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营地哭声
    军队领导为此也十分不安,一边做着安抚受惊吓战士的心理工作。一边在附近省份秘密请来了几位德高望重的阴阳先生!可谁知那几位阴阳先生只在营地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再看到他们时,他们一个个的都已经死亡多时,死时七窍流血,眼睛恐惧般的睁得大大的!军医鉴定他们竟然都是被活活吓死的!

    军队前后找来过二十几位阴阳先生,结果都是还没出营地就死了,有的是被活活吓死的,有的死于意外。至今没有一位阴阳先生能活着走到边境之地!军方特种部队秘密潜入过几次,准备实施斩首行动,可是派过去的特种部队队员大多也都是有去无回,有幸回来的几个不是疯疯癫癫,就是成为一个没有思想、大脑部分被掏空的活死人!

    最后随着部队里的怪事越来越多,部队领导只能硬着头皮将此事告知高层,高层二话没说就派来了一位国学风水大师。

    可谁知那位国学风水大师乘坐的火车刚刚到站,那国学风水大师就催促列车司机赶紧离开。当然他说了是不算的,部队几位领导将那位国学风水大师软硬兼施的带到了营地。

    可是那位国学风水大师刚刚踏进这栋楼,竟然在部队几位领导人面前,仿佛被一个看不见的人掐住了他的脖子,一下从地上将他提了起来!

    看着那位国学风水大师,身体悬在半空双脚惊恐的在半空中胡乱的踢着,一双青筋都快要撑爆的双手死死掰弄着掐住他脖子的那只看不见的手!

    当时几位军方高层领导没有一个敢过去帮忙!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位刚来的国学风水大师慢慢死去。

    事情发生后陪同国学风水大师一块儿前来了解情况的高层负责人,连夜坐火车返回总部汇报他所见到的情况。

    再之后就有了爷爷和另外六个人到部队的事儿了!

    当晚爷爷和另外六个人被安排住进了一间装修豪华的大屋子里,门外和窗外都有荷枪实弹的战士守卫着。当时爷爷那个激动啊,长这么大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自己有生之年会有这种待遇!之前的恐惧感瞬间被这突如其来的自豪感给冲得烟消云散了。

    爷爷躺在床上自豪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进入了梦乡。可是正当他睡得正酣之际,突然迷迷糊糊的仿佛听到了一阵阵细微的哭泣声!这哭泣声好似是一女子的哭声,并且这哭声离他如此之近,仿佛就在他耳畔!

    顿时爷爷全身汗毛直竖,一阵寒意瞬间袭遍全身!爷爷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朝他床头边看去。可是他床头边上除了漆黑一片外什么都没有!爷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疑惑的朝四周另外六个人看去,发现他们一个个睡得跟死猪似的,可是刚刚爷爷明明听到哭声了!那哭声是那么的真切一点儿都不像是在做梦!

    爷爷带着重重疑惑又重新侧着身子面向刚刚哭声传来的方向躺回到了床上。躺定后假装睡熟的边大声打着鼾,边慢慢睁开双眼。

    随着双眼的慢慢睁开,一个白色的东西也慢慢出现在他眼前,当他看清楚眼前那团白色的东西时差点吓抽过去!原来爷爷看见了蹲在他床边对着他哭泣的是一个全身惨白得渗人、长长的头发胡乱的披在头上,凌乱的头发里隐隐约约看见了一双流着红色液体的眼睛,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着,嘴唇里没有一颗牙齿的女鬼!

    当时爷爷那个怕啊,虽然他也是一位风水先生,平时也替别人解决一些鬼神方面的事儿,但那些都是事先知道,并且做过万全准备的,所以并没有觉得恐怖,可是现在爷爷是完全就没有准备,突然一个渗人的女鬼在这陌生的地方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爷爷害怕得连忙闭上双眼,不敢再看它一下!

    没一会儿一阵冷冰冰的哭声又传入到他的耳畔,当时差点把爷爷吓尿了。正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之际,突然睡他上铺的老王,床铺猛地动了几下,一粒石头子般的东西从他床上掉了下来摔在地上“滴滴”作响,随即“大胆妖孽!快快离开!勿扰清梦!魂飞魄散!”从老王嘴里传出。

    说来也奇怪,经上铺老王这么一警告,那哭声瞬间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片沉静、死一般的沉静!片刻后爷爷按耐不住地深吸了几口气,再次鼓足勇气的悄悄睁开双眼,让他喜出望外的是那渗人的女鬼仿佛已经离开,只留下四周的一片漆黑!

    早上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照到每个人的被子上,几天没有见到太阳的大伙纷纷开着玩笑,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后,有说有笑的朝着屋外走去,准备去找那位接待他们的军级干部要点儿好吃的,说不定还可以要到猪肉炖粉条!

    当他们满怀期待的打开房间门的一刹那,让他们几个人感到意外的是此时那位军级干部正站在他们屋子的门口,仿佛是有意在等待着他们一样!

    能让一个军级干部一大早的站在你的门前等你起床,那是什么事情?那是一件值得吹上一辈子的事情!

    那位军级干部看到他们出门后立刻走上前,与他们一一握手,嘴里不断的说着谢谢。当时爷爷他们几个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眼前这位军级干部为什么突然一下子要对他们说谢谢!

    那位军级干部将他们带到军官食堂,爷爷和另外六个人看着干净整齐的餐厅和眼前桌子上那一堆只在梦中才能吃上的美食时,顿时浑身激动得直哆嗦。军级干部看到后只是哈哈一笑,然后示意他们尽情享用。

    此时爷爷和另外六个人哪还顾得上礼节不礼节的,迅速三步换做两步的一路小跑来到餐桌前,各自占据着自己认为的有利“地形”,丝毫没有停留的开始和桌上的美食做着坚决的“战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