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宁愿普通人
    阿金半空中朝着倒下的树干踩了一下,利索的凌空扭转身体,朝着射向自己的寒毛喷了口气。

    霎时间气流涌动,居然把射来的寒芒给吹的偏移了方向。趁着这机会阿金顺手扯下一把树枝,猛的挥向了同样身在半空的天忍。

    树枝呼啸而去,带起的风声宛若雷鸣,速度居然比天忍的暗器还要快了几倍。

    天忍瞳孔骤缩,连忙挥舞武士刀,叮叮当当几声之后,整个人被树枝的力量砸的硬生生往天上升了十几米。

    阿金落地后抱起栽倒在院子里的树冠,狂吼一声,脖子上青筋暴露,居然凭单个人的力量把四五米长的树冠给举了起来,狂暴的丢向了半空中的天忍。

    被这东西给砸中,不啻于从几十米的高空坠落地面。天忍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如此力大无穷的人,无奈之下只好把自己最后的保命本事用了出来。

    树冠砸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天忍的身体蓬的化为一股浓烟,原来的位置变成了一截木头。

    随后阿金身边突然多出一人,猛的喷出一股五颜六色的气息,随后阿金脚下沙土涌动,使他整个人猛的向下一沉,宛如陷入沼泽,随后周围的草丛突然猛长,毒蛇般缠绕住了阿金的身体,让他一动都不能动。

    接连出现的手段让身在门口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那天忍居然能在一瞬间使出传说中的各种忍术。

    最后一道犀利的刀光从阿金脖子扫过,准备把他的脑袋砍下来。

    瞬间使出各种忍术的天忍额头脖子上也冒着青筋,刚才使用替身术的瞬间他就服下了刺激潜能的药物,也明显感受到生命力的快速逝去。

    所以逼的他瞬间使出了所有能调用的忍术,打算一击建功。

    身在危险中的阿金狂吼一声,猛的张嘴,居然用牙齿狠狠咬住了砍来的武士刀,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

    叮的一声大响,武士刀被阿金牙齿咬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阿金的瞳孔已经彻底变成了血红色。

    那天忍愣了一下之后果断丢下刀柄转身就逃。

    如果这种情况还收拾不下他,再纠缠下去自己也只能把命搭在这里。

    眼看天忍越过围墙逃走,阿金口中咬着刀刃刷刷几下,把纠缠住自己的长草给割断。

    此时丢到天空的树冠恰好落下来,轰然砸在了阿金不远的地方。

    阿金借助地面震动的力量猛然跃出地面,身体鬼魅般追了出去。

    那天忍飞跑出去七八分钟,不断的在屋顶上纵横飞跃,已经彻底远离了雷所在的别墅。

    正想松一口气的时候,猛听到背后猎猎风响,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大变,终于知道了阿金的真实身份,脸色惊恐的大吼:“你居然是……”

    锋利的指甲从天忍脖子上划过,瞬间割断了他的喉咙。

    天忍捂着脖子踉跄后退,脸上一片惊恐之色。可是接下来他已经看不清阿金的身影,只觉得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随后重重地倒戳在地面上,头颅被巨大的力量撞进了胸腔之中,骨骼寸断,死的不能再死了。

    阿金落到他的尸体前面,正想张开大口,却被开车追了上来的雷大吼住了:“阿金,控制住你的**!你是个人,记住你是个人!”

    阿金的身体震了震,缓缓松开了尸体。站起来仰望天空愣了半晌之后,扭头看向雷:“谢谢主人提醒。”

    雷轻叹了口气,苦笑道:“是king那家伙嘱咐我的,假如有天看到你发狂,就用这句话把你唤回来。若是你狂到了唤醒不了,就让我赶紧逃命。”

    阿金眸子闪了闪,身体快速恢复了正常,又变成了之前白发白须行动迟缓的耄耋老人。

    轻松提起天忍的尸体扔到车子后备箱,坐到了副驾驶上抱歉的道:“对不起主人,让你操心了。”

    雷发动车子摇了摇头,重新驶向了自己的别墅,并没有在意阿金的身份,反而皱着眉头道:“看来上次的余温还没有过去,这几个忍者比以前的要厉害许多。嗯,有必要提醒一下那家伙,他好像还有个忍者的情人……”

    两人回到别墅之后,阿金就开始忙活着处理尸体,而雷则好奇的等着他收拾完毕,走过来摸了摸她的身体。

    刚才明明看到两把刀扎进他的胸口和后背,换成一般人估计撑不了多久。

    阿金木然的站在雷面前,任凭他掀开自己的衣服,摸了摸完好无损的身体,一动不动。

    雷情不自禁的摇头道:“我若是有你这本事就不会变成残废了。好羡慕啊。”

    阿金摇了摇头,似乎对自己身体并不喜欢:“我宁愿是普通人。”

    雷笑了笑:“你的表现在我看来很像一种传说中的……”

    “我是噬夜族人,几个世纪之前欧洲流浪的幽灵部落。”阿金自己主动承认,深深的看了一眼雷,“现在是人人喊打的存在,主人如果忌惮,我可以离开。”

    这是这些年来阿金第一次说这么多话,也是他第一次跟雷交代自己的身份。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等于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雷的瞳孔果然缩了缩,苦笑摇头:“我还以为那是传说,想不到居然是真的。老朋友,咱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了,你觉得我会赶你走?”

    “知道我的身份也是大罪过,这才是我多年隐瞒的原因。主人真的不怕?”

    雷耸了耸肩:“我不是教徒,更不信上帝。我本人就是个杀人无数的魔鬼,黑暗世界的教父,咱们两个岂不是正好相配?”

    深深的看了雷一眼,阿精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伸手搀扶住雷,两人慢慢走回了屋子里。

    除了院子中折断的树木之外,阿金连破损的院墙都修补了起来。进了屋子之后阿金开始重新布置这边的防御,而雷则拿出手机拨通了尹子鱼的电话。

    “咦?你那边不应该是晚上吗,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尹子鱼貌似正在吃东西,也很难得的,会接一个男人打来的电话,不过语气带着不爽,“你这家伙向来报忧不报喜,说吧,又遇到什么糟心的事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