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母老虎
    爷爷一边抹着泪水,一边快速的朝全双泉跑过去,可是还没等爷爷跑上两步,却突然发觉此时的全双泉有点儿不大对劲儿!因为他的面部各处好似有些细微的血迹!爷爷吃惊的停住了脚步,仔细朝全双泉看过去,才发现此时他双耳、双眼、两鼻孔以及嘴里,纷纷流出了鲜红的血液——七窍流血!人类死得最悲惨的模样!

    爷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之前听说过很多关于七窍流血的事件,但那些终归是听说,毕竟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现在突然见到了而且还是发生在自己的队友身上!爷爷哪能不惊呢?

    全双泉身子摇摇晃晃的勉强转过头来,冲着爷爷笑了笑,笑的时候整个面部扭曲得十分的恐怖!还没有等爷爷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全双泉突然大叫一声:“以后就靠你了!”,然后猛然间从口袋里掏出一打《玄武镇尸符》,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就朝他旁边的大花轿冲了过去!

    随着里面几声闷响,世界终于平静了!爷爷呆立在原地良久,始终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所经历的一切!爷爷整个人由于太过紧张,使得身体完全无法动弹!

    过了好一会儿,爷爷才从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来。他一边流着泪嘴里无力的喊着:“不要啊……”,一边手握匕首快速朝那大花轿轿门跑去。

    跑到大花轿旁边时为了以防万一,爷爷左手扒开轿帘的一瞬间右手匕首直接朝前刺去!可是让爷爷感到意外的是这一刺竟然刺空了!

    爷爷赶紧定了定神,朝里面看了看。只见此时鬼新娘身上亮起了无数个小光点,仿佛是无数萤火虫落在它身上一样!爷爷知道这是魂飞魄散的表现,鬼若被打得魂飞魄散,则会像宇宙中的一颗颗尘埃一样,永世不得超生!

    但是爷爷此时此刻并没有时间去同情那鬼新娘,而是迅速朝自己的两位战友看过去。只见他们此时均面部朝下,躺在轿子里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般。爷爷见此场景,立刻走过去,绝望的想哭,但是却怎么也哭不出来,此时的爷爷已经伤心到了极致!

    爷爷一边呼唤着他们的名字,一边双手擅抖着将他们从地上一一抱起。首先抱起的是刘畅,只见他此时就如同一具木乃伊般,身体里的血液与水分全都被吸干,只剩下一具干瘪瘪的皮囊!早已没有了一丝丝生命的迹象。爷爷悲痛欲绝的放下刘畅,转身又去抱起了全双泉,当看到全双泉双眼、双耳、两鼻孔和嘴巴这七窍上面的血渍早已经流干了时,心中的难过再也无法掩饰的瘫倒在地上。

    爷爷坐在地上抱着他们的尸体良久后,才挥泪起身在这附近找了一块比较掩蔽的地方,将他们一一掩埋。掩埋后爷爷多么想给他们立一块大木碑,可是最后想到他们此时此刻正身处敌国,若是立一块纪念自己战友的大木碑很有可能以后被敌国给发现,从而遭到破坏。

    想到这儿,爷爷最后还是满怀愧意的取消了给他们立碑的打算。在他们坟头重重的磕了几个头后,爷爷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继续上路了。

    掏出罗盘爷爷继续顺着“坤”位前进着,一个人虽然孤立无援,但是行动起来还是异常迅速,没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破庙前面。

    站在破庙前,看着眼前这座占地至少十余亩的寺庙,虽然此时比较残破,但是从它的规模来看,以前它也是香火比较旺盛!爷爷手里的罗盘指针没有规律的朝着四周转了一圈后突然定住,不管再怎样移动,它都一直指向着眼前这座破庙!

    终于找到那几个东南亚法师了!爷爷将罗盘放入自己的口袋,缓缓从腰间掏出匕首。径直走到破庙门前,一脚将庙门给踹了开!

    顿时年久失修的庙门被踹得飞了进去!爷爷将匕首挡在胸前,小心翼翼的朝里面走去。让爷爷大感意外的是还没等他走上几步,就见到庙里正堂前,几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的怪物,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仿佛他们一个个都深受重伤一样,除了双眼全身上下完全不能动弹。

    东南亚最厉害的法师可能就是眼前这几个似人非人的怪物了!看来他们给我们所布的阵,被我们一一破解之后,他们也因此深受重伤!

    此时不结果他们的性命更待何时!爷爷走过去手起刀落一一结果了他们的性命,然后一把火将这破庙给点燃!

