坏事!”

    听到舍友们的声音后,我顿时如释重负。透过厕所门板之间的缝隙看到王博此时已经憋得蹲在了地上。

    于是我赶忙冲完厕所,打开厕所门,将王博扶了进去。然后迅速的关上门,顿时宿舍里的舍友们纷纷看着我傻笑着。此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只能硬着头皮朝自己的床位处走去。

    还没等我走到自己的床位处,就听见门外传来了楼管的声音:“你们一零二宿舍到底在干嘛!大晚上的吵什么吵!要是睡不着,一个个的都给我起来,到操场上跑步去!不想跑步就老老实实的给我睡着!再要是让我听见你们大晚上的吵吵闹闹,看我不把你们班主任叫过来,让他罚你们去跑步!以前都是这样执行的,别以为我是跟你们闹着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