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小暧昧,大刺激
    面对这样一个绝色美人,又是自己心心念念期待的,尹子鱼岂能不想把她吃了。

    可是每当关键时候,公主就如同在天堂上注视着他,让他禁不住的熄了火。

    关键时刻,当年跟公主在一起的种种如同心魔一样控制着他,既是刻骨铭心的爱情,又是阻挠他接受另一个女人真正走入心中的巨大障碍。

    看着宋怡露出来的期待神色,尹子鱼反而苦笑,只能想办法给自己找借口:“那什么,宋怡呀,咱们不能太随便了,我可是个传统的人,想做什么不如到结婚之后再说。”

    这话自己说的都没底气,但是却含蓄的说出了自己目前的想法。

    宋怡挑了挑眉毛,感觉到了尹子鱼总在想方设法的避免什么,于是偷偷凑到尹子鱼的耳旁说了句话。

    尹子鱼差点鼻子里喷出血来,剧烈咳嗽了几声,目瞪口呆的看着宋怡:“你……我……”

    “为了准备今天晚上,我提前做了点功课。”宋怡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的觉我完全可以胜任你女朋友和未来妻子的身份。”

    尹子鱼受不了了,怎么这种事也能这样大大方方的拿到桌面上来研究?这女人真的是……

    苦笑了一声:“其实我真的是来解释借钱的用途……”

    “钱都借了,我没必要听你的解释。但是你不准备报答我一下吗?”宋怡借机又将了尹子鱼一军。

    尹子鱼满头大汗,感觉自己真有点卖身求财的意思,当年跟钱林芳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就拿包养小白脸当借口,想不到早晚还是混到这份儿上了。

    宋怡的意思很简单,连我都是你的人,想花点钱还不是随便。只要你以后老老实实的跟我在一起,所有的钱都随便你花。

    她这样简单的想法却给尹子鱼带来了巨大的困扰。在佣兵界混的人都知道,一旦光明正大有了老婆,那就是你退隐的时候,有了牵挂是没办法在沙场上舍死忘生的。就算你退隐了,甚至也未必能保护得了自己的家人,这是佣兵的悲哀,也是他们的宿命。

    尹子鱼无奈,只能转移宋怡的注意力,在她的耳旁道:“这笔钱我可能要隔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还给你,明天一早你和水星一起回国,有时间我会打电话给你。”

    宋怡第一次听话的嗯了一声,然后娇躯一颤,愕然的抬起头来道:“你不回去?”

    “布鲁塞尔那边的事情还有点尾巴需要善后,过两天我就回去了。”尹子鱼回了一句,不得不在宋怡的后脑用功力轻轻抚摸几下,让佳人趴在自己怀中轻轻睡着了,这才小心翼翼放到床上去给她盖好。

    小心翼翼的出来,然后一个人坐到沙发上吞云吐雾。

    有些事情并不是揣着一股冲动就能做到的,必须进行精密的计划。尤其是深入到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搞事情,更不能凭着一腔蛮劲盲目的去做。

    后来想的实在头疼,索性直接在沙发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醒过来,尹子鱼睁开眼后就琢磨报复伊贺忍者的事情,竟然忘记了有个美女在酣眠。抓了把凳子到阳台上,顺手甩了一下,凳子滴溜溜急速旋转起来,尹子鱼腾身而起落在凳子上,开始演绎着麻衣神功的奇异招式。

    那种行云流水的动作再次呈现,如今的尹子鱼比起以往来,动作的流畅度更加行云流水,虽然凳子在不断的旋转,人却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将自己的气息完全跟周围的环境融合起来,达到了一种天人合一的境地。

    如果尹罡在的话,一定会眼睛一亮,翘着白胡子嘿嘿笑着赞赏:“小兔崽子修为又更进一步了啊,嗯,当然比起老子来说还差得远。”

    宋怡早早的睡醒了,睁开眼听到阳台处又呼啸的风声,睁开眼之后,立刻再次见到了当初在翡翠天堂人工湖边曾经看到的一幕。

    那种潇洒飘逸如同飘飘仙人般的姿态,天人合一的轻灵,还有让人目眩神迷的动作姿态,瞬间让这个女孩子陷入了呆滞。

    好潇洒,好帅。那个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家伙一旦认真起来,竟然这样的迷人。

    曾几何时,这副身姿不止一次的来到她的梦里,让她看不真切,几度怀疑是不是那个一看就让人生气厌烦的家伙舞动出来的。虽然她明知道是他,可是心里面却始终带着排斥,不愿意承认。

    可是夜夜梦回,她却深深的把那幅场景印在了脑海中,怎么也淡忘不去。随着时间的流转,印象反而越来越清晰。

    因为对尹子鱼的印象越来越深刻,好多次她都把那身形跟梦里的人重合到一起。

    不得不说,那一次湖边的惊鸿一度,是这段时间来宋怡对尹子鱼印象最深也是最好的一次。

    如今清晰地看到这一幕,宋怡打心里知道她找对了,那个平时总把自己隐藏在吊儿郎当里面的人,其实有着超出一般男子的风度和气质。

    不过她不敢惊扰了尹子鱼,就这样静悄悄的看着,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美。

    尹子鱼足足练了一个小时才停下来,浑身大汗。不知道宋怡醒了,把t恤脱下来拧了拧汗,没有注意自己背对着卧室。

    宋怡的眼睛突然怔住,随后吃惊的瞪大了,捂住嘴巴说不出话来,瞬间有种心疼到无法呼吸的感觉。

    在尹子鱼背后,各种狰狞纠结的疤痕布满全身各处,让她心疼的说不出话来。

    那一道又一道的伤痕,有的很长,有的很深。有各种形状的疤,也有明显是被子弹打出来的,密密麻麻的分部在尹子鱼的后背上,甚至还蔓延到了腰部以下和前半身。

    她终于知道尹子鱼的意思了,或许是害怕吓着自己,或许是不愿意让自己看到他代表着曾经过往的痕迹。

    她无法想象尹子鱼过去究竟经历了什么?会让他的身体经受如此多的伤害,又该有多么顽强的生命力,才让他经历了那么多的暴风骤雨活到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