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我说算了
    这话让十大掌门又羞又怒,齐齐怒吼着冲上去,一场恶战再次展开。

    就在所有弟子不知道战况怎么样的时候,一道人影率先闷哼着捂着胸口倒飞出来。

    头发散乱,衣衫破碎,嘴角留着血渍,九节长鞭也断成了好几节,第一个踉跄出来的居然是花月仙。

    混战起来,尹罡也分不清楚到底打了谁,反正就是顺势攻回去,谁对他下手狠他返回去的也就更狠。

    所以花月仙是第一个遭受重创的,踉跄了几步倒在地上,挣扎几下居然没爬起来。吓得五毒派秀七急忙跑过去把她搀扶起来。

    紧接着惨叫退出来的就是华山施公玄,两边脸上个被扇了个大嘴巴子,肿的跟猪头一样,一张口就吐出好几颗牙来,气急败坏的退到远处,疼的眼睛里面直流泪。

    剩下的其他几个人也没有讨了好去的。

    昆仑派鹰剑子头发给拽下来一半,裤子都给撕破了,后背一个实在的大脚印,整个人是癞蛤蟆一样飞出来趴到地上,摔了个结实的狗啃屎。

    点苍派独沧口鼻挂血,左胳膊无力的垂着,两个眼圈全是青黑色,下巴上的胡须被拽掉了八成,嘴唇都被扯裂了,狼狈的自己跑出来,后脑勺还被文玩核桃砸了一记,疼得差点没哭出来。

    百花派雄飞是直挺挺的被丢出来的,落地后人早就失去了知觉,口吐白沫,胸前一个掌印,明显是被一掌震晕了。活生生秒杀。

    大刀门的刀无敌样子最惨,衣服几乎被扒掉的只剩下了短裤,羞愤的连连怒吼。手中的大刀也被拍断,只剩下一个刀柄,向来最为得意的三缕长髯和潇洒的披肩发也被尹罡全部扯断,整个人身上到处都是巴掌印,红红肿肿的像是发起来的面包,一根小腿好像也被踢折了,踉跄着到处逃窜,却被追得像丧家之犬,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也是尹罡恨这家伙总是阴谋陷害,格外的多照顾,轮直了拳头按着狠揍,刀无敌有苦难言,外表上看起来狼狈,五脏六腑受到的内伤更厉害。

    就连少林云海大师的脑门上都肿起了几个大包,武当天云的胡子也稀稀拉拉掉了不少,峨眉掌门飘花道长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程度水平的高手大战,向来自负武功了得的她若不是几次被云海大师相救,只怕结果比刀无敌强不到哪里去。

    即便如此,屁股上也被狠踹了一脚,让这女掌门又羞又怒,却再也不敢上前。

    少林云海大师一脸苦笑,想不到十大门派的掌门人合力围攻之下,最终的结果居然是这样。

    这跟十大弟子围攻尹子鱼有什么区别?

    十大掌门脸上恼怒,心中却是震惊不已。麻衣派一个护法武功就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据尹罡所说,他们的掌门武功还要胜过他十倍,若真的打起来,十大门派也经不住人家的怒火呀。

    最后的结果,是尹罡霸气的指着十大门派掌门的鼻子叫嚣:“揍一顿老子也算消了气了,此事就这么算了,谁要是再敢出幺蛾子,老子就亲自到他宗门去问候,到时候别怪我出手无情。”

    飘花道长还想说曲非烟的事,被尹罡翻了个白眼吓得憋了回去。

    尹罡冷笑:“知道你这婆娘想说什么,小辈的事让小辈们自己解决,惹恼了我那徒弟,拿火箭弹把你们的宗门给轰上天可不是开玩笑的,那家伙发起狠来比我都猛。”

    说完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旱烟袋,大步流星地飘然而去。头发整齐的一根都不乱,身上连点灰尘都没有,很显然十位掌门都没能逼出他的所有本事来。

    众人看着尹罡潇洒离开的身影,一个个失落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十大门派的弟子们走过来,看着地面上一片坑坑洼洼残垣断壁,破碎断裂的兵刃布满了四周,一个个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发呆。

    原本浩浩荡荡而来的十大门派集体铩羽,真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睛。

    弟子们开始默默的收拾着战斗现场,这样的结果谁都不愿意看到,大家心里都很压抑,还以为人多力量大,还以为凭借十大门派的气势可以压倒一个麻衣派,还以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输给一个人……

    **裸的打脸之后,少林云海苦笑着摸了摸脑袋,龇牙咧嘴道:“阿弥陀佛,尹施主这是给我了几次当头棒喝呀,出家人本就不该招惹世俗的事情,是我着相了……”

    其他人也都有些失落,彼此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手下的弟子们悄无声息的跑过来帮他们治伤,也不敢再提刚才打架的事,生怕让自己的掌门下不来台。

    尹刚得意洋洋的走在下山的路上,回头瞧了瞧没有任何人敢追上来,笑呵呵掏出手机给尹子鱼打了个电话。

    “小王八蛋,原来你还掳走了人家一个姑娘,赶紧给放了。”

    “那怎么成,那群王八蛋还在追杀我呢。”尹子鱼立刻拒绝。

    “让你放你就放,那么多废话。十大门派的事老子给你摆平了,大胆放人就行。”尹罡哼了一声。

    “少来,鬼才相信你会离开自己的老窝。”尹子鱼翻了个白眼,“你放心吧,我已经联系了兄弟,很快就能搞到趁手的家伙,把十大门派通通轰飞上天!”

    “靠!小王八蛋你不听话是不是?我都替你把十大门派的掌门挨个揍了一遍,你还想怎么的?我说算了就是算了。”尹罡的语气里已经有些恼火。

    “咦?真的?”尹子鱼顿时乐了,“算你有良心,等着吧,这就放人。”

    ……

    看到通往南城的笔直马路的时候,坐在车子里的曲非烟泪都要落下来了,这几天度日如年,真把她难受坏了。

    整个人不但憔悴了数倍,精神上受到的刺激更大,原来高高在上的女神如果不被人宠着爱着,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寡妇而已,这让她第一次认清了自己。

    当然,她并不敢确信尹子鱼真的会放了自己,一路上心惊胆战,又不敢跟尹子鱼说话,生怕他又想出什么古怪的主意来折磨自己。

    来到了南城边缘,尹子鱼拉着她下了车,来到了一家衣品店,随便买了一身让她换上,又到了理发店给她重新做了头发,这才拉着她重新回到车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