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无心
    尹子鱼急忙躲开,指了指隔壁道:“小心,万一让总经理知道你搞了那东西,可不好解释。”

    明欣儿银牙紧咬,差点冲动的告诉他那就是总经理让她弄的,不过看到有人影朝着那边走过去,她还真的不敢搞出多大动静。

    咬牙切齿地坐回椅子上,丢了尹子鱼一个大白眼,故意扭过头去不理他。

    “好吧好吧,不逗你了。那种事情我会守口如瓶的,怎么说也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人,我怎么会害你呢。”尹子鱼笑着又给自己点了根烟。

    “大烟鬼,抽死你吧。”明欣儿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连总经理都不介意他在办公室吸烟,自己当然也不好把他往外赶。

    尹子鱼走到窗前吞云吐雾,其实还在侧耳听着那边的情况,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总经理对那位客人什么态度?”

    原来是为了这个过来,明欣儿撇了撇嘴:“自己去看,我怎么可能知道总经理的态度。”

    明着好像不在乎总经理,这家伙其实口是心非,眼神总是有意无意的朝那边瞟,真是个虚伪的家伙。

    结果那边没到两分钟就结束了谈话,高成出来后又到了明欣儿的办公室。这家伙还惦记着明秘书窈窕多姿的背影呢,推开门后笑着摆了摆手:“明秘书,我走了,有机会一起吃饭。”

    明欣儿站起来微笑着点了点头:“高先生客气了。”作为秘书,她有必要提总经理送客,急忙走出去把高成送到电梯口。

    见尹子鱼居然在明秘书的办公室里吸烟,高成愣了愣,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句:“明秘书,在你办公室的那个保安是什么身份?居然敢光明正大吸烟……”

    “他是个神经病,谁都不敢惹他,一惹他就犯病,就会变得流氓加无耻,所以大家都当他是空气,随便他做任何事。”明欣儿咬牙切齿的骂了一通,感觉舒爽了不少。

    高成立刻了然,原来这么回事。怪不得大家看到他之后都态度格外不同,一个公司有这样的人就该想办法把他送走了。

    “宋怡什么态度?需不需要我找几个人把他强行送到精神中心去?”

    “不用了,这人对公司还立过功劳,总经理年在谈多少还有点用的份上就留下他了。”明欣儿随口应付了两句,就把高成送下电梯了。

    根据惯例,高成走了之后明欣儿就去了宋怡的办公室。尹子鱼当然厚颜无耻的跟在了后面,不过去瞧瞧始终不放心。

    宋怡有些皱眉的看着办公桌上的花,冷冷的吩咐明欣儿:“拿出去送给想要的职工,回头告诉高成,我不稀罕他的花,让他以后不要带过来了。”

    明欣儿正要去拿,冷不丁后面伸出一只胳膊来,把花拿起来放到鼻子旁边嗅了嗅,笑着道:“花挺香的,干嘛不要啊?”

    宋怡眼睛一亮,不过有明欣儿在旁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明欣儿冷冷的瞟了尹子鱼一眼,本想拿话讽刺他,不过在总经理面前不敢太过放肆,猛的从他手里夺过花来,哼了一声就走出去了。

    等明欣儿离开了,宋怡这才从椅子上站起来,缓缓走到尹子鱼身边抱住了他的胳膊,努力做出温柔的表情道:“你来了。”

    尹子鱼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办公桌,上面叠着厚厚的文件,但是四周擦的很干净,显然一直有人在认真打理。

    舒坦的坐进了自己的椅子里,尹子鱼笑着抓住宋怡温润滑腻的小手不断摩挲,这手柔若无骨,手感比以往握过的都好,除了紧张得有些僵硬之外,其他都是超级棒。

    “我说,我干脆把办公桌挪回一楼吧,在这儿摆着会不会影响你的追求者献殷勤?”尹子鱼笑呵呵开玩笑似的跟宋怡打趣。

    但是谁都听得出来,这家伙口气里带着点酸酸的味道,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之前因为“公主”的死所带来的深深的痛苦和伤疤,都因为宋怡的出现而慢慢的恢复着。

    虽然很慢,但是尹子鱼的眼神里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只有深深的失落和伤痛。也因为这个原因,尹子鱼把“公主”留下的一切情感在不知不觉中一股脑的挪到了宋怡的身上。

    如果再一次失去,或许尹子鱼都没办法接受。

    其实现在想想,一开始尹子鱼就是因为宋怡相貌跟“公主”酷似而选择留下来,潜意识里就不想让任何人招惹她,不然当初也不会跟罗一道杠上。

    宋怡原本还因为尹子鱼亲密的举动而高兴,听到这话立刻俏脸冷下来,抽回手硬邦邦地道:“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没事没事,我不介意。”尹子鱼笑呵呵来了句,却让宋怡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身子都僵硬起来,两只手因为内心的激动而不着痕迹地颤抖。

    “我给你买的衣服怎么没穿?”宋怡沉默了片刻,终于问了一句关心的问题。

    “那衣服太板了,根本不适合我,还不如保安服舒服。都被我丢衣橱里封印了。”尹子鱼吞云吐雾地道。

    这话说出来,宋怡俏脸再次变得冰冷更甚,慢慢消失了血色,变得煞白一片。

    转过身,绝美窈窕的身姿衬托下,冷冰的目光也变得更具杀伤力,脾气盯着他不说话。

    从那天两人关键事没成之后,宋怡就一直觉得对不起尹子鱼,甚至一度怀疑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不称职的未婚妻。

    今天尹子鱼无意中说出的几句话,让她立刻认为尹子鱼果然厌弃了自己,打算跟自己分开了。霎时间心如刀绞,宛若万箭穿心,疼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结果好死不死的,尹子鱼又来了一句:“那啥,我最近想换辆不太惹眼的车子,你给我的奔驰和兰博太招摇了,我打算自己出去买一辆……”

    宋怡顿时如同被利剑刺破心脏,身子歪了歪,差点晕倒在地上。踉跄两步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霎时变得毫无血色,脸色煞白,晃了几下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