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漆黑的砖窑厂
    “爷爷这是哪啊?我之前好像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感觉真的好阴森!”

    “这儿?这个地方别说是你了,就是我也是从小到大只来过一次!那仅有的一次还是你的曾祖父,也就是我的爸爸带我来过。听他老人家说这个地方才是真正的冈岗山!前面那个有着很多孤魂野鬼的地方,顶多就是冈岗山的山脚!”

    听到爷爷这么一说后,我顿时感觉自己之前十四年都白活了!竟然连我们村真正的冈岗山都不知道!

    沿着山路边,慢慢朝真正的冈岗山上走着,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就已经走到了冈岗山的尽头。看着前面已经没有路的冈岗山,我和爷爷失望的回头准备往山下走时,爷爷突然间一把将我给拉住,然后神情慌张的朝我左手边方向指了指!

    见到爷爷这惊慌的表情,我立刻明白此时此刻爷爷一定发现了什么!于是顺着爷爷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自己左手边都是一些稀稀拉拉,从来都没有人打理过的大树和杂草丛,连山顶隆起来的岩石都被遮得若隐若现。

    我一脸疑惑的朝爷爷所指的方向仔细看了好几眼,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我焦急的回头看着爷爷,等待着爷爷的解答。

    爷爷随后朝我做了一个朝树后面看的手势!我心里顿时一紧,慢慢的咽了咽口水,然后快速朝那方向再次看了过去,这次有了爷爷的提示后,我便很容易的就看到了前面稀稀拉拉的大树后面的岩石上,好像有一个被杂草覆盖了的洞口!

    此时我真是打心底里佩服着爷爷的眼力!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冷静下来看清这隐藏在大树后面,并且几乎被杂草覆盖住了的洞口!

    此时我和爷爷都不敢出声害怕打草惊蛇,万一那僵尸真要是躲在这洞里,那后果真让人不敢想象!于是爷爷朝我做了一个跟着他的手势后,并径直朝那洞口走过去。跟在爷爷身后,看着前面那隐蔽的洞口,我紧张得全身不停的颤抖着。

    走近洞口一看,才发现眼前这洞口原来出奇的大,至少高三米宽两米,洞口下端有茂密的杂草遮挡,上端有粗壮的青藤低垂!整个一气势恢宏!

    爷爷并没有贸然进去,而是走到洞口旁边一处杂草较为密集、茂盛的地方趴了下来!我也来不及多想,跟着爷爷慢慢的趴在他身边,然后紧张的看向那黑漆漆的洞口。

    此时正值午夜,头顶漫天星空,趴在草丛中想象着曾经的这个时候,自己一定睡得正酣。可是现在自己却趴在这荒郊野外的草丛里等待着僵尸的出现!曾经的童真与欢乐,仿佛此时此刻开始慢慢地随着这晚风越走越远。

    爷爷仿佛也看出了我的伤感,轻轻的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看着爷爷略带笑容的脸,我突然想起了他曾经为了国家,毅然去和从来都没有交过手的东南亚法师斗法!最后他们十个人就他一个人活着回来!

    难道他们当时得知任务的时候不知道任务的艰辛?我想他们一定是知道的!但是为了他们所追求的国家和平与安定,他们毅然舍弃小我顾全大我。而我此时也是在为村里人的安宁战斗着?那么说我也跟爷爷一样,都是维护人间和平的英雄!

    想到这儿我心里顿时舒服多了!正当自己趴在草丛中胡思乱想之际,我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我眼前一闪而过!随即一阵夹杂着腐臭的风突然朝我这儿吹了过来!我下意识的快速脑袋一沉,全身一动不动的静静趴在草丛里,心脏紧张得剧烈的跳动着。

    “咚咚咚咚”随着那阵熟悉的跳跃声渐渐远去,我才敢抬起头朝前方看去。“我们再待一会儿!等它走远一点儿我们再跟上去!记住了,我们今晚在雄鸡鸣、狗出舍之前只用静静的跟着它,不要被它察觉出来就行了。等雄鸡鸣、狗出舍之际,我们再上去纠缠着它。令它无法回到歇息的地方,到时候时间一到不用我们动手,它就会遭到天地法则的严惩!”爷爷悄声对我说道。

    一直看到那跳动的僵尸快要消失在我们视线的尽头时,我们才起身沿着路边静静的朝那僵尸跟了过去。

    十五的月亮是那么的圆,悬在我们正前方的头顶上,皎洁的月光照得四周一片明亮。而那僵尸也始终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朝前方慢慢跳动着。

