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夜间行动
    >

    只见此时爷爷正将那塑料袋里的红色粘稠物倒入到一个碗中,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小瓶,打开瓶盖,顿时一股难闻的鸡血味传入到我的鼻子里!我捂着鼻子斜着眼,接着朝爷爷那看去,只见他将里面的鸡血一股脑的倒进了装有红色粘稠物的碗中!

    “号号!”正当我看得出神的时候,爷爷突然侧着头叫着我。

    “完了!是不是被爷爷发现了!完了!完了!他肯定要将我赶到房间里去的!”我内心忐忑的回答道:“哎!怎么了爷爷?!”。

    “来来来!到爷爷身边来,帮爷爷研磨一会儿这朱砂!”爷爷笑着对我说道。看到爷爷笑后,我心里那个乐啊,这已经是这两天第二次见到爷爷笑了!以前我从来都没有见到爷爷笑过!就连小胖墩子都说:“你爷爷是不是天生就缺少笑的基因?!”。

    “哦!”我故作镇定的走到爷爷身边,其实此时此刻我内心深处却激动得无法形容!

    “来!像这样慢慢的顺时针研磨。研磨到差不多像墨汁那样就行了!”爷爷握着我的手耐心的教导着。

    爷爷教了一遍后,我就掌握了这研磨朱砂的方法,只是不敢研磨太快而已,害怕洒出来被爷爷责怪!没一会儿功夫我就研磨熟练了,于是趁着爷爷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朝他那儿看过去,只见此时他正在一张张小黄纸上,沾着我研磨好的朱砂写道:大将军到此急急如律令!

    “我靠!这不是林正英僵尸片里面的场景吗?怎么爷爷也用上了?难道这些都是真的?从小到大我和小胖墩子,每次看到电影里林正英英姿飒爽的在小黄纸上划着符咒的时候,都是满心的鄙视,觉得那场景太假了!”我内心激动的看着爷爷画着的一张张黄纸符,回想着以前自己的幼稚。

    “这些都是用来对付你们那天招惹的水鬼!你们小孩子干什么不好偏偏要去招惹它!”爷爷一边划着符咒一边责怪道。

    “爷爷,它很厉害吗?”我鼓足勇气的问道。

    “何止厉害!简直是阴阳两界没人敢动它!它在村后小双溏修炼的时间比我们这个村子存在的时间还要长!每次我路过小双溏时都要绕路走!你们……算了!你们年纪还小,惊扰了它也怪不得你们!”

    “那我们去给它烧些纸钱,给它说些好话,它应该就会原谅我们了吧!”

    “呵!它在阴阳两界都没有多少人敢惹,钱对它来说都不是事儿!惊扰了它的修为,影响了它的渡劫那才是大事!修炼了几百年就等那一天!”

    听到爷爷这么一说我也是一阵后怕!

    “那现在怎么办?”

    “晚上我去跟它谈谈,试着说服它放过你们,谈成功了更好,谈不成功那就只有……好了!你年纪还小,有些事还不能让你知道。给我吧!朱砂已经研磨好了,你自己慢慢玩儿去吧!”说完爷爷就拿着他的那些东西回到了他的房间。

    而我也快速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开始筹划着晚上的行动。今晚我也要去,如果爷爷不让我光明正大的去,我就悄悄跟过去!

    打定主意准备晚上跟着一起去后,我就从自己衣柜里找出了一套黑色的衣服和一双黑色的鞋子。电影、电视剧里面反正都是这样伪装的,于是我也跟着学。吃晚饭时我故意试探了一下爷爷的口风,当得知爷爷只带小胖墩子一家前去时,我就在心底暗自决定今晚自己一个人悄悄溜过去,反正知道地方。

    为了以防万一,晚上我借着去村里小江他们家杂货铺买零食之际,悄悄来到了小胖墩子家,找小胖墩子爸妈要了一点儿那天晚上淋过香灰与公鸡血的米饭。然后镇定自若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灯,静静地听着楼下的动静。

    爸妈总是九点钟关门,这次也是九点就听见屋里大铁门关闭时传来阵“咚咚”的声音!于是我也故意将房里的灯关上,迅速穿上黑衣、黑裤、黑鞋,口袋里踹上用塑料袋装好的米饭。

    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随着一阵“咚咚”声响起,楼下传来了爷爷的声音,隐隐约约听见爷爷和爸爸说了几句话后,楼下便又传来门被关上的“咚咚”声!

    此时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着,虽然之前一门心思的想去看个究竟,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但是此时此刻真要悄悄的跟过去时,内心还是十分的紧张和害怕!

    于是我轻轻地惦着脚,打开通往阳台的后门,然后迅速一闪身,躲进了阳台那个阴暗的角落里。

    然后迅速朝小胖墩子家方向看过去,见到爷爷此时正大踏步的从小胖墩子家后门走出,小胖墩子他爸爸背着小胖墩子走在后面,他妈妈则紧跟身旁!

    一直看到他们走远,我才紧张的慢慢走下楼,轻轻的打开楼下的后门,然后找了一些树叶塞在门缝处,使劲儿带上后门,以便事情完结后自己又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溜进来!

    晚上十点多钟的村子,是那么的祥和,此时我从内心深处才真正体会到和平的美好!一出村尾,我便悄悄低着身子,沿着路边的油菜花慢慢朝前走着。

    当看到前方不远处爷爷他们几个人正站在小双溏边上不知道干嘛时,我便急忙躲进了油菜田里。踩着油菜梗慢慢朝小双溏靠近,就这样悄悄的走了近十分钟左右,就已经快走到了油菜田的尽头。

    此时正好距爷爷他们只有五、六米的样子。于是我蹲在油菜田里静静的朝爷爷他们看过去。

    此时爷爷正右手拿着一柄寒气逼人的匕首!那匕首散发着阵阵寒光,离着五、六米远的距离我都可以感受到它的寒意!这可能就是爸爸给我讲过的那把家里祖传的匕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