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紧张的宋怡
    宋怡回头看了一眼坐落在屋子正中央红色心形的大床,点点头:“我明白,就是未婚妻应尽的义务对吧,你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说过回来后要我尽义务的,我早就准备好了。”

    尹子鱼一脸见鬼了的模样缩回头去,追悔莫及的想要撞墙。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早就忘记的事情人家还记着呢,这哪是给人家启蒙,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浴室门关上,宋怡原本淡定的表情倏然消失,换上了无比紧张的神色,娇躯有些颤抖,两只手紧紧抓着抱枕,紧张的快要哭出来。

    忐忑的看了一眼浴室,听这里面哗哗的水声,真想推开门夺路而逃。

    尹子鱼洗好了出门,宋怡又恢复了淡定自若的神色。

    尹子鱼看了眼古井不波的宋怡,也有种想逃的感觉。最近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了,雪奈一直想要他陪,苦熬了一个月好容易回来,本以为能轻松一下,想不到又被宋怡给将了一军。

    咬了咬牙,索性把灯给关了。

    不出两分钟,尹子鱼一脸郁闷地打开了灯,关于公主的记忆始终徘徊在脑海里,让他根本没办法真的吃掉宋怡,几番尝试都无功而返,郁闷地坐在阳台上吸烟。

    片刻后宋怡静静地走到了尹子鱼身边,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着浓浓的抱歉:“对不起,我……”

    欲言又止,非常伤心失落。

    尹子鱼怔了怔:“怎么了?”

    “是我什么都不懂,一定让你失望没兴趣了。”宋怡觉得非常挫败,男人对女人的爱缺失不了某方面的需求,自己如果不能让尹子鱼感兴趣,这份未来的婚姻差不多也就宣告无疾而终了。

    尹子鱼摇头苦笑:“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心魔作祟。如果克服不了心中的桎梏,我可能真的没办法坦然的和你在一起。”

    他的意思是我需要把你当成磨练自我的机遇,当公主死亡给他造成的伤害慢慢抚平,他就可以真的坦然接受宋怡。这是真的把宋怡当成生命中伴侣来看待才会有的选择,不是那种逢场作戏的风流行径。

    这也足够显示出尹子鱼对待宋怡的不同。

    可惜宋怡并没有听明白,而是失落的低下头。对比一下尹子鱼身边的女人,论煮饭做菜洗衣,她比不上钱林芳;论贤惠温柔照顾尹子鱼生活起居,她不如伊子;论生活情调浓情哝语,她远不如毕胜男;论小鸟依人我见犹怜,她不如刘芸。

    突然发现自己除了经商挣钱之外,在女人的方面她竟然一无是处。忍不住有些伤感,美眸里滚着泪水,就要不争气的落下。

    尹子鱼看得清楚,叹了口气,爱情这东西真是不得了,竟然把雷厉风行,骄傲自信的像只孔雀一样的宋怡搞得快失去自我了。

    笑了笑,侧过身子来道:“会按摩肩膀吗?”

    “会。”宋怡急忙跑到尹子鱼身后,伸出柔荑给他按摩,力道不大不小,手法还真不错。

    趁着尹子鱼背对自己的工夫,宋怡赶忙把眼角的泪擦拭干净。就听到尹子鱼道:“小怡,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缺点,不需要为了什么或为了谁而改变自己。做你自己才是我最喜欢的。”

    精神一振,宋怡轻声问道:“真的?”

    “当然。玫瑰之所以被人喜欢,不仅仅因为美,还因为它的刺。我就喜欢你元气满满自信的样子。”尹子鱼违心的说了一句,心里补上了句话——除了别太冷。

    宋怡大受鼓舞,更加卖力地给尹子鱼按摩。一直到按的手酸才停下。

    尹子鱼拉过她的柔荑,用内力帮助她温养了一会,笑道:“咱们不着急,慢慢来。我先送你回家。”

    宋怡老老实实的答应,两人开着兰博基尼回了宋家别墅,临出车子前,宋怡突然凑上来在尹子鱼脸上吻了一下,抿着樱唇道:“这是分别之吻,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还有,我妈一直张罗给我相亲,咱们的关系暂时不方便给我妈看到。我会慢慢跟家里交代的。”

    尹子鱼无语地耸了耸肩,目送宋怡回了屋,把车子开进了车库,换成了自己的奔驰,这才开着车子消失在盘山公路上。

    路上水星打过电话来,告诉尹子鱼最好去见一见毕胜男,一个多月不见,那边快要进化成母老虎了,需要某人过去安抚一下。

    “对了鱼哥。想见毕胜男,你最好去钱秘书家里。”水星促狭地交代了一句。

    尹子鱼愣了愣:“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因为鱼哥你呗。钱秘书见不到你,总跟毕胜男打听,加上她一直练习枪法不辍,毕胜男就索性住到她家里去了。同是天涯沦落人,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现在两人关系好的不得了呢。”

    “法克!”尹子鱼以手扶额,只好调转方向盘,朝着钱林芳所在的别墅小区疾驰而去。

    下了班的钱林芳在家里做了几道菜跟毕胜男吃了,两人一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世界杯的余热还在,各种意外和冷门层出不穷,话题依旧是热门。毕胜男难得很喜欢足球,两女聊了半天,又去地下室拧上消音器练了会枪,有水星在,子弹这方面的供应绝无问题。眼看到了深夜,两女才持着手枪从地下室上来,准备洗洗睡觉。

    走到二层楼梯的时候,毕胜男耳朵突然翕动一下,有武功在身的她感应比钱林芳敏锐很多,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指指外面,表示有人到院子里来了。

    钱林芳又是害怕又是激动,握着枪手有些抖,急忙把楼里面的灯光开关给按下去,整幢别墅立刻陷入了黑暗。

    毕胜男无语地看了钱林芳一眼,这丫头还是太嫩了,你这样做岂不是告诉人家你发现人家的举动了?这无疑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果人家真的对你有恶意,恐怕现在就要对你下手了。

    急忙同样掏出了枪来对准了一楼的大厅,不管是谁,也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她总要保护好身边这个小鸟依人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