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阳台有僵尸
    “昨天那个僵尸没有吓到你吧?”爷爷画着符咒问道。“没有啊!当时我只是觉得紧张而已,并没有感到多害怕!”我小声的回答道。“不错,不错!看样子咱们家的道行真的是后继有人了!每次看到你那没有慧根的爸爸时,我心里就别提多难过了!你爸一天到晚正事不干,只知道对你妈言听计从,一点儿男子气概都没有。我本以为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道行,就要在我这一代后继无人,没想到家族中又出现了你!”爷爷看着我笑着说道。

    被爷爷这么一夸,顿时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于是急忙转移话题道:“爷爷,那僵尸咋办呢?我们怎么对付它呢?我看它好像很强的样子啊!”。

    “它的确很强,跟那修炼了几百年的水鬼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只要危害了咱们人间的老百姓,我们就要去对付它!我们修道之人,首要的目的就是维护阳间的人不受阴间孤魂野鬼的骚扰!只是现在我还在等待时机罢了!

    “等待时机?等待什么时机?”

    “僵尸自古以后都是下葬之时,阴阳先生没有注意梳理四周的气,使得四周的气不能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从而导致四周的气在棺材附近聚集,最后越聚越多最终形成了传说中的聚阴之地,聚阴之地自古养尸,那僵尸就是因此尸变形成的。现在它从坟墓里蹦出来,四处游走昼伏夜出,必然会造成它体内阴气的缺失!可僵尸毕竟是尸,不是人或者鬼!它可不知道自己曾经躺过的墓穴在哪里,所以每月十五月圆之夜,僵尸一定会跳到一个没有人和鬼打扰它的地方,对着月亮吸收天地之灵气,从而补充它体内的阴气!”

    “那我们就在十五的晚上找到它与它周旋,让它无法抽身对着月亮补充天地之灵气,这样时间久了它自己就会死去!”

    爷爷听到我这样说,连连点头笑着摸着我的脑袋。

    “今天是初十!离月圆之夜还有五天!在这五天里我们必须得好好休养,到时候再全力对付那僵尸!”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爷爷每天晚上都是提心吊胆的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前三天晚上都是相安太平。可是到了第四天晚上,村子里开始有事情发生了!

    那天晚上,我们家还是像往常一样,天还没擦黑就关上大门,各自回房间早早的躺下了。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蝉叫与鸟鸣,越听越是睡不着!于是我就开始在心里默默的数着羊!正当数到第一千九百九十九只,渐渐感到丝丝困意时,突然村子的南边隐隐约约的传来了阵阵狗吠之声!

    听见那狗吠之声后,我心中顿时一惊,急忙从床上坐起来,想开灯然后去阳台上看个究竟!但是想到外面可能是那僵尸,我还是害怕的忍住了。

    起初那犬吠声只是从村子里较远的地方传来,可是随着犬吠音量渐渐增加,犬吠数量慢慢增多,那种声音好像正朝我们这边移过来!

    没一会儿,那群狗的犬吠声好像已经移动到了我家旁边的小胖墩子家,顿时从他家方向传来阵阵鸡飞狗跳声!

    听到这声音后,我立刻钻进空调被,大气都不敢呼一口的听着外面的动静。过了没多久,我就听见那犬吠声渐渐朝我们家移动了过来!听着外面群狗,撕心裂肺的狂叫,我知道外面肯定就是那僵尸!并且已经到了我们家门口!

    “咚咚咚”顿时,一阵阵猛烈的撞击铁门的声音,深深的刺激着我的耳膜和神经!

    “那僵尸难道现在正在撞击我家大铁门!”我心下一惊,立刻在被窝里祈祷着,祈祷着那僵尸别将我们家大铁门给撞坏后冲进来!

    这种猛烈的撞击声持续了一分多钟后,便渐渐的消失了。随后群狗的犬吠声渐渐远去!

    经过刚刚那一幕后,我一直没有睡着,始终担惊受怕的躲在空调被里。可是到了后半夜,正当我迷迷糊糊困得不行的时候,突然我好像听见了我房间后门的阳台处,传来了“咚!”的一声!仿佛是什么人大晚上的在我房间的阳台上,闲得无聊使劲儿地跳了一下!

    当时我以为我听错了,于是急忙屏住呼吸,探着脑袋静静的听着后门阳台上的动静!

    “咚咚咚咚”随即一阵阵很轻、很轻的双脚跳跃声迅速传入到我的耳朵里!那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四天前我在村后冈岗山上还听到过那种声音!那是僵尸跳跃时所发出的脚步声!

