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雄鸡鸣,狗出舍
    轻轻擦拭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后,我便朝那通往阳台的小木门看去,此时那扇小木门正安安静静的伫立在自己眼前。此时我心里也开始犹豫不决起来。想走上前去看看那小木门外的僵尸走了没有,但是又害怕打开门的一瞬间,那僵尸一双厉爪立刻刺穿我的胸膛,一副僵尸獠牙随之咬进我的血管,吸干我的鲜血!

    不去看看吧,难道要我整晚就在这种担惊受怕的环境中渡过,随时等待着那僵尸一爪劈开小木门?漆黑的夜里,一个大步跳到我床前,将我像提小鸡般的从床上提起来,然后吸干我的血?

    思来想去之后我还是决定走到小木门处一看究竟!蹲在地上轻轻的挪动着步子,生怕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就这样走到小木门处时,透过那脆弱的小木门上的空隙,朝门外看了过去。此时门外除了丝丝月光与钢筋混凝土做的房子外什么都没有!

    看到这一切后,我高兴得差点儿就大叫了起来!立刻打开了眼前这道脆弱的小木门,顿时门外漆黑、宁静的夜晚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一切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躺在床上放松下来之后,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这一觉是最近几天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次了,一直睡到早上十点多钟时才被爷爷叫起来喝那碗黑乎乎的药。

    洗漱完下楼准备吃饭时,一走进堂屋顿时感觉屋子里的氛围有点儿不对!因为平常都是爷爷坐在上位默默的吃着饭,而爸妈则会坐在爷爷的下手位互相“诋毁、调侃”着。

    而现在爸妈却难得有一回的老老实实坐在爷爷下手位,安安静静的吃着饭!仿佛是刚刚被大人教训过的小孩般胆怯!

    此时我也不好意思打破这种难得的宁静,于是默默的走到爷爷身边坐下,跟着安安静静的吃起了饭。

    “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吧?”爷爷突然开口问道。“哎好!好!睡得很好!”我不知所措的回答道。“小小年纪!都开始学着你爸那样跟我说谎了啊!昨晚整个村子被闹得沸沸扬扬,我就不信你这泼猴也会不知道?”爷爷有气无力的说道。

    “没……没有……我是怕您担心!”我急忙解释道。

    “昨晚没吓着吧?我一直在楼道下面盯着了,如果那僵尸敢闯进你的房间,管他一百年前是英雄还是狗熊!看我不把它打得魂飞魄灭永世不得超生!”爷爷说着用力将手里的筷子重重拍在桌子上。

    “哦,爷爷!您……您都知道了?”我尴尬的说道。“现在它找到村子里来,吸了很多动物的鲜血,按照以前的计划拖延它,让它得不到月光能量的补充,现在看来是不行的了!我们只有换另一种方法!”爷爷看着我说道。

    “另一种方法?什么方法?!”

    “僵尸虽然和游魂野鬼不一样,因为它们拥有实体!但是它毕竟是过世的人。过世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必须遵守天地法则!天地法则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严格规定了两界互相往来的时间,如果超出这一时间就会受到天地间的惩罚!”

    “时间?天地时间?”

    “对!这个我记得之前跟你稍微说了一个大概。现在我就详细的告诉你!你们两个要不要听?要听的话就老老实实坐下来耐心听,不要插嘴也不要随意起身走动。要是不想听就收拾一下桌子,赶紧出去干活!”爷爷抬头对爸妈说道。

    此时爸妈被爷爷这么一说,就如同两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正在接受家长的思想教育般低着脑袋连连点头。

    “天地间的法则本来是不允许两界之间互相来往,当然除了阴差和阳差。阴差好理解,就是地府过来抓人去阴间的差官,就像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之类的阴差。阳差可能你们没听说过,但是我跟你们说一个人你们肯定听过!那就是包拯!传说包拯当年就作为阳差去阴间断过案!一开始天地间的法则只许两界的差官互相越界办理差事。可是渐渐地两界的统治者意识到阴差与阳差,经常越界办案时需要很多东西,却中途得不到什么补给。于是就滋生了鬼市!一开始鬼市是给那些往返于阴阳两界的差官们提供必需用品的市场。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界的统治者看到了鬼市这一商机,于是阳间的统治者经常会在一些固定的地方划出一片地,供鬼市使用。阴间统治者则会在固定时间放出地府里的游魂野鬼前来消费。然后两界在一起分得所获利润!而这地府开放鬼门的时间,即是天黑鸡归巢、狗入舍。它们方才能够到阳间游荡!而雄鸡鸣、狗出舍之际它们就必须迅速回到阴间”爷爷摸着自己的胡子道。

    听到这话后,我好像明白了爷爷的意思。也就是只要我们能想办法将它拖住,一直拖到雄鸡鸣、狗出舍之后。到时候时间一过,不用我们对付,天地间的法则自然会对付它!

