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鬼新娘
    爷爷此时也顾不上那恶心的液体,一脚踹开此时已经没有丝毫动静的僵尸,急忙从地上抱起队长王新哲。可是此时的王新哲早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爷爷当时那个怒啊!举着匕首就朝另外两个僵尸身上拼命的砍过去,那两个僵尸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一次次将爷爷扫倒在地,爷爷的匕首也一次次扎进那两个僵尸的体内,此时的爷爷早已经杀红了眼!

    最后爷爷和刘畅、全双泉合力终于将那两个僵尸给打倒,打到那两个僵尸的同时,他们自己也是全身挂彩。全双泉替爷爷掰好被僵尸扫得脱臼了的右手。随后爷爷他们难过的从队长王新哲身上取下他的罗盘,找了块比较隐蔽的地方,将队长王新哲安葬好。

    之前听队长王新哲说过,此次行动破解东南亚法师的命门在“坤”位!也就是五行八卦中的“坤”位!爷爷拿着王新哲的罗盘,对好“坤”位后,他们又重新上路了。

    午夜的树林里静得可怕,经历了刚刚那一幕幕恐怖的场景以及队友的牺牲,现在爷爷他们三个人,穿梭在这原始密林中是格外的小心,生怕再出现什么差漏。

    跟着罗盘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始终没有再出现什么异常状况。四周死一般的寂静,甚至连鸟叫虫鸣都没有!浓浓的山间雾气笼罩着这午夜的树林,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

    爷爷手拿罗盘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刚开始途中还比较顺畅,并没有遇到什么异常情况。正当爷爷他们稍稍放下心来,沿着罗盘上指针所知的“坤”位前进时,突然雾气蒙蒙的前方,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人影从队伍前面一闪而过,快速的消失在重重的迷雾森林中。

    顿时吓得爷爷他们赶紧停住脚步,三个人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大伙儿都从对方诧异的眼神中看出了彼此的焦虑!

    “刚刚你们也看见了吧?”爷爷随口问道,当看到全双泉和刘畅慢慢点头后,爷爷赶紧吩咐大家之后赶路时,注意隐蔽不要再发出什么声响来。

    随后爷爷他们走路时都是弯着腰杆,沿着密集的大树和茂盛的灌木丛边走,生怕途中再发生什么变故。可是让他们感到头皮发麻的是就算这样潜行,他们眼前还是时不时的闪过一个或者几个全身鲜红或者全身惨白的人影来,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人是鬼!

    “大伙停一下!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那些一闪而过的东西好像并没有要伤害我们的意思,好像只是单纯的出来吓吓我们,好像想将我们给吓走似的!”

    “对!分析得有理!那我们还是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行动,尽量不要发生什么声响来。那些东南亚法师可能是硬的不行,现在来软的了!”

    达成一致后,他们一边手里紧握着自己的家伙事儿,一边小心翼翼的朝前面走着。那些一闪而过的人影,他们只当没看见的。就这样走着走着,那些一闪而过的人影越来越少了,最后竟然直接消失了!

    就这样他们三个人小心翼翼的在这树林里行走着,又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眼尖的全双泉突然一把拦住他们,惊慌的回头朝爷爷他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爷爷原本稍稍放松了的神经,现在突然又紧绷了起来,立刻跟着他们快速卧倒在一棵粗壮的大树后面。“你们听到了什么没有?”全双泉悄悄的问道。爷爷和刘畅经他这么一提醒,立即闭上眼开始静静的听着四周的动静。

    陡然间爷爷好似听见了一阵锣鼓和唢呐的声音!还没等爷爷开口,刘畅就小声的说道:“这他娘的是个什么鬼地方?迎亲竟然选在大半夜的进行!不怕遇到了那些山鬼!这地方的风俗真是够可以的啊!”。

    说完这话后,众人心里都是一惊!大半夜的除了鬼迎亲之外,还会有谁?所谓鬼迎亲。就是子时一天阴气最重的时候,鬼新郎去迎娶鬼新娘的活动。正所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我们阳间的人平时谈恋爱、结婚是在正常不过的了,一般婚礼都会在一天中阳气最重的正午进行。而鬼也是会谈恋爱、结婚,它们所选的日子就是阴间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日子。

    爷爷他们就这样趴在大树后面的草地里,静静的盯着锣鼓和唢呐声传来的那个方向,谁都不敢随便说上一句话。

    过了没多久,只见不远处的迷雾中无数身影开始慢慢地晃动着朝这儿走来。爷爷心里那个紧张,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看样子真的是遇上了传说中的鬼迎亲了!