    “爷爷它这是要跳到哪去啊?难道它昨晚吃饱了,今晚要去散散步消化消化,然后再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吸收月光的天地之精华吗?”看着眼前这跳得欢快的僵尸,我不禁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跟僵尸交手不多!我们还是跟在它后面静观其变吧!”爷爷小声的回答道。

    跟着僵尸走了一会儿,直到看见那僵尸,跳进了我们村后已经荒废了好多年的老窑厂里!这老砖窑厂主要使用这附近肥沃的黄土资源作为原料,加工制造房屋砖头。但是后来国家明令禁止使用黄土制造砖头,所以这个老窑厂也就停产了。

    老窑厂占地七亩多,主建筑是一栋两层的厂房。厂房一层为一口一口的小窑炉,第二层为黄土原料临时仓库和制胚流水线。当推土机将附近黄土推过来后,再经过传送带,将黄土传送到二楼黄土原料临时仓库,工人们再将黄土倒进制胚流水线。流水线上做好的毛胚砖再通过传送带,传到一楼窑炉进行烧制。

    所以曾经这砖窑厂规模还是很大的,虽然现在停产了好几年,但是大晚上站在这漆黑的砖窑厂里,朝四周看去还是挺吓人的。

    “糟糕!这砖窑厂这么大!一楼又有这么多窑炉,一会儿它要是躲进窑炉里我们怎找得到它呢?”爷爷盯着前面的僵尸焦急的说道。

    虽然急归急但是跟还是要跟的,看到那僵尸跳进砖窑厂消失在昏暗的角落里时。我和爷爷都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眼前这漆黑一片的砖窑厂。真不知道一会儿我们走进去后该从哪里找起!

    “走吧,一会儿我们沿着墙壁慢慢走!不要慌张!要是跟那僵尸碰头了,我们就躲进窑炉里。那么多窑炉它不一定找得到我们,就算万一被它找到了,在它眼里我们只不过是两个小鬼罢了,它并不一定会伤害我们!”爷爷说完就紧紧牵着我的手,生怕一个不留神把我给弄丢了。

    悄悄走到砖窑厂半开着的后门,看着漆黑一片的砖窑厂内部,我们确定僵尸不在附近后,爷爷便牵着我的手,慢慢沿着左手边的墙壁朝里走了进去!

    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开了天眼,但是在这阴暗的砖窑厂厂房里,视线还是相当的有限!我们必须时刻留神,要不然跟僵尸碰头那是迟早的事儿!

    砖窑厂空闲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没有人打理。所以现在几乎成了老鼠的老巢,在我们脚下不断的有老鼠从我们脚上经过,一群一群的感觉一点儿都不怕人。幸好我从小就经常在自己的房间里见到过老鼠,所以此时此刻见到老鼠时,我并没有多少排斥的感觉,相反还有一种亲切感。

    跟着爷爷顺着墙壁慢慢朝前移动着,一时半会儿我们竟然找不到那僵尸了!

    此时我一边跟着爷爷朝前走,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那僵尸不要躲在某个角落里呆呆的看着我们就好!

    走过身边这道墙壁,前面就是烧砖块的窑炉!以前读小学时,每当放学后,我经常和小胖墩子他们来这窑炉里捉迷藏,所以对这窑炉我还是比较熟悉的。

    走到一处窑炉前,我和爷爷轻轻倚靠在窑炉墙壁边上,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几秒钟过去了当听到里面确实没有什么动静后,爷爷又悄悄的探出脑袋慢慢朝里面看了看。而我则躲在爷爷的身后,紧张的看着他。直到看到他朝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后,我才稍稍的踹了一口气。

    紧接着第二个窑炉,第三个窑炉一直看到倒数第三个窑炉,我们都没有发现那僵尸的影子!此时我和爷爷都有些着急,担心如果前方最后两个窑炉都没有那僵尸的影子,那就等于说我们完全跟丢了!偌大个窑厂,再想要找到它,我们得冒多大的风险啊!

    当我们踮着脚轻轻走到倒数第二个窑炉时,爷爷依然悄悄的朝那窑炉口探出脑袋,可是让我感到吃惊的是爷爷刚刚探出脑袋后,又迅速缩了回来!然后不断的示意我慢慢往后退!

    看到爷爷这幅紧张的模样,我急忙打起精神,牵着爷爷的手慢慢朝后倒退着。可是退了没十步,突然见那前方倒数第二个窑炉里,一双腐烂的手从里面猛然地伸了出来!

    随着一阵“咚咚”跳跃声的响起,只见那僵尸转眼间就从窑炉里跳了出来!随后突然跳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们!爷爷一看情况不对劲,立刻牵着我的手,快速闪进了我们旁边的一个窑炉里,随即紧紧捂住我的嘴巴,生怕我发出半点儿声音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