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血腥
    就在雷紧张的担心阿金以一敌五会有所不逮的时候,一声闷哼传来,一只飙血的胳膊飞了出来,正好落到雷的脚下。

    看着上面挂着的白色衣袖,雷精神一振,知道阿金已经废了一个。

    当一个天忍重伤之后,阿金也突然变得更加强悍,抓住那受伤的天忍猛地咬在了他受伤的胳膊上。

    天忍疼得狂吼,其他四个天忍立刻抓住机会倒转武士刀,毫不犹豫的扎了过来。能够损失一名天忍还来强敌的死亡,这笔买卖还是极为划算的。

    叮叮叮叮——四道极为清脆的声音响起,阿金一只手抓着受伤天忍的胳膊,另只手瞬间伸出,转眼把四把武士刀给全部抓断,趁着死人惊诧的瞬间,一手插进了其中一名天忍的胸膛,将还在跳动的心脏活生生抓出来。

    这血腥的一幕让另外三人惊恐得急忙后退,这时候阿金左手一震,将断臂的天忍直接轰到了地面,强横的力量一下就把他轰得脑浆迸裂。

    瞬间解决两名强化后的天忍,剩下的三名惊得立刻转身就逃。这样情况下还不敌的话,那只能说明对方太强。

    雷也看的心潮起伏,尹子鱼所说的阿金可抵百万雄兵的话他以前只当做玩笑,现在看来尹子鱼一点玩笑都没开。

    阿金怎能放忍者离开,身体鬼魅般追出去,瞬间追上了落在后面的一个天忍,手指尖猛的伸出长长的指甲,从后面划过去,那天忍猛跑几步,只看到下半身喷着血跑出去,惊恐的低下头看了看,发现自己只剩下了上半身。

    随即传来的痛苦和恐惧淹没了他,猛然注意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不再动弹。

    其他两名天忍只吓得魂飞魄散,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强大许多的人存在。两人也看到了阿金服用红色液体的动作,确信对方应该跟自己是相同类型的人。但凡服用药物的,都会有使用期限,一旦过了药效,有可能比常人都要孱弱,于是两人对视一眼的过程中,有默契的突然朝两个方向逃走,转眼不见。

    阿金杀掉一个,站在原地闭目不动。此时天已彻底暗了下来,头顶上有皎洁月光浮现。

    阿金抬头与月亮对视片刻,眸子里面有嫌恶恼恨之色,怒吼一声,身体陡然朝着某个方向闪去。

    原本空无一人的墙面处随着一声暴喝,突然乍现了一蓬刺目的刀光。阿金跟对方疯狂碰撞在一起,转眼之间就听到一声惨叫,一名白衣天忍被阿金用蛮力狂暴的推到墙面上,转眼间肚子就被阿金尖利的指甲洞穿。

    那天忍也是狠人,趁着自己肚子被戳穿的机会,手里的武士长刀也狠狠扎进了阿金的胸口。

    最后一名天忍看到机会,突然从地面下狂暴突起,武士刀划破空间从背后狠狠扎进了阿金腰间。

    最后活着的天忍大喜,只要除掉这个对手,杀死雷不过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阿金低头看了看没入胸口和从肚子里探出来的两把武士刀,轻轻皱起眉头。

    突然一爪子把墙面的天忍割破了喉咙,鲜血从中狂飙出来。阿金张口就吞,汩汩鲜血涌入了阿金口中。

    叮叮当当——

    阿金的身体再次发生变化,狠狠把扎紧身体的长刀用手折断,在最后一名天忍目瞪口呆的眼神下淡定自若的抽出刀刃丢在地上。

    而他受伤的部位不但没有流血,反而在快速复原。

    “这……怎么可能!”

    最后一名天忍瞳孔骤缩,不能相信的用岛国语言脱口而出。

    阿金手如闪电,突然抓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拧,最后一名天忍口中发出“赫赫”声响,在他未能作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就捏断了他的脖子。

    拄着拐杖走出来的雷同样非常震撼,想不到那么厉害的忍者居然在阿金手中走不出几招。而且他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也同时确定了阿金背后藏着巨大的秘密。

    拥有这样超出常人的体能速度和力量,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只怕不是一点点的麻烦。

    阿金灭掉五名天忍,却没有任何放松的意思,猛的抬起头看向了院子之中唯一的一棵树木。

    “你打算自己下来,还是我把你请下来?”阿金第一次沉声说话。

    刷——淡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一棵树枝上,瞪着眼睛与地面的阿金对视。

    此人身着一身淡金色的忍者服,蒙头蒙面,只露着鼻子和眼睛,脚尖轻轻点在一片树叶上,随着风上下起伏,好像没有重量一般。

    此人是伊藤谷六特意派来的天忍之中的最强者,也是最有希望突破天忍层次,晋升为最新一任神忍的强者。

    虽然认为五名天忍一起出手已经十拿九稳,但生性谨慎的伊藤谷六依旧把天忍之中的最强者派了出来。

    说实话这明天忍也没料到杀一个区区普通人会走到需要自己出手的地步。

    但是就凭阿金可以准确判断自己隐匿的实力,他就不得不现身。

    阿金上前一步死死盯着那名天忍:“你们究竟是什么怪物?”

    叶子轻轻颤动一下,那天忍急忙跳回了树枝上去,差点破口大骂。心说老子还没问你是什么怪物,你居然先问起我来了。

    “你又是什么怪物?”天忍果断的改换了荷兰语,同样紧盯着阿金。

    既然话不投机,阿金索性不问,单脚在地面一点,身体如利剑般射向了天忍。

    那天忍手中立刻出现两把武士刀,下一秒却看到阿金根本不是冲自己来的。

    阿金猛然伸腿横扫,整棵树被他一腿扫断。把天忍和后面的雷都吓得差点把眼珠子鼓出来。

    这棵树的树干至少有两人合抱粗,一腿就能扫断,这得要多大的力量?

    天忍急忙纵身飞起,半空中伸手射出数道寒芒,直奔阿金的全身各处大穴。

    这是天忍结合忍术和华夏武术练成的暗器功夫,暗器上涂抹着强力麻醉剂和毒药,就算阿金厉害,只要被擦中一点,上面的剧毒就可以让他在几秒钟之内口吐白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