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清明纸钱
    每年清明节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给自己过世的挚亲烧些纸钱,好让它们能在阴间过得衣食无忧。别人家烧纸钱的时候都是在一个火盆里进行,可是我家确是在两个火盆里!并且爷爷每次在其中一个火盆里烧纸钱的时候,总是难过的边往里面递着纸钱,嘴里边念叨着一些人的名字,这么多年来我数了一下总共是六个!

    每年看到爷爷这个奇怪的举动时,我都会凑到跪在另一个火盆,无精打采地往里扔纸钱的爸爸身边,探着脑袋悄声的问道:“爷爷这是咋了?怎么往我们这个火盆里扔纸钱的时候没见他这么难过,却总是在那个火盆里烧纸钱时就显得那么难过?他嘴里念的是谁的名字啊?”。

    往年爸爸总是会紧张的白我一眼,示意我不要问。但是今年爸爸非但没有白我一眼,反而悄声的回了句:“晚上再说!”。听到爸爸这样说,我都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于是老老实实的跟着他无精打采地往火盆里扔着纸钱。

    烧完纸钱后爷爷慢慢的走了出去,随后门外响起了一阵熟悉的鞭炮声和那句:先人们,同志们走好!

    我激动的和爸妈收拾好火盆和供桌之后,趁着爷爷不在厨房之际悄声的问道:“爸!爷爷嘴里念的是哪些先人啊?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大伯、二伯、三伯和您提起过呢?”。

    “小孩子!打听那么多干嘛?赶紧拿个鸡腿到外面墙角蹲着吃去!吃完了再去找胖墩子玩啊,省得他又把你的吃的给抢了,到时候你又哭着回来装可怜!”老妈赶紧将话岔开,顺势塞给我一个鸡腿就将我往外面推!

    “算了!算了!他今年都十四岁了,马上中考考完,就要去市里读高中,以后在一起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少,孩子想知道什么就让他知道吧,他这年纪心智早成熟了,想当年我十四岁的时候都已经和你订婚了呢……”

    “出去……出去……不害臊!在孩子面前说这话!你们两个有什么出去说啊!别妨碍我做饭!”

    “是……是……是……老婆大人说得是!我们这就出去!小子!赶紧走啊!傻站着干嘛!到底想不想知道秘密了?小心你妈一会儿改变主意不让我告诉你了!”说着爸爸一把将我从厨房里给拉了出去,留下在厨房偷笑的老妈。

    “走……走……走……我们去楼上你房间里说,免得被你爷爷听见,勾起他的伤心往事!”爸爸说完就拉着我快速走到我的房间,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趁着他关门之际,我赶紧将老妈刚刚塞在我手里的油炸鸡腿,三下五除二的啃完后扔进了垃圾桶里。

    “你知道为什么清明节时别人家都是一个火盆给自己过世的亲人烧纸钱,而咋们家是两个火盆吗?”老爸神秘兮兮的问道。

    “这不正是我要问的吗?我要是知道还用每年问你!”我在心里无声的抗议着,但是抗议归抗议,这件困扰了我这么多年的秘密,眼见就要快被揭开了,我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于是赶紧十分配合的摇着自己的脑袋。

    爸爸看到后一脸满足的说道:“你知道你爷爷之前是干嘛的吗?”。“种田的农民呗,解放前总是被地主欺压,解放后跟着**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按照历史课本上的知识回答着爸爸的提问。

    “滚蛋!咋们农村的肯定都是种田的啊!我是问不为人知的职业!”听到爸爸这么一说,我心里立刻“扑通、扑通”快速跳了几下!“不……不知道啊!爸爸你快说吧!再不说一会儿爷爷就上楼来了!”我急忙朝爸爸说道。

    “你爷爷其实是一位阴阳先生!在咋们这方圆几百里地,没有人不知道你爷爷的。所以啊,你小子总是有吃不完的各类小吃,看把隔壁那小胖墩子给羡慕的,都想整日的跟你形影不离,以备随时抢夺你身上的零食!”爸爸朝四周看了看后,小心翼翼的从我的床底下摸出一包烟,熟练的抽出一根后,快速点燃猛的吸了几口!

    “又将烟藏在我的床底下,小心我下去给老妈打小报告!”

    “小祖宗!我就吸几口啊!就几口”

    “你快说吧,如果说得好的话,以后你随便抽,我就当看不见的。如果说得不好的话我现在就下楼告诉老妈,说你每天都躲在我的房间里抽烟,还将烟收在我的床底下!”

    “好……好……好……小祖宗!您稍等,我再吸一口”说完爸爸猛地吸了一口后,将烟头仍在地上用脚踩灭,然后熟练的从地上捡起已经被他踩灭的烟头,迅速地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你爷爷其实是一位阴阳先生,知道什么是阴阳先生不?就是帮别人看阴宅、阳宅和解决一些棘手的灵异事件的!不光是你爷爷,咋们家祖上都是阴阳先生,其中有一位当年还给乾隆皇帝做过太师!当然这手艺在我这一代就要失传了,你爷爷说我没慧根,不是窥探风水、命理的这块料!不过啊,我打小也没想过要去学那玩意儿!一天到晚昼伏夜出、拿着一张小黄纸画画画的,感觉就一跳大神的骗子、神棍!”说到这儿爸爸脸上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态,可是他话里明显充满着各种的羡慕、嫉妒!

    “对……对……对……爸爸说得对!”为了让爸爸接着讲下去,我赶紧拍着马屁回答道。

    爸爸被我这么一顿溜须拍马后,整个人都高兴得飘飘欲仙,仿佛随时都会飘到半空中似的。于是他将他所知道的东西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

    随着爸爸讲述事情的深入,我因为紧张而紧紧拽着的手心里慢慢的全都是汗,听完爸爸的讲述后,我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爸爸,一时半会儿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真想不到平时古里古怪的爷爷,年轻时竟然做过一件这么轰轰烈烈的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