    随着迎亲队伍的走近,只见走在迎亲队伍最前面的都是一些穿着红衣的纸人!它们动作僵硬的慢慢朝前走着。接下来是吹唢呐和敲锣鼓的乐队,而这些吹唢呐和敲锣鼓的并不是纸人而是身体已经有些许腐烂、表情呆滞的死人!

    再之后就是新娘轿,新娘轿也是用纸做的,并由四个纸人抬着缓缓走来。大花轿四周围满了女子模样的纸人,手里拿着一个纸做的花篮,花篮里装满了白色的小纸片。它们围在大花轿四周,随着音乐的起伏。它们动作僵硬的伸手,从花篮里抓起一把白色纸片,然后机械般的朝大花轿方向撒过去!

    “奇了怪了!这迎亲队伍里怎么没有看见新郎呢?这还是迎亲吗?难道是新娘去迎新郎不成?”此时刘畅突然小声冷笑着说道。

    听刘畅这么一说,爷爷这才注意到整只迎亲队伍里确实没有看到新郎的踪影!爷爷又快速的朝四周来回的扫视了几次,午夜原始的茂密树林里,除了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树和灌木丛,就是眼前这块空地上的迎亲队伍,此时此刻队伍里确实没有看到新郎的影子。

    当新娘的大花轿经过爷爷他们藏身的附近时,爷爷他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大花轿在缓缓的放慢速度!当爷爷他们看得正好奇之际,突然一阵狂风从迎亲队伍方向刮过来,迎亲队伍里的奏乐之声随之戛然而止。

    爷爷他们三个人顿时被地上吹起来的沙子迷住了双眼,他们心里立刻一惊,急忙一边用手快速的揉着眼里的沙子,一边快速的朝身边的树林中跑去,以防它们趁此机会前来偷袭。

    几秒种后,爷爷的双眼稍稍好了一点儿,便急忙朝那迎亲队伍看去!一看之下心中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爷爷见到那大花轿的轿门口,此时此刻正对着自己的藏身之处!那些渗人的纸人,与那鬼乐师则纷纷站立在大花轿之后,面无表情的面对着爷爷他们!大花轿周围女子模样打扮的纸人,正动机械式的朝大花轿上面撒着白色的小纸片。

    大花轿的轿帘随着晚风微微的摆动着,仿佛里面的鬼新娘随时会走出来般,后面站满了面无表情的纸人和鬼乐师,丝毫没有见到它们想要离开的意思,仿佛它们就是冲爷爷他们来的!当时爷爷他们心里“咯噔”一声,开始暗暗叫苦:这又是东南亚法师玩的哪一出啊?就不能出来堂堂正正的跟我们打一场吗?

    看到这已经拉开架势,随时准备开干的一幕,此时此刻爷爷他们再继续躲下去,显然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纷纷从草丛中站起身来,掏出各自保命的家伙事儿。

    一阵微风悄悄掠过,瞬间将花轿的轿帘给吹开。爷爷他们赶紧朝那轿子里面看过去,只见一个全身穿着大红、头盖血红红盖头的女鬼正静静的坐在里面!

    “夫君!我等了你好久!快来!快来!快来……”此时轿子里的鬼新娘突然举起自己拿着红色手绢的右手,缓缓的朝爷爷他们招着手冷冰冰的说道。

    按爷爷自己的话说,当时他们听到那鬼新娘的声音后,突然感觉全身上下无比舒服,那声音简直比天籁还要好听!他们三个也鬼使神差的竟然就这样跟着那声音慢慢走了过去!

    而那鬼新娘则一直坐在大花轿中对着他们慢慢说道:“快来……快来……”,周边的锣鼓和唢呐之声也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整个就是一迎亲的场景,只是现在进行的是一场午夜密林之中的鬼迎亲!

    当爷爷走到距离那大花轿五米左右的距离时,腰间的匕首突然猛烈的震动了几下,锋利的匕首刀尖瞬间在爷爷腰间划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顿时一股钻心的痛从腰间传来。

    爷爷刹那间被这疼痛惊醒,看见已经开始对着他们三个人冷笑的鬼新娘,爷爷猛然间惊得一身冷汗!差点就走进了它的大花轿里!看着黑洞洞的大花轿里面坐着正在对着他们“嘿嘿”冷笑的鬼新娘,真要是走进去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爷爷二话没说立刻转身左手抓起全双泉,右手抓起刘畅,撒腿就想往密林深处跑。可是此时全双泉和刘畅已经被那鬼新娘所迷,爷爷哪里拉得动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