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高中时期的NBA
    “吴号!起床了!再不起床,小心迟到哟!”就在这时,睡在我下铺的饶志杰冷不丁的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他这话一出,吓得我立刻从床上坐了起。

    看到此时寝室里所有舍友都惊讶的盯着我时,我的脸顿时一片通红,坐在床上尴尬的对着舍友们说道:“不不好意思,那个那个刚刚正在做恐怖梦,所以所以”。

    结结巴巴的解释了一番后,我快速的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洗簌完后便匆匆的离开了这尴尬的宿舍。

    “晚上宿舍里那叹息声与脚步声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会不会跟那阴间划分的势力范围有关?”我一边思索着,一边朝教室慢慢走去。

    高中一天的课程下来,整个人仿佛虚脱了般,脑袋晕乎乎的伴随着阵阵的疼痛。刚刚走到学校校门口,准备到爷爷住的地方,去问问他今天有什么收获时,老远就见到爷爷此时已经站在了学校校门口注视着我。

    见到爷爷后,我高兴的朝着爷爷方向跑了过去,爷爷笑呵呵的递给了我一瓶饮料,然后带着我朝他住的地方走去。

    当我们正往爷爷住的地方走时,突然爷爷停住了脚步,朝着后面喊道:“墩子!你一路鬼鬼祟祟的跟在我们后面干什么?当个特务怎么都当得这么没有水准,大老远的我都感觉到了!”。一听爷爷这样说,我立刻转过头去,顿时看到后面定在当场不知道是过来还是不过来的小胖墩子。

    他从小就最怕爷爷的了,到了现在读高中,依然见了爷爷就躲。小胖墩子定在当场,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低着脑袋,一脸不情愿的慢慢朝我们这儿走来。

    “爷爷好!”

    “嗯,你小子鬼鬼祟祟的跟在我们后面干嘛?”

    “我我没有啊。我也是准备出去买点儿吃的,不巧见着爷爷您了。我不好意思上前打扰您们爷孙俩儿,所以就一直跟在您们后面走了!”

    “哦,这样啊!”说着爷爷便转过了身去,径直朝前走着。我则和小胖墩子一起走在爷爷后面,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到了路口和小胖墩子分开后,我便和爷爷径直来到了他的住处,将昨晚所见所听到的一一跟爷爷讲了一遍。爷爷自始至终都是默默的听着,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我讲完后,爷爷才来回抚摸着他的胡须道:“这件事我们最好不要插手,毕竟这几日就我观察来看,这学校还算太平,只要太平就好。阴间的势力我们管不了,也没有能力去管!”。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也没有反驳什么,因为昨天晚上已经吓得我眼睛都不敢睁开,我还哪有那个胆去管它们的闲事!“明天就阴历三十!做好了去鬼市买药的准备了吗?”爷爷接着问道。“嗯,随时都可以去!”我立刻回答道。“好吧,明天晚上你下晚自习后就直接过来吧!”爷爷说着起身将我送到了旅馆门口。

    “快看!快看!姚明和麦蒂正带领着休斯顿火箭队,在西部季后赛中以大比分,二比零领先着达拉斯小牛队!”早自习铃声刚一响起,班上的立刻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篮球先锋报》里休斯顿火箭队专刊,正用手举着,大声的对着全班同学宣布着。

    高中生活异常的枯燥,而那时候唯一的欣喜与快乐,就是听到姚麦组合率领休斯顿火箭队,驰骋nba赛场的消息。班上大多数男生,见到走读生王浪手里的休斯顿火箭队专刊时,都纷纷冲过去作势准备抢夺。

    而王浪也不是省油的灯,能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炫耀着自己早上上学途中买的《篮球先锋报》,就已经需要莫大的勇气,更别说今天里面还有休斯顿火箭队的专刊!

    一见王浪这架势,我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放下手里的课本,跟着班上大多数男生一样,一个箭步就朝王浪冲了过去,刚刚冲出座位,只听见身后就传来了璎珞,故作生气般的声音:“野蛮人!”。

    由于我的座位在第四组倒数第二排,而王浪的座位在第一组第一排,我与他之间正好呈现一条对角线的距离。所以还没等我跑上几步,就见到王浪双手紧紧地捧着报纸,迅速的朝楼下溜去。见到他这样一跑,班上男生顿时炸开了锅,纷纷冲出教室朝他追去,顿时教室里踩脚呻吟声、碰课桌责骂声、猛然起身倒凳声……此起彼伏、相互交映,勾勒出了一副美好的高中画卷。

    最终王浪还是被我们大部队给追上了,他寡不敌众只好双手抱头乖乖蹲在地上,老老实实的交出了手里的报纸。然后我们一群人拿着报纸,高兴得早饭都没有去食堂吃,而是直接回到了教室,从第一组开始往后传阅。当快传阅到我这儿时,该死的上课钟突然响了起来。我心里那个气啊,真想给第四组第一排那个捧着报纸,仔细研究了半天的家伙几个脑瓜蹦!要不是他,报纸早传到我这儿来了!