    意识到这些后,我头皮发麻的看着我房间通往阳台那道脆弱的小木门!我是见识过僵尸那双厉爪的威力!眼前这道脆弱的小木门哪里经得住它的随手一击!

    听着小木门外的阳台上僵尸跳动的“咚咚”声,此时此刻我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就是那砧板上的羔羊,随时待宰般!

    我心脏狂跳着轻轻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迅速钻到了床底下!

    此时此刻除了钻到床底下外,我真找不到第二个更好的躲避地点!

    蜷缩在床底下抱着脑袋,全身因为恐惧而颤抖着。想象着僵尸冲进来,找到我后双手插进我的胸前,一双裸露在嘴角的僵尸牙,猛地咬进我的脖子,疯狂的吸着我的血液时的场景。

    我才十四岁,我怎么能就这样死去呢?我都还没有揪够小胖墩子那滚圆的大肥脸,也没有追到何竹一,我怎么能就这样死去呢?!

    让我感到绝望的是此时,一阵阵刺耳的“滋滋”声突然从木门上传来!就像人的指甲在那脆弱的小木门上慢慢抓着一样!

    听到这种可怕的声音后,我吓得颤抖的蹲在床底下,闭着眼睛双手使劲儿的捂住自己的耳朵,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脑海里不断的想象着自己被那僵尸弄死的几百种方式的画面。

    就这样颤抖的蹲在床底下,直到我的双腿都已经完全麻木,脚底传来阵阵神经刺痛感。我却始终没有听见那脆弱的小木门被撞开的声音!

    “难道此时此刻它已经进来了只是我没有听见罢了?!或者说它已经……已经走远了?!算了!反正都是个死,窝囊的在床底下等死,还不如睁开眼去看个究竟!说不定它此时此刻已经走了呢!”打定主意后,我轻轻的移开抱在脑袋上的双手,然后慢慢抬头睁开眼睛!

    黑漆漆的床底下什么都没有!确定了几次床底下确实没有那僵尸的影子之后,我便准备弯着腰,慢慢的趴在地上,透过几乎快要低垂到地板上的床单与地板之间的缝隙,朝房间里看去,可是刚刚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双腿由于坐久了的缘故,一阵麻木的疼痛感瞬间袭来,双腿随即一软。

    顿时身子一个坐立不稳,朝前倒了过去!我立刻条件反射式地腰杆挺直,双手前伸。想将自己的身体撑住!可是让自己感到始料未及的是,我腰杆刚刚一挺准备伸直些时,随即头顶处传来“哐当!”的一声巨响,那声音瞬间打破了这黑暗中的宁静!以至于我额头撞到木床板上的剧痛感此时此刻也已经无暇顾及!

    静静的坐在床底下,紧张的朝四周看去,双耳仔细的辨析着周围的动静!要是那僵尸现在在我房间里,或者在我房间外的阳台上,一定会听到这撞击的哐当声。真要是那样,我今天的小命肯定保不住了,就算是爷爷肯定也保不住我的小命!要是能的话,那天晚上在冈岗山,爷爷早就结果了它,还用大晚上的匆匆跑回来给村民报信?!

    就这样又过了好几分钟,四周还是那样的宁静!完全让人难以想象,那僵尸之前就在我房间外的阳台上!或者此时此刻它还在阳台上,更或者它就在我的房间里,等待着我出去,然后一把将我抓住吸干我的血。就像猫往往能将抓到的老鼠一口吃掉,但是非要戏弄一番后再将它吃掉一样!

    横竖都是个死,我还不如出去看个究竟,就算死也可以做一个知道真相的鬼。于是我再次双手撑地慢慢趴下,然后透过低垂下来的床单,静静朝房间四周看过去。

    此时阴历十四的月光,明亮的照到我的房间里。使得房间里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让我稍稍心安了一点儿的是房间的地板上并没有看到那僵尸的脚!

    “不在地板上!会不会它已经跳到了我的床上,或者写字桌上呢?”我悄悄的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从床底下往外爬。渐渐地空荡荡的写字桌映入到了我的眼帘——什么都没有!

    于是我悄悄呼了一口气后,又迅速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猛的一咬牙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然后迅速朝自己的床上看去。看着乱得像团鸡窝的小床,我心里那个喜啊!僵尸竟然不在我的房间里!而那扇小木门此时此刻也完好无损!顿时我感觉自己仿佛又重生了一次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