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洗脑
    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让曲非烟看样子起来还好,别让人家以为自己虐待了她。

    曲非烟当然知道尹子鱼的意思,这个时候她想要的其实不是什么新衣服,而是赶紧洗一次澡,好几天在丛林里夕餐露宿,身上被蚊虫叮咬了不知道多少回,早就想好好清洗一次了。

    不过她也知道少说话的道理,把尹子鱼惹恼了,还不知道又怎么折磨她。这段日子是曲非烟这辈子最屈辱最痛苦也最受刺激的,从没想过自己这样的人也会吃那种苦头。

    “很不习惯是吧?我告诉你,法国贵族从来不洗澡,身上脏了没关系,主要是灵魂不能被玷污。这事是真的,不信你可以打听。比起人家你还差得远呢。”尹子鱼适时的讽刺了一句,不过看在重新恢复了风情万种气质的曲非烟,尹子鱼还是口下留德,没怎么挖苦,啧啧道,“哎呀,这么好的机会没下手,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后悔。”

    曲非烟顿时又惊又怒,戒备地退后了一步:“尹子鱼,你想干什么?”

    “瞧你这样子,还真的想让我对你怎么样似的。我对四十岁的老女人没兴趣。”尹子鱼立刻无聊的打了个呵欠,让曲非烟内心再次受到一万点伤害,狠狠咬着嘴唇,把尹子鱼算是恨透了。

    这个混蛋几天来一直拿自己的年龄说话,动辄就说老女人。自己哪里老了?因为峨眉纯正心法的缘故,即使她现在真的四十岁了,但是容颜肌肤都绝对不比二十岁的女孩差到哪里,风姿气质更是万里挑一,绝对是天下无双的美人儿。放到任何人眼中都是拼命巴结奉承的女神,也只有这混蛋有眼不识金香玉,把一个倾城绝色说得一文不值。

    曲非烟咬牙切齿,对这样没有任何绅士风度的男人真是彻底没有办法,恨恨道:“尹子鱼,你一定没有好下场的!”

    “哟,这是威胁我?”尹子鱼挑挑眉毛,“我劝你别惹我,否则老子不介意最后关头把你给上了,反正外面的人说不定也是这样想,我可不愿意当背锅侠。”

    曲非烟俏脸立刻变成了绛紫色,咬着嘴唇不再作声。

    把车开到南城的一条街道上,随便就把曲非烟给赶下了车,随手把手机丢给她。反正这女人有的是人脉,不担心会饿死。

    望着绝尘而去的越野车,曲非烟咬着牙的恨声道:“尹子鱼,我绝对会报复你的,等着,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拿出手机拨通了至上鸿翔在南城分部经理的电话,曲非烟很快就被恭敬的接了过去,随后坐上了前往京城的高铁,当天就回到了端木家。

    然而令曲非烟奇怪的是,回去之后端木家没有任何人问她之前的经过,只是好好安慰了她一下,对被掳走的事情绝口不提。这令曲非烟心中特别感动,放到其他的家族,只怕造就大惊小怪地带着她先去医院“检查”一下了。

    罗老爷子在知道了消息之后也打了电话过来,一番嘘寒问暖,把曲非烟感动的稀里哗啦,最后罗老爷子才小声的问了句:“丫头,那小王八蛋没把你怎么样吧?”

    曲非烟心动一动,暗道该问的终于还是来了。

    豪门世家最关心的就是面子问题,自己跟尹子鱼一起待了三天三夜,中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传出去绝对是最为敏感的话题。

    如果罗老爷子计较的话,她可能连在端木家待下去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样的一个女人,立刻就会丢掉至上鸿翔财团总裁的位置,也会从天上坠落凡间,今后的命运有可能连自己的主导不了,最好的结果就是回到峨眉山,跟着母亲青灯古佛黯然一生。

    可是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爷爷,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家伙就是让我不断地捡柴火和抓果子吃,倒是对我恭敬有加。”曲非烟昧着良心垮了尹子鱼一句,心中暗恨。

    “哦?真的什么都没发生?”罗老爷子的话里带着一点点不甘心的意思,好像还有点失望。

    “没有,真的没有。”曲非烟急忙确定。

    “那小王八蛋,放到嘴边的都不吃,真是个蠢东西!”罗老爷子把手机放远了嘀咕一声,重新拿回来犹豫着问了一句,“丫头,这几天接触,你觉得那家伙是个什么样的人?”

    “尹子鱼?”

    “对!”

    曲非烟顿时恨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道:“他是个恶魔,混蛋、无耻下流的流氓,没有一点好心眼,我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碎尸万段!”

    罗老爷子怔了怔,想不到曲非烟居然这么恨尹子鱼,皱眉道:“他对你做过什么?至于这样说人家。我倒是觉得那小子不错,有担当有责任,是非分明还有能力,定力也不错,你看跟你这么久也就是搞点恶作剧,总体上是很优秀的年轻人呢。”

    曲非烟错愕了一下,想不到罗老爷子对尹子鱼印象这么好,顿时品出了一点味道来。

    接着罗老爷子又开始夸赞尹子鱼,把他说的各种优秀,慢慢的曲非烟就变得无语了,满头黑线地看着电话,这老爷子哪里是担心自己被尹子鱼给吃了啊,分明是遗憾自己没被他给上了,这是在捶胸顿足想要弥补呢。

    “爷爷,你怎么……那家伙是怎么给你洗脑了?”曲非烟无奈的问道。

    “什么洗脑,我脑子清醒着呢。”罗老爷子立刻义正辞严地道,“我就是看那家伙是个人才,跟你也很搭配。你是峨眉山掌门的女儿,他是麻衣派的真传弟子,正好门当户对,而且你的容貌也足够配得上他,你若是愿意,我立刻就给两家传个消息,当个媒人,把你们俩的事情给定了。”

    曲非烟一颗头两个大,无语的苦笑:“爷爷,这是怎么了?我可是被那家伙给绑票了的,你不追究他的责任也就罢了,怎么还当起月老来了?你知道那王八蛋怎么说我吗?我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个没人要的人老珠黄的寡妇,就算我愿意,人家也不带搭理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