    上课时千等万等,在第一堂课的后半段,倒数第四排的董文林终于将报纸传到了倒数第三排我的老同桌璎珞手里。璎珞一见那报纸,立刻撅着嘴摇着脑袋,一把将报纸塞到了自己的抽屉里!

    看到这一幕后,我顿时傻眼,眼见离那报纸只有一步之遥,谁知半路却杀出了个程咬金!于是我趁着讲台上语文老师转身,背对着我们在黑板上写着提纲之际,急忙小声的对曾经的老同桌璎珞说道:“美女,报纸!美女,求求你了!赶紧将报纸给我啊!”。

    可谁知璎珞听我这样一说,顿时低着头捂着嘴笑了起来,笑得双肩一抖一抖的,却始终没有将那报纸传过来的意思!我心里那个急啊,急忙随手拿过桌子上的练习本“滋”的一声,撕下了一大页。旁边的许家斌见状急忙冲我说道:“大哥啊!你撕归撕,但你别把我昨天晚自习才写好的语文作文给我斯了啊!这个可是一会儿就要交上去的!”。

    听许家斌这么一说,我的脸顿时一下子红了起来,急忙跟他赔罪道:“兄弟!对不住啊!现在还有时间,你赶紧的再写一次”。此话刚一出口,前面的璎珞与她的同桌芳雪,顿时捂着嘴笑趴在桌子上。许家斌也无语的从我手里拿过他的作文本,默默的低着头重新写着他的作文。

    看着坐在自己左前方的璎珞,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老话:天下之人,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无奈之下,我只有抬起头,听着老师那枯燥的讲课。

    随着一阵下课铃声的响起,老师刚刚离开教室,我立刻站起身来,准备找前面的璎珞要报纸时,只见她笑着转过头来,将报纸放在了我的桌子上,然后迅速转过身去,拉着她的同桌就出去了。而那报纸上面还附带着一张小纸条!

    看着报纸上的小纸条,我的心跳又开始剧烈的加速着。伸手准备去拿小纸条时,突见眼前小手一闪,我桌子上的报纸和那小纸条都被同桌许家斌给抢了过去。许家斌拿着纸条笑着念道:“我想你哟,晚上学校后面小树林见哟!”。说完哈哈大笑的将纸条还给了我,报纸却被他占据了。

    此时我也懒得去顾及报纸,而是拿起那张小纸条:上课就好好听讲,报纸下课再看也不迟!以后见一次收一次!

    看到这张小纸条后,我顿时无语。说好的小树林相见呢?都是许家斌骗我!说着我立刻从许家斌手里将报纸重新抢了回来。“你们俩儿到底什么关系啊?她怎么老是对你那么好!”一听许家斌这样问,我心里那个高兴啊,真想奖他十块钱的。

    “什什么关系啊?没什么关系啊。我们只是同学呀!”

    “去你的,同学能那么关心你?怎么她没关心我啊?这么温柔、漂亮的女生,要是她也对我这么好,你看我不立刻将她娶回去,当压寨夫人般宠着!”

    “滚蛋!越说越离谱!”

    看到璎珞和她的同桌走进教室,我急忙将许家斌的话给怼了回去。此时许家斌也看到璎珞和她的同桌走进了教室,急忙低着头,默默的写着他的作文。

    当大伙正在全神贯注地听着化学老师讲解着摩尔定律时,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声不期而遇的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就是校园广播里《运动员进行曲》的响起。随后全班同学准备下去做早操时,不知道班上哪个男生突然说了句:“今天好像有火箭的比赛!食堂里的电视现在一定在播放!”。

    此话一出,顿时班上大部分男生都开始蠢蠢欲动。正在这时王浪也参活了进来:“做啥早操啊,我们一起去食堂看火箭的比赛呗,到时候被班头逮到了,我们这么多人怕个芝麻,要死一起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