    “爷爷!您这招好是好。但是要想将它拖到那雄鸡鸣、狗出舍之后,谈何容易啊!”我疑惑的问道。

    “这个不难!只要我们在雄鸡鸣、狗出舍之前找到它,然后在不断的前去骚扰。谅它也逃不到哪去!”爷爷呆呆的看着门口说道。看到爷爷这幅模样,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就这样饭间我和爷爷讨论了好久,一直讨论到村里李老九哭着跑到我家来找爷爷才停止。李老九焦急的说是家里的母牛和那才出生一个多月,刚刚会走路的小牛,昨晚死在了自己牛栏里。牛的脖子上均有上下两排四个牙印!两头牛身上仿佛全身鲜血被吸干般干瘪瘪的!

    爷爷为了稳住他的情绪,以免引起村民的恐慌,于是对他解释这些牛只不过是被野猪咬死的罢了,建议他回去后赶紧加固自家牛栏,晚上千万不要随意出家门!

    可是刚刚送走李老九不久,小胖墩子和他妈妈也焦急的来到了我家,他妈妈告诉我们,昨晚她家里的鸡全都被什么东西给咬死了,那些鸡也是身上一点儿血都没有,全被什么东西给吸干了!

    面对村民们陆陆续续上门询问,爷爷也没办法。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恐慌,爷爷只能一口咬定,这些就是野猪干的。并一直将原因往野猪身上推。我则有点儿坐不住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回到房间刚刚坐下,就见到小胖墩子那家伙贼眉鼠眼的溜进了我的房间。

    “你进来干嘛?别看了!我房间里今天没有什么好吃的给你抢!”我笑着摸着他那圆圆的脑袋说道。“滚蛋,谁要吃你好吃的啊!我是想进来看看你房间里有没有那种清代官员穿的官服!”小胖墩子在我房间里到处查看着。

    听他提到“清代官服”四个字后,我顿时全身为之一震!

    “什……什么清朝官服?我不知道你小子在说些什么?哎!你小子私自在我衣柜里找什么呀?找也就算了但你拿着我的红裤衩干嘛啊?快放着!”我正担心着这小子是不是知道点儿什么的时候,一转眼却看到这小子,竟然趴在我的衣柜里,拿着我的红裤衩仔细端详着!

    “哦,不是。昨天你穿的那套清朝官服外面好像没有套这种红裤衩!我还以为你搞中西合并咧。里面穿清朝官服,外面穿美国超人的大红裤衩!”小胖墩子歪着脑袋笑着说道。

    “你小子到底想说什么?句句听起来都不像是人话!”我微微生气的大声朝他吼道。“你小子别装了,昨天大晚上的穿着清朝官服站在你家阳台上一跳一跳的,你到底是减肥咧还是耍帅?”小胖墩子说道。

    “我……我……我减……减肥……我减肥!咋啦?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在阳台上跳着减肥的?”我故作疑惑的问道。“拉倒吧!昨天晚上楼上厕所没纸,我就下到一楼来拿纸。透过楼道里的窗户,看到你小子背对着我,穿着一套清朝官服,双手前伸着,一跳一跳的。当时准备叫你的,可是我实在憋不住了。于是下到一楼厕所,上完厕所后,我再从楼道朝你那看去,结果你已经跳完不见人影了!”小胖墩子继续在我房间里寻找着。

    “那套衣服呢?借我穿穿呗。这么多年的好兄弟了,好东西竟然独享啊!”小胖墩子连我床底下都找了个遍,就是没有找到那衣服。“没有!没有!被我爷爷拿去了。你直接去找他要啊!”我笑着对他说道。“算了,你知道我是最怕你爷爷的!”小胖墩子坐在我的床头翘着二郎腿一抖一抖的说道。

    小胖墩子在我房间里玩了一会儿后就回去了。而我也为昨天晚上那种情形感到后怕!要是那僵尸使劲的抓一下眼前这通往阳台的小木门,我的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