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刀鱼湾
    伊藤谷六怎么也没想到,在他拼搏了一夜终于看到希望的最后一刹那,居然也是他命丧之时。

    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缓缓委顿在地,伊藤谷六死不瞑目。眼睛里还带着对生的幻想,无论如何都不甘心白白的死在这种情形之下。

    尹子鱼缓缓的收了枪,快速的把狙击枪分解成几十个部件,随意的散落在车子里。

    然后拿出随身携带的皮包,把身上穿着的迷彩装脱下来,换上了一身轻松的休闲装,然后粘上胡子戴上眼镜,什么武器都没有带,就这样施施然走出了胡同,混进了惊慌大叫的人流之中。

    这时候四周呼啸的警车大部队才急匆匆赶了过来,周围也有不少面色难看的人在气急败坏的四面搜索,可是周围都是惊慌的人群,这样大海捞针根本不可能发现任何有用的踪迹。

    警察们已经看到了被击杀的伊藤谷六,迅速把事情报告到了上面。

    伊藤健太郎听说伊藤谷六已经死了,立刻把行动的手下们骂的狗血喷头。怎么说伊藤谷六也是伊势家族的重要人物,这样光明正大被人射杀在大街上,说白了也是伊势家族在丢人现眼。

    赶忙打电话吩咐手下造势,将事件演绎成私人恩怨的仇杀,尽可能降低影响,同时联络各个媒体,争取花点钱,让他们在措辞上将事情委婉地掩饰一下,给自己家族争取应变的时间。

    尹子鱼混在人堆里,脸上配合的显露出惊慌的表情,看着道路两旁穿梭来回的警车和四周来回逡巡的机警人群,跟着人流一起朝着安全的方向撤离。

    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有不少警察主动出来疏散人群。

    尹子鱼淡定的排着队,故意操着流利的日语跟周围的人讨论这次事件,没有引起任何怀疑就混了出去。

    这也是水星放心尹子鱼一个人留在岛国的原因。当年正是他跟尹子鱼在樱花国度四处冒险,还真的在这里混到了真真正正的身份和职业,连家庭住址都是真的。

    这信息说出来有鼻子有眼,连本地人也不会有什么怀疑。这就是为什么尹子鱼在任何地方都能吃得开的原因,不但是在这里玩儿,而且还要玩出名堂。

    尹子鱼甚至准备好了若有警察盘问就报出自己邻居名字的准备,前几年在那边生活得非常融洽,到现在为止跟那几个邻居都还有联系。

    不过人家忙着疏散人群,根本懒得在乎一个面色惊慌的普通人,让他的准备都没有派上用场。

    抄着口袋随意的来到了街头的超市里,买了瓶水,买了两包烟,递出去的也是地地道道的日元。然后随手招了辆计程车,坐在车子里跟计程车司机一起唱着当前最流行的歌曲,嗨得不能再嗨,远远的离开了事发的城市。

    本打算直接离开这个国家的,可是临近机场的时候尹子鱼却机警地发现到处都是眼线,喝汽水的、看报纸的、原地交谈的、打电话的,各种形形色色的旅客比比皆是,但是无一例外都在机警的观察四周。

    那就等等再说吧,相信现在海陆空都被伊势家族紧密监视了吧?而且相信自己的身份应该也暴露了。尹子鱼没有停留,点了根烟眯起眼睛做打算……

    那座房子应该还有人住吧?

    尹子鱼找了家美发馆,让人把自己的一头四六分的长发给剪去了,变成了英姿飒爽的短平寸。

    当年在这里生活的那段时间,也是尹子鱼唯一用平头示人的阶段。那时候男人恰好流行长发,各种飘逸潇洒的发型大行其道,却因为各种事件让尹子鱼硬生生的引领了一股平头风,搞得不少超模明星纷纷效仿。

    好汉不提当年勇,尹子鱼从美发馆出来之后换了身地道的传统和服,鼻子下面贴了一撮小胡子,脚上踩着木屐,活脱脱就是个土生土长的樱花国人。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既然不急着走,尹子鱼索性来到了紧挨着京都的神奈川。

    神奈川的发展同样非常快速,距离京都很近,大约只有五十公里左右,又紧靠着太平洋,是尹子鱼当年最喜欢的一个地方。

    想出海,这里有最大的港口;想吃美食,这里有食材最丰富的餐厅;同时美女众多,旅游业也很发达,刷盘子之类的工作也特别好找,隐藏身份还是比较方便的。

    神奈川的中央城市叫做横滨。

    灯红酒绿的大城市夜晚,白天的事件并没有影响到这边的繁华。在横滨一个较为繁华的街道上,有一家极具特色的咖啡厅。

    咖啡厅外面跟其他的店铺一样,有着这个国度特色的双鱼旗帜,但是还有一点不同,他们家的双鱼旗帜上面还绣着一圈牡丹花。

    别人家的双鱼绣的都是樱花,唯独这一圈牡丹让它与众不同,也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家咖啡厅名字也很独特,叫做“刀鱼湾”。

    尹子鱼来到“刀鱼湾”的时候,仰着头看着店铺外面的双鱼旗帜沉默了良久,上面的两条鱼,其中一条还是他亲手画就的,外面的那一圈牡丹也是因为自己不愿意玩岛国的樱花硬生生改成的。

    刀的意思是“刀刃”。

    鱼当然暗示尹子鱼。

    湾,我想让你把这里当成港湾,当然,你是一条乘风破浪的鱼,愿不愿意过来,这里都会等着你。但是你记住,港湾可不会只等着一条船和一条鱼。

    这是当初某人亲口跟尹子鱼说过的话,也让尹子鱼从未忘记过。这里是他想念却又不敢轻易涉及的所在。

    转眼过去几年,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物是人非。

    推开门走进去,一个年轻的侍应生急忙迎上来,用流利又客气的日语问道:

    “先生几位?”

    “一位。”尹子鱼用日语回答。

    “先生请跟我来。”侍应生非常客气的把尹子鱼领到了一个单人方桌前面。四周都是雅致的花卉和盘雕,恰好把环境隔成了一个单独的小空间,显得非常别致。

    “先生需要点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