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怎么可能
    尹子鱼看得也是头皮发麻,这种情形很像面对师傅时候的感觉,但是他也不晓得面对远程狙击的时候师傅能不能做到这样变态。

    那身影风一般朝着尹子鱼所在的山头冲过来,没有急于出手拯救下面的忍者,很清楚不把上面那个狙击手杀死,他就什么事都做不成。

    之前不是没有跟狙击高手交过手,甚至还特意训练过如何应对。但是这个狙击手的枪法水准是他平生仅见,不但射得准,而且射速快,就跟拿着手枪似的,一口气能射三枪。

    别小看这种狙击枪连发的技能。在狙击界,可以指哪打哪的神射手到处可见,但是谁都克服不了狙击枪先天的限制。能够在考虑到子弹重量、风速、光线、温度和环境等等复杂因素下射出一枪,跟武士的拔刀术差不多,都属于搞一下就需要从头再来的模式。

    尹子鱼之所以厉害,就是一旦掌握了所有因素后,就会像个精密的计算机一样推导出后续的几枪该怎么打。

    这里面学问很大,因为目标不是死的,尤其是一枪之后就会引起警觉,能够在对方闪躲的过程当中不断准确开枪,而且能够连续抗住狙击枪后坐力的,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眼看着那道身影闪电般冲过来,尹子鱼淡定地一枪枪扣动扳机,射击、换弹再射击,啪啪啪枪声居然开始连贯,狙击枪强横的后坐力在他身上仿佛不存在,打得那道身影被迫藏在了树后面。

    尹子鱼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枪口已经红烫的吓人,肩膀处通红一片,若不是用内力支撑着,只怕骨头早就被撞断了。

    尹子鱼揉了揉肩膀,眼睛和手却一直保留在紧张状态。只要自己能够压制住那个恐怖人物,这次事件就能成功。倘若被那家伙杀到人堆里,结果就不得而知了。

    无论在佣兵界还是江湖,一个真正的强者可以决定一场战斗,这话绝对不是夸张。

    “皮耶罗立刻跟我汇合,把所有狙击弹都带过来,分出一人过来跟你配合射击。”尹子鱼急促安排。

    皮耶罗急忙通过对讲机把话传递过去,同时点了一个队员跟自己一起过来。

    那道身影正是伊贺忍者村唯一的一位神忍,名叫伊藤正。

    他不但是忍者村地位最高的保护神,而且也是伊贺忍者唯一一个出自于高层的存在。

    过去的伊贺忍者,从低层到高层都是忍者,甚至越是高层修为越高。经过多年的演变,现在的忍者村高层行政多于本领,修为反而不如下面的人。这也是伊藤正不愿意再干涉忍者村俗事的原因之一。

    从静修之地被一名黑衣忍者唤醒,看到信物后就知道村子里出了大事。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给震得大惊失色。

    他的第一反应跟伊藤谷六差不多,还以为是某些政客要对忍者村赶尽杀绝。可是出来之后发现到处看不到人影只听到枪声,立刻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对方隐藏行迹的本领不低,说明是此中老手。

    早些年在外面走南闯北,伊藤正知道这世界上有佣兵这种职业。也知道这种人为了金钱可以做出各种疯狂的事情,可是这些家伙不过是游荡在战乱区的幽灵,怎么可能会跟忍者村产生矛盾?

    原本想抓住一个佣兵审问一下,可是刚刚下山不多久就被一个狙击手盯上了。

    那家伙的枪法简直鬼神莫测,自从成为神忍之后,伊藤正不敢说天下无敌,但是普通的狙击手也不放在他眼里。想不到那家伙居然可以一口气连开多枪,甚至不给他提气喘息的功夫,虽然自己拿武士刀心惊肉跳的拍开了子弹,但也已经到了能做到的极限。

    武士刀已经没办法再承受任何一颗子弹,而且他的双臂也已经疼的阵阵酸麻,感觉举都举不起来。

    人毕竟是血肉之躯,不管修为有多深厚,不管激发了多少潜能,你都违抗不了这个自然规律。

    刚刚露出一点,啪啪啪子弹打得树干枝条横飞,从各个方向飞过来数发子弹,逼的伊藤正只能再次缩回头去。

    “很好,就这样把他压制在这里。”尹子鱼吩咐皮耶罗,“你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就给我跟这家伙死杠,只要他动一下就配合射击,绝对不允许他有任何异动!”

    尹子鱼吩咐完毕之后把枪塞给狙击手,自己一个人冲下山去。有皮耶罗两人盯着那个人,再能耐的人也翻不了天去。

    ……

    一道道火箭弹飞下来,到处都是轰然爆炸的炮火,五名天忍护着伊藤谷六到处躲避。

    另外五名已经在炮火中为保护伊藤古六而献身。

    这时候的天忍们已经被迫服下了刺激潜能的药物,否则根本没办法躲避呼啸纷飞的火箭弹。

    伊藤谷六不断咒骂,却也没有办法。尹子鱼早就在盯着他,看他被五名天忍保护着躲在了一个墙角后立刻报上坐标,火箭弹齐射。头顶上火箭弹呼啸飞来,轰然落在了他们不远的地方。

    为了保护主人,五名天忍虎吼一声,叠罗汉一般的扑到了伊藤谷六身上。

    轰炸过后,墙角处一片乱石土堆,隐约可以从中看到汩汩流淌出来的血水。

    过了好一会儿,土石被人用力推开,伊藤谷留一脸悲愤的钻了出来。灰头土脑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五名天忍一口气折损了三个,全都是血肉模糊,死的不能再死了。

    剩下的两个一个没了双脚,一个右肩没了大半,跟右胳膊只剩下一条血流如注的大筋连着,基本上也等于废了。

    “八嘎!!”伊藤谷六愤怒的连连跺脚,最后五名天忍是他最大的资本和倚仗,每一个都是无价之宝,一下子死了三个,剩下的两个估计也没办法发挥作用,让他心疼得如同刀割。

    但是头顶上呼啸的子弹和各处的爆炸声却让他立刻知道不是发怒的时候,转头就从被炸开口子的墙角钻了进去,一边跑一边咬牙切齿。

    居然是国外的佣兵,怎么可能是这样?他们怎么知道我所在的确切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