    随后爷爷掏出罗盘,只见罗盘指针再也没有单独指向一个方位!而是很有规律的转着圈!看来一切都结束了!在大火边伫立良久,直到听见不远处传来阵阵枪声,爷爷才意识到现在自己身处敌国,自己又在敌方放了这么一把大火,想必敌国士兵已经有所察觉,现在正朝这儿赶来!

    于是爷爷急忙转身就朝原路返回,此时天刚刚拂晓。原路返回的途中,原始丛林里的四周,传来了一阵阵野鸡晨鸣之声。相传阴间之游魂野鬼,总是在天黑鸡归巢、狗入舍之际,方才能够到阳间游荡。而雄鸡鸣、狗出舍之际它们就必须迅速回到阴间。因此爷爷借着微微晨光,按照原路返回时,并没有再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爷爷一路上按着来时的路,快速的穿梭在这茂密的丛林里,很快就将敌国士兵甩得无影无踪。当爷爷按照原路返回到**村口时,为了以防万一,他悄悄隐入到**吊脚楼下面的草丛中,慢慢在这**转了两圈都没有再发现一个村鬼!于是爷爷迅速从草丛里跑出来,在**中找到牺牲的战友们,然后将他们一一埋葬起来。做完这些后,爷爷又从附近找了一些干树枝,一把火将此处烧了个干净,然后快速返回部队。再之后部队按照爷爷的要求,连夜派人将爷爷护送回来。

    听完爸爸的讲述后,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真不敢相信平时沉默寡言的爷爷,当年竟然经历了这么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经历!

    “好了,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你小子记住啊,千万不要跟你爷爷说是我告诉你这些的!你在上面慢慢玩吧。我下去帮你妈洗碗了,要不然一会儿她又要说我懒了!”爸爸说着就要往外走。

    看到爸爸那副害怕老妈生气的模样后,我连忙打趣道:“哎哟喂,都什么年代了?还怕老婆啊?”。爸爸听我这么一说,立刻撅着嘴说道:“你小子就笑吧!等以后你结婚了就会明白一个道理:天下的女人都是母老虎!”。

    说完爸爸就急急忙忙的下楼去了,留下我一个人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中午吃过午饭,隔壁的小胖墩子就来到了我家门口,朝我屋里张望着,老妈看到后连忙笑着走过去,揪着他那肥硕的大脸说道:“哎哟,小胖墩子,几天不见又长胖了啊!瞧这小脸,真有肉感啊!”。小胖墩子尴尬的陪笑道:“嘿嘿嘿阿姨见笑了,阿姨见笑了。请问您家吴号在家吗?我想找他去小双溏钓龙虾”。

    “哦,他在楼上。你直接上去吧!”老妈依依不舍的松开小胖墩子的大肥脸说道。

    “瘦猴子!你老妈的手劲儿又增进了不少啊!瞧把我这脸给揪的!”小胖墩子冲进我的房间,就开始告状道。

    “哎哟!是吗?来,让我瞧瞧!”说完趁他不注意,我双手立马揪住他那两个大肥脸。

    “你松开!快松开!”

    “等一下!等一下!再揪一下!就一下!”

    “你再不松开,我就不客气了啊!”

    “好好好!我松!我松还不成吗?”

    “你来想干嘛?我现在可没有什么好吃的给你抢啊!”

    “滚蛋!谁要你好吃的啊!钓龙虾去不?”

    “可以啊,但是我怕我妈说我。”

    “放心吧,刚刚上楼的时候,我跟你妈说过了,你妈已经同意了!”

    “真的?那赶紧的啊!”

    说着我就拉着小胖墩子胖乎乎的手跑到了楼下。

    小胖墩子原名许飞,住我家隔壁。跟我同年出生,所以从小我们两个就是一起穿着破裆裤长大的。

    当我们有说有笑的走到大门口时,爷爷突然站在我们后面说道:“你们两个出去玩要小心啊!清明时节不干净的东西太多!不要走远了!小心被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给找到了!”。

    小胖墩子从小就怕爷爷,小时候看到爷爷总是会哭上半天,现在都十四岁了,见到爷爷后依然拼命的往我后面躲!

    “知道的,爷爷放心吧。我们就去附近玩一会儿!”说完我就拉着小胖墩子出了门。

    这小胖墩子别看他平时总是嘻嘻哈哈的,但是他却是一个特别细心的人。跟着他来到他家后院,只见院子里已经摆放好了两个钓龙虾的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